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
首席媒体
搜艺
                                                     
周一清 >>
简历

1952 出生于江苏
1976 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
1977 任无锡书画院专职画家
1989 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研究生班
现居南京,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主要展览
2008 周一清油画展,北京丹麦艺术中心
2007 第十八届全国版画展,上海
2007 周一清作品展,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
2006 深圳中国当代学院版画展暨学院版画家论坛,深圳大学
2006 半岛版画邀请展,上海
2006 第八届全国高校版画年会暨版画展,天津
2005 中国意象油画展,上海·上海世贸商城
2005 意象武夷—中德两国艺术家首次面对面互动创作活动,福建·武夷山城村古民居、武夷山庄
2004 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南京
2004 第七届全国高校版画年会暨版画展,北京
2003 2003北京国际版画双年展,北京·炎黄艺术馆
2003 今日中国,北京·中华世纪坛
2003 周一清木刻插图个展,南京
2003 中国版画的今天1980-2000中国木刻版画展,伦敦·大英国图书馆主办
2002 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广州·广东省美术馆
2002 第六届全国高校版画年会暨版画展,南京
2000 第十五届全国版画展,广州
2000 上海美术馆新馆落成收藏作品展,上海·上海美术馆
2000 青岛国际版画双年展,青岛
2000 1900-2000中国版画百年回顾展,重庆
2000 周一清油画展,南京·可一画廊

视频访谈 >>
艺术手记 >>
相关评论 >>
· 关于周一清
艺术家服务热线 >>
阿特网邮箱:
info@ccartd.com
中国当代艺术文献邮箱:
art@ccartd.com
当代艺术家工作室邮箱:
artist@ccartd.com
MSN: artist@ccartd.com
脸书:shao qi
推特:@art63312666
微信:atestudio
电话: 010-5233 6201
关于周一清>>

    周一清在他的朋友圈中是一个公认的好人,人们谈起周一清,会不约而同地赞美他的人品。所有的好人都给别人以安全感和信赖感,但是一个隐藏的事实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好人的头衔从来都是暧昧的,甚至是危险的,它基本上不会给你带来什么福音,相反,会让你处于一个扭曲的有失公允的处境中——某种偏见植根于人们的心中,尽管三缄其口,但人们紊乱的世界观和机械的艺术观很容易发生化学反应,产生一种异香扑鼻的毒气,我们身边经常弥漫着这种毒气,在集体化的理性晕眩中,谬误以深刻而独特的姿态大行其道,很多人以哲学家的声调自信地宣称,艺术,从来都是坏孩子的游戏。

    幸运的是,凡是偏见终将被颠覆,无论这偏见以什么样的面目出现,无论这偏见能够盛行多久。是什么可以颠覆偏见?不是任何观念,一种观念不能有效地颠覆另一种观念,颠覆偏见,最终要依靠活生生的艺术范例,活生生的个人和作品。多年以后,当周一清的作品以缓慢而厚重的力量打动人们时,相信很多人会若有所思,随之会发现另一个被遮蔽的真理,“好孩子”不会吃亏,他们必然会拥有自己的“天堂”。这“天堂”就在阳光之下,原野之上,这天堂近在咫尺,却是“坏孩子们”进不去的,因为有一道奇妙而神秘的门禁,验证进入者的心灵和气质,洁净,本真,朴素,我们可以设想,这是门禁的密码。

    我们也可以设想,周一清知道这个密码,他侧身进入的,最初是一道窄门,窄门令人不安,但是一个好艺术家天生是要选择窄门的,因为天堂隐藏在窄门之后,周一清发现了这个真理,他让自己消失在一扇窄门之后。如此,周一清成为了周一清,如此,我们今天看到了周一清那么多的风景画,那么多关于阳光与原野的记录。

    当然,这是我的猜想,善意的猜想也很可能是一种新的偏见。

    不知为什么,周一清的艺术气质让我想起了梭罗,周一清沉浸其中的世界让我想起了梭罗的瓦尔登湖,他们都是容易被晨雾暮霭树林草叶打动的人,也许,周一清就是一个绘画的梭罗?只不过,与梭罗相比,他一直处于旅行之中,他的“瓦尔登湖”遍布南方与北方。一个人如果迷恋土地,土地必然会以最崇高的方式爱抚他回报他,旁观者可以从两者之间中发现一种爱的关系,这关系来之不易,会在某些瞬间激发最美好的艺术之光。周一清是沐浴了艺术之光的。我从他的作品中总是读出一种低沉而清晰的语言,这语言深藏于土地的母腹,以景物作喉舌,从色彩与线条中幽幽地渗透出来,细细辨别,那语言有微风的音色,阳光的质地,有树林或者草垛的气味。

    很少有人像周一清这样,多年如一日,固执而坚定地描绘着风景,从南方到北方。但是,他的风景一直在微妙地变化着,寻求更完美更宏阔的气象。即使是一个外行,你也能够从他的作品中发现一种孜孜求变的艺术流程,这流程的节奏被理性地控制着,忽快忽慢,允许旁枝逸出,事后精心修剪打理,从光线,色彩到构图的运筹帷幄,不难看出周一清的一片苦心。

    早在2000年的《天目湖写生》,周一清就曾经有一个大胆的试探,忽略光线,用单一的黄褐色调子铺陈山坡与树林,因为是试探,并不需要坚持,在其后几年的创作中这样的手段又被有意放弃了。

    《陆郎写生》是2004年的作品,房屋突然以异常清晰的面目出现,乡间充满了绿色与金黄色,还有节制的用心良苦的红色,舒缓宁静中透出一股隐隐的热烈。

    《南屏写生》和《《武夷写生》应该是周一清2005年至2006年福建之旅的收获,这一年的作品似乎是周一清的一个高峰。《南屏写生》捕捉着最美的光线,乡村景色充满了隐隐的金黄色的暮霭,而在《武夷写生》中,周一清忽然转身,果断地放弃了光的运用,山与树已经充满大胆的水墨感,色彩构图令人意外而欣喜,这一年,周一清有点变了。

    《山西碛口写生》完成于2008年,由于对黄土高坡天然的敬意,色彩与线条统统模仿自然,貌似粗粝,其实细腻地讲述着黄土高坡上的逝水流年。山西过后,还是山西。《杀虎口写生》系列是2009年的作品。杀虎口这个地名令人印象深刻,而周一清在此则显示了他创作中最澎湃的艺术冲动,以及开拓自我的决心。《山村》《西门》《干河》《杀虎口外》《塞外早春》舍弃了暖色,一股难言的萧

    瑟荒凉,不同凡响,令人震撼,由于那萧瑟荒凉是被画家一双温暖的眼睛爱抚过的,所以,料峭寒风中吹拂着点点暖意,又几乎令人感动。

    周一清真的变了,变得越来越好。当然,这只是我的观点,可能无足轻重,只是我又一个美好的偏见。

    我读周一清的自传性文字读得津津有味,缅怀过去通常会泄露缅怀者现时的信息。周一清最初的艺术生涯甚至让我联想到著名的《天堂电影院》里的那个西西里少年,有的人注定要被艺术与美所启蒙,然后被俘获一生。所有艺术家都有他的纯真年代,只不过,并不是所有艺术家对于这份纯真抱有一颗感恩之心,善于遗忘也许是一种气度,无法遗忘则是一种道德。我不知道这样的判断是否过于主观,我始终觉得周一清的内心,是一颗感恩的心,对于自己一生与艺术捆绑,他充满了感恩之心。

    艺术需要艺术家拥有一颗什么样的灵魂?需要一颗感恩的心吗?

    我认为需要。因为这个世界需要有人描述单纯之美,对于世人,它会转化为一种巨大的温暖,只有一颗感恩的心,才会对温暖感兴趣。我们当然需要温暖。温暖是一种伟大的主题,作为整个世界最美好也最舒适的体温,它很多时候被欲望横流的世界所惊吓,会从喧嚣的人群中逃逸,向着大自然逃亡,但我们终究是幸运的,有些艺术家因此追随而去,像周一清这样的人,他们深入荒野,穿越风景,逆行的身影引领我们的目光,我们注视着原野上那些孤独的写生者,看那片温暖如何被最深入地挖掘,被最精确地放大,这无疑是我们唯一高尚的业余爱好了。
 

苏童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投稿热线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010-5233 6201   主编邮箱 art@ccartd.com   编辑邮箱 info@ccartd.com   编辑QQ 729738158
京ICP证 13004709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28号

Copyright 2008-2017  阿特传媒(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