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慢 — 张博夫个展



地    区:北京
策 展 人:付晓东
参 展 人:张博夫
开幕时间:2020-6-10 下午 4:00
展览日期:2020.6.10 - 2020.7.12
展览地址:空间站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中一街
主办单位:空间站 艺术中心
联系电话:
邮    箱:
展览前言:

 飞慢 — 绘画何以继续

 
时隔五年,空间站荣幸的宣布举办张博夫第二次个展《飞慢》。“飞慢”一词语出画家三岁女儿偶然的创造,恰好概括了画家这几年的生活状况。在这些年里画家的生活有了大的变故,这些处境的改变使得创作上很多问题被搁置和转化。因惊觉“一直以来我只是在装作面对一些问题”,而无法再将主体悬置在幕帘之后,一段时间无法再面对作为本体的绘画。
 
在张博夫近期的作品中,出现了树与火的主题作为喻体,用画家自己的话来说,这可能不是一种选择而是需求——“暴风雨中不择港口”。以简单的象征与隐喻,试图将绘画的建构方式归零、归为常规化,直抒胸臆。柏树,是在生活周遭中最常见的树种。梭罗在《瓦尔登湖》中称之为“自由树”,因其生命状态不随季候改变而保持独立如一。时间穿梭过柏树的树冠,便凝流为一体,柏树成为对于超越性的希冀的象征载体。火焰,是个古老的喻题。作为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的元素,是人类最早理解世界的基本概念之一。火焰的变动不居象征着生命力的变革与意志的不息。也因物质在燃烧中的状态改变关联着抽象的实体,在一些习俗中人们以火焰作为连接着终极的通道来完成某种仪式,以此来求得精神上需要的慰藉。作为喻体的树与火形态上又有某种相似性,以及在本体上辩证相伴的属性,画家在绘画中有意的加强了感受上两者之间的关联,使之混淆在一个总体内,形成综合的互为转喻的关系。
 
至此,绘画也就不再因形式问题展开,也不再往复于绘画史文本间性的作用,纠缠于意义间离式的表述,而是生发自主体无法挣脱的生命体验感知,因切身的表达欲望和对控制力底线的需求产生,以此来对沉沦的无力感作出最直接的回应。在这样的语境下,绘画是捆绑于伴随时间发生的一切主体状况的凝指,既是滞结了彼时的他物,也是此在所在的印证。“飞慢”即时间的客观规定(时间性)与个体的内在体认(时间感)的悖论,是直观所触发的暂停时间(叔本华直观超越),是差异的不同步(柏格森内时间绵延),是个体感逝的被困处境。
 
当个体处于一种无法回避的境遇之中,客观性及其规定也就不再成为问题。面对虚无的深谷,以别无选择的决绝从内部来超逾(列维纳斯)事实有限的边界,以此尝试开启自身的无限之门。面对人生,所有人都是未经事者,因敬畏未知之路而困惑踌躇,也因此不断反思存在与方向。在目前特殊的现实语境下,这既是个体的也是更具普遍性的意义追问。当我们把目光投向不可把握的无际,即望向了崇高,也就望向了真理所在。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