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
首席媒体
搜艺
                                                     
徐浡君 >>
简历

1964  生于云南

现居云南,职业艺术家

 

主要个展

2016   “花的问候-徐浡君个展”,昆明TCG诺地卡,云南

2016   “一花一世界--徐浡君艺术大展”,山东盛世美术馆,山东

2015   “与花无关--徐浡君2015作品展”,云南民族博物馆,金康美术馆,云南

2015   “春花秋绽--徐浡君绝版版画精品收藏展,广基•海悦竞合艺术空间,云南

2015   “春花冬绽--徐浡君绝版版画精品收藏展”,千奇艺术空间,云南

2015   “神州雅韵-徐浡君绝版木刻创作版画展”,以景雅局艺术品交流鉴赏中心,北京

2015   “流光溢彩-徐浡君版画展”,翠之稼太龙公馆,云南

2015     徐浡君作品展, 艺芳香画廊798艺术区,北京

2015     徐浡君作品展,彼岸艺术空间751艺术区,北京

2015  “花辰月夕”相约中行--徐浡君艺术品答谢会,中国银行昆明市盘龙支行,云南

2014  “花醉几许--徐浡君绝版木刻版画展”,点犀堂,昆明洲际酒店,云南

2014  “观花盛开--徐浡君绝版套色木刻展”,“盛世•大观”艺术空间,盛世典藏,云南

2014  “玫瑰誌--2014徐浡君绝版版画秋季收藏展”,骏美画廊,云南

2014  “夏•花--徐浡君绝版套色木刻版画展,广基•海悦竞合艺术空间,云南

2014     红牛艺术沙龙徐浡君个人画展,乾耀珠宝“红牛”艺术沙龙,云南

2014   “花样年华,把爱传递”徐浡君画展慈善义拍活动,Inception,云南

2014  “春暖花开”徐浡君绝版木刻新作推介展,广基•海悦竞合艺术空间,云南

2014  “缱绻”徐浡君二零一四新作发布会,兰亭荟艺术会所,云南

2013  “缱绻”徐浡君个人展览,兰亭荟艺术会所,云南

2012    徐浡君作品展, 上上美术馆,北京

2012    徐浡君版画展,上海绝版中国艺术中心,上海

2010    徐浡君近期作品展, 上海当代艺术馆,上海

2010    徐浡君2009作品展,云南民族博物馆,云南

2009    徐浡君个人作品展, 艺林美术馆, 北京

2009    徐浡君个人作品展, 捷克莳克拉画廊,捷克

2008    徐浡君个展 ,云南民族博物馆,云南

 

主要联展

2017  工业文化遗产与公共艺术展,一号美术馆,昆明

2017  “印痕春城--927全国版画邀请展”,927画廊, 云南

2017  “纸上印痕”云南版画四人展,大石桥茶坊,云南

2017   2017上海国内外纸上版画展,上海市韩天衡美术馆,上海

2016  “一朵花开遍世界”,金菜花•2016第一届碧鸡关艺术博览会, 云南

2016   当代艺术普洱绝版木刻精品展--茶马古道, 青岛,中国

2016   "Art in Office"当代艺术群展,世贸大厦银来艺术中心,上海

2016    El festival internacional de RUSSAFART 2016,Valencia,西班牙

2016    创意昆明美术作品展,紫云青鸟文化创意产业博览园,云南

2016    “心迹•墨象”,国贸万科•大都会,北京

2015    “形•色”油画精粹会展2016中韩艺术跨界交流活动,云子博物馆,云南

2015     上•圣地-藏地风景油画写生展,知善云集,云南

2015     落英缤纷,云南文博会,云南

2015     大稿艺术展,大稿国际艺术区,北京

2014    “怒放的生命”--2014上海艺术区艺术家邀请展, 上海奉贤区一号营地, 上海

2014     非遗画忆--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作品(2014),云南美术馆,云南画院,云南

2014     Affordable Art Fair, Singapore ,新加坡

2013     韩•中当代作家 招待展,韩国光州•全南发展协议会,韩国

2013     云南历代著名画家精品展,云南省博物馆,云南

2013    “第十一届亚洲艺术节”云南画家优秀作品展,云南

2013    画说云南--2013云南优秀美术作品展,云南美术馆,云南

2012    中韩当代艺术展,中国  韩国

2012    第三届中国观澜原创版画展,广东深圳

2012    海南省书画院,云南画院学术交流展,云南

2010    时间的进程, 南京三川美术馆,江苏

2011    中国《收藏家提名展》, 广州美林美术馆,, 广州

2011    十年一觉1997—2007中国当代艺术,和静园美术馆,北京

2010    改造历史2000—2009年的中国新艺术,中国国家展览中心,北京

2008    云南省文史馆书画院首届研究员作品展, 云南省博物馆, 云南

2009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作品展,  上上国际美术馆,  北京

2007   “合力”当代艺术展, 云南民族博物馆, 云南

2006   “我们的生活”艺术展, 云南民族博物馆, 云南

2005    凸凸当代艺术展,云大美术馆, 云南

2003    第三届中国油画展云南展区,云南省博物馆,云南

视频访谈 >>
· 徐浡君2015画展 金康美术馆
· “画出未见·遵从自我”徐浡君作
· 徐浡君的绘画艺术
艺术手记 >>
相关评论 >>
· 画出未见,遵从自我---徐浡君
· 后观念与新表现——徐浡君绘画作
· 植物、人文、谱系——徐浡君《蝶
· 幻化的意象与怪诞的异变—徐浡君
艺术家服务热线 >>
阿特网邮箱:
info@ccartd.com
中国当代艺术文献邮箱:
art@ccartd.com
当代艺术家工作室邮箱:
artist@ccartd.com
MSN: artist@ccartd.com
脸书:shao qi
推特:@art63312666
微信:atestudio
电话: 010-5233 6201
植物、人文、谱系——徐浡君《蝶恋》系列作品赏析>>

    画花草的画家,古今中外都有不少,按人情事理上来说,各有各的不同。徐浡君画的这些以花草为主题的画作,就与中国古代、西方艺术史上的艺术家的花草有很大的差异。应该说,在中国绘画史当中,以植物作为对象构成画作的例子不在少数。梅、兰、竹、菊这样的四君子,在中国绘画史中是经常出现的绘画形象,在壁画以及其他的画种之中,也举不胜数。这些植物的人格化,只是作为艺术家的身世的机遇的抒怀、或者寄托,像屈原这样的艺术家以香草自居,自比为美人,其实最深的一层就是为了博得君王的宠信,希望在政治上有一番作为,以此可以通到爱国的途径。除了梅、兰、竹、菊之外,我们在元明清的画作中,还可以见到另外一种画作类型,即《竹石图》。这些以植物,不管以何种植物作为绘画的对象,又或者将这些不同的植物以不同的组合画进同一幅画作当中,有一点可以确证,这些画作都无非是中国古代艺术家个人情怀的表达,画作所表达出来的精神实质,其实都是很私人化的,并不具有更多的社会性。从这一层来看待徐浡君的作品,即近期徐浡君所画的《蝶恋》系列,很明显的感受则是《蝶恋》系列作品没有任何人格化的倾向,虽然在风格的呈现上有西方表现主义的画风存在,但是表现主义类的作品比之于中国古代的文人画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在于,虽然他们都旨在通过画作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情感意向,但是中国古代艺术家的情感抒发则更多地是作为一个文人、私人情绪的寄托,他们却并无更多的社会效应。而表现主义则不同,表现主义作为一种画风,或者作为一种流派,都有自己的现实针对性。作为现代知识分子的艺术家,徐浡君在处理自己的作品时,没有像用“自然主义”的手法来处理自己的画面,也没有像古代艺术家那样来处理自己的画面,前者的做法,虽然很好地描绘出了所要描绘的对象,看似客观,实际上成为了现实主义的虚设,为何如此说呢,主要原因在于,我们说自然主义的创作手法,是可以还原事物的本来面目,不需要、并不应该有创作者的个人、主观的意见参加其中,可是,事情真是如此吗?这只有在理论上才说得通,或许,“自然主义”只是一种理论,而不能构成一种事实上的创作手法。徐浡君没有像古代艺术家那样去将所要描绘的对象人格化,因为“人格化”的最后结果,或许只是说明了一个艺术家的情绪、情感上的事情,有时或许是很私人的,并不是理性思维所需要的结果。这就是徐浡君在创作《蝶恋》这个系列所作出的选择,希望达到的是,想让艺术有一种批判的功能,而不仅仅只是艺术家在创作艺术之时仅仅只需要表达艺术家个人的、主观的创作感想。
    植物作为画作的对象,从前面时代的画作,我们知道的有风景画,中国的拟人化或者人格化的梅、兰、竹、菊,《竹石图》、山水画中所出现的以某座大山作为主景,植物这些花草仅仅只是作为陪衬出现。有时,植物作为对象也仅仅只是作为风景、写生的一项,出现在绘画创作中,甚至只是艺术创作之前的技法的练习。从艺术史上来看,植物作为画作的对象很大一部分在于,大部分艺术家是将植物人格化了,这样的情形不只出现在中国古代的艺术家当中,从传世名作中,我们去解读他们的这一类绘画,大多从身世、境遇,具体一点我们也是从或者这幅画是作为雅集、遣兴所作这样的途径来解读。而现今的以花草作为绘画题材的画作,应该说也有这样的情形在其中,这是植物作为绘画对象、题材的一种情形。他们虽然将植物和自己的观念联系在一起,但是没有将所要描写的对象作为和社会的一种联系,以达到对于社会、思想观念层面的批判,而是以情绪表露在外,而不是理性思考的参与。徐浡君创作《蝶恋》系列,其画作中的这些花,则是更为具体化的,或许稍微对植物学有研究的人,都可以辨别出在徐浡君作品中的这些花草属于什么科目。徐浡君避免了创作梅、兰、竹、菊这样的植物,或者竹石图这样的画作类型,而选择了大众较不熟知的花草。这个中原因,其一,是因为梅、兰、竹、菊这些植物如果出现在画作中,就大众普通的理解,一般都是拟人化的使用,而且这样的拟人化所要表现出的所谓高洁、节气等品格都只是泛化的概念,而且是很私人的,只是说明艺术是感性的传递、道德的施教。而我们所讲的艺术批判的功能以及对于社会的回应与反响在那里呢?徐浡君选择具体的花草就避免了主题的泛化,所要达到的是概念上的清晰以及概念上的思考。选择我们或许一时不理解的植物作为画作的主体对象,并不是为了新奇,而只是想说明这样具体的植物和社会的某种联系,这是徐浡君选择某种具体的花草作为画作对象的第二个原因。在考察植物方面,或者就依徐浡君的思维,“植物”的定义太大,它其中包括很多的植物,其种、科、目的繁多,都一时难以去解释,还要去理解、学习。但是有一点,从大处着眼来讲,我们人类历史的进步,对自然、自然中的其他生物,不管有脊椎、无脊椎,单细胞、多细胞,从开始我们对于他们的认识是觉得他们是神秘的,到具体地了解他们,他们和我们人类的关系从我们避而远之、对其无知,到对他们有具体的知识、有知之后,我们则是将之拿来随意的利用。如果我们以人类的标准来看,其事物有善恶、利害两面,那我们其实是知道这些花草和我们的关系是什么样子了。如果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来看待这些徐浡君画作中植物、花草,我们则可以有清晰的理解,甚至解释。所谓“蝶恋”,如果这些花草是利、善的一面,蝶恋则是美好的,反之,则是不美好的,蝶恋,蝶死;人恋,人死。这不是对植物甚至所有生物的排斥,而是理性的思索。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投稿热线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010-5233 6201   主编邮箱 art@ccartd.com   编辑邮箱 info@ccartd.com   编辑QQ 729738158
京ICP证 13004709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28号

Copyright 2008-2017  阿特传媒(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