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
首席媒体
搜艺
                                                     
黄翔 >>
简历
1941 生于湖南
现居纽约,职业文学家、艺术家

主要个展
2007  “瞬间永恒:中国诗歌书法的艺术和表现”,纳什维尔公共图书馆画廊,纳什维尔,美国
2007  “Immortal Calligraphy”诗书画综合个展,europ’Art Gallery, 匹兹堡,美国
2004  永久,装置艺术“房子诗歌”, Northside,匹兹堡,美国
 
主要联展
2018   首届中美仁智汇国际慈善艺术节,北京798艺术区“无界.茶”,北京,中国
2017  “Cosmic Contemporary Collaboration”四人大展,Maridon艺术博物馆,宾州,美国
2017  “吉祥月华”艺术家慈善群展,北美福智基金会,纽约,美国
2012  “艺术连接人类—跨越东西方的视觉对话”二人展,ASA大学,纽约,美国
2010  “世紀的群山”二人大展,塔拉戈纳(Tarragona)国际艺术节,塔拉戈纳,西班牙
2009   纪念二战大屠杀死难者国际群展,布达佩斯(Budapest),匈牙利
2009  “世紀的群山”二人大展,肯塔基州立大学艺术中心,Frankfort市,美国
2009   艺术与民主Ⅳ,群展,Gallery H,纽约,美国
2008  “世紀的群山”二人展,卡內基•梅隆大學The Mellon Institute艺术中心,匹兹堡,美国
 
视频访谈 >>
艺术手记 >>
相关评论 >>
· 東書西畫 生命詩話——《世紀
· 对于黄翔的艺术评论
· 卓尔不群的黄翔诗书画宇宙交响乐
· 宇宙人体思维与表现
·  台湾著名艺术家、雕塑家尚平论
艺术家服务热线 >>
阿特网邮箱:
info@ccartd.com
中国当代艺术文献邮箱:
art@ccartd.com
当代艺术家工作室邮箱:
artist@ccartd.com
MSN: artist@ccartd.com
脸书:shao qi
推特:@art63312666
微信:atestudio
电话: +8610 52336201
宇宙人体思维与表现>>
21世纪“星际时代”人类超地域自由精神文化
宇宙人体思维与表现
“岩浆与火焰的天体和大地”诗书画综合艺术前言
黄  翔
 
精神能量开发的“个体革命”
 
创造与精神意识的能量开发,从来都具有超前的时空性质;精神意识超前者从来都孤立于寂寞又独承困厄。正因为如此,人类群体中那些富有内在生命能量的个体,因此移情于自我精神能量的开发与释放。此类人在世俗或强权意识驾驭的社会中,古往今来往往备受打压、封杀、误读与迫害。相异于人类社会“党派、组织和团体”类的促进社会历程的革命性的群体,他们是赋有爆炸性精神能量的的“变革”社会的“个体革命者”。
富于能量的个体汇聚的群体相异于受命“专制政客”或“精神教父”支配和架空的群体。人们往往关注各类“集群”性有组织的活动,却忽略对自身乃至他人“非群体性”的“个体革命”精神意识存在的性质,无视于对个体“精神生命”的“革命性”发现和开发。
对于精神性的“个体革命”者,面对“擦身而过”的岁月、“稍纵即逝”的人生:“一个人就是一场运动”、“一个人就是一个集团”!正因为如此,才有古往今来人类科学、文学艺术乃至宗教等不同领域的独立自存、成果丰硕者;才有应运而生的东方式的“诸子百家”、“唐诗宋词”和独特的“书画艺术之‘道’”;才有西方人文艺术史上的古典主义、现实主义、印象主义、未来主义、超现实主义以及点彩派、野兽派、现代派等不一而足。
对这些领域的任何独立个体生命的审视与估量,无涉于专制者出于愚民与洗脑的需要人为贬斥为“个人主义”的陋见!无论在尊重个体生命自由的正常社会,或假以“人民”、“群众”、“群体”名义消解独立的个体存在的专制体制,个体生命体现的是人类群体社会中“每个独立的生命个体”所拥有的已开发和未开发的创造潜能及其意义和价值!!!
 
生命“宇宙人体”思维与表现
 
面对宇宙的“沉寂”,人类的“聋耳”听不见它的声音;面对宇宙的“黑暗”,人类的“盲目”看不见隐形的斑谰。宇宙“空无”却非真空,人类有限的感知无从抵达和解读它的另类“声音”和“色彩”。人类不同时代都有“思维与观念”跳出“自我设限”的非庸常的解知者,精神意识中“见”常人所不见:“光亮是可见的黑暗,死亡是另一种生存。”以为宇宙中“无象目盲自见”、“沉寂耳聋自闻”、“可见不可见、不可见可见,黑暗于黑暗中无处隐藏。”
也许,正因为如此,才有我们伟大先人的“大象无形”与“大音希声”。先圣智慧颖悟中为后来者断裂、失传、丢失的,我以为正是东方“人体宇宙”思维所拥有的:“大象无形”中“包罗万象”、“大音希声”中“沉寂轰鸣”。
不同人文有不同文明背景,东方思维与表现“包容”与“超前”性质不同于西方思维形式的科学“实证”与“精确”,与思辩性质的逻辑与推理相异。尤其在人文艺术领域,西方人在某一历史阶段,人们面对事物更多偏重于人为理念的认同和具象描述的肖似;东方人从来是“血肉生命”抽象和形而上的感觉。而东方“宇宙人体”思维与表现却是对“常态事物”的“感觉的超越”。
可以这样说,东方“诗书画”中的“大象无形”的“象形”思维与表现,就是我们星球上人文艺术探索与创造中的最早的“超现实主义”!
地球上的狭义时空悬殊于宇宙的浩瀚时空,血肉之躯的时空异质于宇宙人体时空。对于所有活在当下者,宇宙生命的时空背景,理应决定地球上人类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宇宙人体的澄明与纯净,理应决定人类文明的走向和社会的性质。
相信人类共同的先祖,也许曾有过宇宙生命“史前文明”的一份特独与纯朴,人与人、人与自然曾有过空前和谐的辉煌,其具有原始直觉的血肉之躯与生命“宇宙人体”天然合一。然而,人类发展的历史,却是一部群体社会结构演变中的畸形变态史,是时空延伸中人类私欲膨胀与大权独揽、子孙承传的历史。本来与大自然交融如一的生命与大自然日趋分裂与对立,生命“宇宙人体”同血肉之躯终至两相剥离,最后导致在人类群体中普遍失踪的悲情却至今无人惊觉与省悟!
人类群体社会结构,数千年前一开始不是健全于“正常”而是倒退于“反常”,特别是相关人类灵魂和精神层次的人文领域,人类丢失了自己曾经拥有的,执著走偏于沿袭其后早该抛弃的历史误途。在文明走向上,人类面对的不仅是整个星球上总体文明的沉沦,东西两半球之间,也彼此在互为悬殊、两相冲突中失去平衡。
东方“诗书画”的“象形”思维有别于西方艺术中的“变形”表现,其“大象无形”的抽象思维就是“宇宙人体”的时空思维。东方形而上的“象形”表现中万象纷呈,凸显的是多元兼容、万象趋一、天人和合的精神的至高境界。
在这个意义上,古老东方文明的菁华本质上曾经是超越“现实功利”的“宇宙生命意识”,其文化艺术创造中凸显的是古老又现代的“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而不是失衡与对立!相比较于西方艺术史中的艺术“变形”与“超现实”的抽象艺术表现,东半球在“诗书画”的综合艺术“抽象与形而上”的思维与表现,其宇宙时空意识早在数千年前自己先祖的精神生命中闪现!
当下,整个人类的文明意识正处于裂变、趋于转型,人类正揭开“星际时代”的时空新页。这个时代的深层变革,无论东西方其最根本的实质不是政治、也不是经济,而是超越“世俗权欲”与“功利政治”的全人类总体精神意识的变革或宇宙“元初意识”时空的再度复归!!!
 
多层交叉的同一宇宙时空
 
浩瀚无垠的天宇中,不同时空平行于立体交叉。曾经存在的已经消失,“消失”意味着趋向过程中的“抵达”。“失踪”于彼处的时空的存在经由亿万光年的“传递”延伸至我们居住的星球上时却是同一时空的“重现”。反之也如此,另外时空存在的“出现”,相隔无尽光年漫漫时空距离,对我们当下却无异于“虚无”。
“不知道我从何处延伸而来,不知道我往何处延伸而去?”“当前时间立定的位置就是我的位置;不解事物流动的位置就是我的位置。”这就是人类无解的宇宙生命时空!
彼处“消失”和此处“抵达”的是同一时空,同一时空以光速传递。存在不存在,不存在存在。当光速的那一头“曾经存在”的“复归于无”;在光速的这一头“曾为真空”的“无中生有”。
生与死也如此。“我的生同我的死是同时开始的,当我欲死的时候,我在那儿已经开始了生。”。不仅我们在此时空中“欲死”或“已死”时,在另外的时空中“已经开始了生”。在另外时空中的“生”,在我们时空中并不存在,等同于“死”、形同于“无”。而当它消失于另外的时空中,延伸于无限光年而抵达地球,它却成了“出现”、成了“存在”、成为“有”。
 
在这个意义上,“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是当前的同一瞬间。”  
 
浑沌的浩瀚时空中有无同质、生死不灭。“生是死相、死是生形。”生死穿越时空极限。
我们存活于红尘,“欲望把我绑缚在生的十字架上,死走来松了绑。”这就是超越生与死的“本义”与“原质”。“我的生接着我的生,我的死接着我的死。”。生死是绵延的、同质的、同义的。“生”与“死”的文字定义,是人类观念形态的沿袭与设限。“生死同义”中的“生”与“死”正是东方最高人体宇宙意识对存在的颖悟和解读:非生非死。
这一切都源于中华民族五千年灿烂历史文明,同当代的“党八股”、“政治说教”、“意识形态”灌输在精神生命上有多么异质、悬殊和遥远?!伟大中华民族人文在21世纪人类文明转型中能以“狭义政治”或“独裁党派”意识传播于世、面对全球凸显或提升东方人文智慧与尊严吗?!
正是,“当我从‘人’还原于一堆肉时,我常常惊异这肉的无穷时间的奇妙的延续和再生;这肉的存在感觉和思维;这肉的在‘死’之前曾在大地上移动。于是我发觉我是我的‘谎’。”  
“在地面上留下了什么呢?什么也没有;一切发生过的,正是一切未发生的。”
在浩瀚的时空中,“生与死如一、动与静如一、有与无如一、天与地如一、男与女如一、内与外如一。”“感觉消失感觉。形式消失形式。”什么也没有,只有区别和未剥离于血肉之躯的生命“宇宙人体”。
而宇宙人体浩瀚的黑暗中,血肉生命意识永无抵达之日的时空深处,黑暗“嘹亮的沉寂”与沉寂“斑斓的黑暗”并存,万千星体交叉于焚天浩劫中的“崩溃与圆融”。
 
东方精神金字塔“诗书画”
 
星球上的生命由宇宙物质构成,生命的时空是浩瀚“人体宇宙”时空。时下人类精神生命的觉悟绝不自囿于“意识形态”窠臼和思维极限。多层交叉的宇宙时空中,宇宙深层过去的时空是地球人“末受孕的未来”,而地球人未来的时空是空茫天宇中“已分娩的过去”。
时空黑暗的子宫中,无从界别的万象纷呈于流动,“蒙昧初开”与“行将终结”中浑然一体,人类观念形态无从追踪与指认,文字符号无从描述与界说。
先人重“诗一、书二、画殿后”,对于我来说,三者都是“诗”:文字的诗、线条的诗、色彩的诗。三者都源自生命“午夜惊梦”。诗梦最初出现于童少年时代。数十年来,诗之后继之是书和画;是肢体语言的表达、行为艺术的书写。正因为如此,天然出现我青春年月在北京的“启蒙”造型,然而皇城和“文革”思维者误读或不解,血肉和精神伤残我几近终生瘫痪。
艺术上我从不自囿于自我精神凌迟,如书法对于我,非“法”而是“艺”;绝非固步于常人“临池”之“法”,而是走钢索于“表现”之“艺”。
正是基于对东方人文境界的求索,作为一个现代的中国人,我试图以“诗书画”的综合形式、“天地人”的精神隐涵对未知事物作出艺术假设与猜测。继东西方、中美合作的《世纪的群山》之后,当下开始了我个人今生大型艺术项目《岩浆与火焰的天体和大地》的创作。此一探索性表现中,无论我的狂草书法艺术还是我的画的象形表现都源于我的“诗”。
诗书画的艺术综合对于我,不是匠气的技术雕琢,不是刻意的形式追求,构图中色彩“和谐的冲突”是“诗”,天然“流动的线条”是“诗”。整个构图是“诗”的弥漫。
不局限于有限视觉,冥冥入静中“全身细胞都张开眼晴”;不描述精确事物与场境、相信“世间一切瞬息万变”;不表达庸常印象而追求解读“宇宙人体”奥秘。也许,某种角度上与西方艺术史中野兽派感觉上有相通之处,而色彩与线条的流动、构图中的内在时空,性质上却互为相异、截然有别。
平凡面对艺术上的“古人、死人和名人”,在精神表现及其价值的转换上,重视的是超前的宇宙生命意识而不是“怀古”、“恋旧”倒退于“时光隧道”中,并以此指认艺术的精神含金量及其物质价值的货币转换!如果今人沿习的是“越古董越金贵”的价值观,那么,我的价值观确立于“精神意识超前”!后者也许更值得为“精神鉴赏者”、尤其是收藏家倍加珍视!
对我而言,无论诗歌、狂草书法艺术和象形画,其主体,非“形式”、非“色块”、而是“诗”、宇宙生命“大诗”。我写诗、写书(狂草书法艺术)、也写画。一切都是“写”。包括诗歌朗诵和行为艺术也是声音、表情、肢体语言的“书写”。
从先人开始,无论东西两半球,其中就有人罕见地对“有机的、物质的、形态的、具象的”世界似乎是视而不见,究其实质正是对形式规范非沿袭性的超越与超前。形象、文字、声音、旋律、节奏、色彩、线条、构图等等一切都是“感觉和超感觉”,而不是创造中的视觉、听觉、语言、认识的自我“感觉自囿”或“人为设限”,不是世代承传的感知和认知方式,而是人体“宇宙情绪”外化与表现。
形式超越中起决定作用的不是理念、逻辑与思辩,不是常态中的眼晴和手,而是隐形的“天目”、天宇的“大脑”、黑暗中交叉如舞姿的“千臂与千指”。常人观念中视之为“神秘”,其实是感觉世界中未知事物的有待解锁、存在密码有待于“人体宇宙”思维的破译。
新的“人体宇宙”诗书画综合艺术探索与实验崛起于东方,而在东方地域它出现在中国大陆的南方,中国南北地域风水与人文传统,决定人的性情、气质、思维、感觉表现上各别。  
同顶大自然中的同一个日球,对旁人也许更偏重逃避强光、选择栖身于阴影;而对我却喜欢沐浴于日光中,裸体吮吸太阳光万道光线的“柠檬汁”。
东方“诗书画”精神金字塔中有“天地人”的奥义,其综合艺术时空禅境中,静止的构图色彩藏匿移动的光影,流动的线条运动激溅泊泊的水声。其中中国书法是全球不同语言中唯一的文字艺术!特别是“狂草书法艺术”、西方人称之为“画字”!
融入于中国人精神生命的中国书法,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书法是“法”也是“艺”,前者对群体而言,难免遵循严苛与呆板的规范;后者对个体而言,却属于精神生命能量的全方位辐射!
 
(此文中引文均摘自我的《沉思的雷暴》一书中1968一一1969《留在星球上的札记》一文。全书2002年8月由台湾台北桂冠图书股份有限公司出版,为我同时出版的以“太阳屋手记”命名的三部文论之二,责编为台湾莫渝先生。《沉思的雷暴》英文本“The Thunder of Deep Thought”已经在美国出版。)
 
 
 
                                              2011年8月23日午夜
                                              于秋园小丘草原湖畔“诗书画”梦巢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投稿热线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010-5233 6201   主编邮箱 art@ccartd.com   编辑邮箱 info@ccartd.com   编辑QQ 729738158
京ICP证 13004709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28号

Copyright 2008-2017  阿特传媒(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