中国当代艺术
首席媒体
搜艺
                                                     
冯士坤 >>

1978 生于天津
1999 考入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现居天津,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工笔人物工作室

主要展览
2016 ‘同心合意’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写意人物工作室历届学生作品展,北京天大云华美术馆,正观美术馆,沧州美术馆
2016 “世纪归鸿—天津美术学院办学110周年教师作品展”,北京中国美术馆
2016  学院新方阵2016年度提名展,北京天大云华美术馆,沧州美术馆
2015  学院新方阵2015年度提名展,北京天大云华美术馆,沧州美术馆
2015  天津美院与台湾大学艺术交流展,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
2015  纪念李叔同---弘一大师诞辰135周年书画展,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
2014 “中国未来——十竹斋画院2014年度青年艺术家提名展”,南京江宁织造博物馆
2014  天津美术学院赴台湾教师作品交流展
2013 “第四届全国中国画展”,江苏省美术馆
2013 “风晴•师范”———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青年教师作品展,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巡展(沧州美术馆,首都师范大学美术馆,南京六尘美术馆)
2011 “2011中国百家金陵画展” ,江苏省美术馆
2011 “突围——当代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天津书天艺苑美术馆
2009 “极坐标”津门高校艺术交流作品展,天津财经大学美术馆
2008 “全国第七届工笔画大展”,中华世纪坛国际艺术馆
2008 “天津市第十一届美术作品展”,6号院创意产业园
 

视频访谈 >>
艺术手记 >>
· 咀嚼
相关评论 >>
艺术家服务热线 >>
阿特网邮箱:
info@ccartd.com
中国当代艺术文献邮箱:
art@ccartd.com
当代艺术家工作室邮箱:
artist@ccartd.com
MSN: artist@ccartd.com
脸书:shao qi
推特:@art63312666
微信:atestudio
电话: +8610 21774977
咀嚼>>

    我是个宿命论者,我们的存在是无数个偶然汇聚而成的。人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家庭、出身。你的命运是你父母在人海之中相对视的那一刻决定的。我们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体内流淌着他们的血液,可你能从父母的血中继承到些什么这是不可控的,就如同胞兄弟姐妹,虽是一对父母所生但性格、品性、才情却会大相径庭,以后的人生道路也千差万别,我们的先天不由自己所控,而后天的种种也有很多是与生俱来的。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会不自觉的靠近一些人或事,那正是你先经验的性情流露,是你天生的好恶所做的选择,这世上任何一种教育只能提高人的学识修养却很难真正做到改变一个人的心性。

    叶嘉莹先生在晚年曾感慨自己一生未曾选择,而却是时时被命运所选,这是生活所固有的,我们无力反驳生活给予你的一切,你只有低头隐忍着,这是唯一的途径。生开端于无奈与被选择,可左思曾说“铅刀贵一割”这话有些悲壮了,刀虽钝却贵在一割之用。人既然来到世上好坏总要挣扎一番。路慢慢走,食物进嘴要慢慢咀嚼,无论何物嚼出自己的滋味,既不暴遣天物也可不算白活,这也正是艺术创作的源泉。

    一个真正的画家,是用自己的生命去直接书写的,是自己生活的侧影,是他真正人格、性情、志意、理想的表述。

    在现实生活中你的每一次真诚大多数时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可作为一个画家在创作中真诚表露又是必不可少的,画的时间久了你会不自觉的把画画时的思维状态带到现实中来,会相互混淆不清,这确实是一种悲哀。最近几年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画些男男女女,我一直觉得人的情感是件复杂的事儿,男女之情又是复杂中的复杂。大多每个人都有所经历。汤显祖说男女之爱发于情,佛洛依德又认为男女相爱就是欲望的驱使,我觉得国人对于人性问题往往比西方人“虚”喜欢回避,不愿直面。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从古至今从西方到东方,男女之爱在人类文明中以各种不同的艺术形式被反复表达,不曾厌倦,它自是人间最美好的东西,在这美景前叔本华泼的水最冷,说男女之爱只不过是个体被种属的意欲所控制下的为了种群延续的行为,所有的美好注定会在这一目的达成之后渐渐消褪,归于理智。那样爱情也就是意欲前的一道面纱,后面的那张面孔又有什么“美”可言呢。这是一个残忍的论调,我不想认同,又没有太好的理由去驳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冷暖自知。男女这件事也许就是非理性的,我们也没理由就非要把它放在理性范畴内去谈论。泰戈尔曾感叹“ 我追求我所得不到的,我得到我所不追求的”。我们对很多事不断的追求,得不到就痛苦,得到了过后心生厌倦,又以得到为新的起点,继而再追求,每个人都在周而复始中走完这一生,对于这种循环是苦是乐,仁者见仁。世间有宗教,能除一切苦,是可敬的事业,我慧根浅在“信”上有疑惑。世间有艺术,像座临时的避难所,你在痛苦时可以钻进去,自言自语自得其乐,忘却很多,得到喘息后又心火重燃,还想走出去一路狂奔,疼了再回来好了又出去,它不像宗教那样决绝,根除欲望受戒修持得善果,可它却能让人心得到片刻的安宁 。
            

 

撰文冯士坤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投稿热线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客服电话 010-52336201   邮箱 art@ccartd.com   QQ 729738158
京ICP证 13004709 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28号
Copyright 2008-2017  阿特传媒(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