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泾渭——刘广作品展



地    区:深圳
策 展 人:徐乔斯
参 展 人:刘广
开幕时间:2020-9-6 下午 4:00
展览日期:2020.9.6 - 2020.10.5
展览地址: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北区A4栋115-116(文昌南街3-6)
主办单位:桥舍画廊
联系电话:+86-10-59789410 0755-86233209
邮    箱:Bridgegallery_shen@163.com
展览前言:

 泾渭流年,阡陌时间

(节选)文/徐乔斯
 
 
泾渭者,水也,阡陌者,路也。错综交岔处,或为城市,或为田野,唐朝诗人白居易诗云长安“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大抵就是这个形制。
 
事实上,西安作为十三朝的古都,给予了刘广太多的想象空间。古城墙所制造的视觉印象不论是在脑海中还是精神上或者潜意识里占据的一席之地都无法挥去。这是生于西安长于西安自带的文化烙印。当个体的命运穿梭在城市的迁徙中,感受到摩擦、感受到牵挂与疼痛的时候,这些视觉印象便在心中缓慢地积聚起一种自我疗愈的视象,支撑着个体在异化的环境里隐忍潜行,千里万里,悲欢爱恨。
 
在离开家乡后的第三年,刘广和夫人才找尽关系弄到两张春节回家的珍贵车票。他们带着公司分发的年货在火车站的广场上飞奔,与春运的人潮拼杀,终于在最后一刻爬上了火车,心酸的喜悦没齿难忘。全球化的便利并不是今天我们习以为常不假思索就形成的现实。城市化进程中饱含着一代人多少的艰辛无奈又心怀期盼——这里是深圳,对于刘广而言,西安的力量在于回到过去,而深圳的力量则是飞速向前。他在两者的拉力之间锚定自己,火车在与铁轨的碰撞声中一格一格地前行,在纸上扫下的每一笔墨迹,都像一场听过就不会忘记的雨。
 
风过尔。
 
那一年,长安下了一场大雪。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刘广的纸上融化开来,长安便露出了清冷的面容,胡笳声尽,碧空如洗。当刘广蘸墨提笔,意欲向他心中的那座城市敞开心扉的时候,只留下了笔尖在阡陌制式中擦出的蛛丝马迹,像一个人曾经拥有过的温存明明灭灭,欲说还休,反反复复。墨色中的叹息夹杂在沉默的墙壁里,哀之心碎,又无法哭泣。
 
情至最深处,笔墨最难诉。那些不堪数的岁月,不知处的故友,在光阴中黯淡的诗赋词赋,浮云一别,流水十年,渭水的西风与长安的乱叶,淡淡间,忽隐忽现。
 
倘若离人复在。
 
抽象绘画中往往附带着情感心理与视觉技巧的编译信息,这是艺术家将自我交付于画面的诚实。广义上讲,以水墨作为媒介的当代艺术在今天面临的使命与议题是如何与传统精神相连接,来进一步解决“再中国化”的问题;从狭义上看,是重新审视和考察不同的城市生活境遇如何塑造了全球化进程中个体所坚守的文化信念。显然,刘广选择在这个全球化开始动摇的时刻进入当代艺术的创作领域,就不可避免的要面对艺术在今天的时代语境中的课题。在过去的四十年间,中国当代艺术经历了盲目否定传统、否定国画、在西方意志的牵引下沦丧自身文化语境的过程。由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生并不是自觉地从传统艺术中自然的演变的,因此,如何在保有当代艺术的形式与语言的基础上复归一种传统文明中宁静致远的精神内核,既是2020年这场变局之后的一种文化诉求,也是人类净化心灵的一种渴望。
 
刘广的创作显示出其深藏的天赋和点击力量,这与他沉稳的性格和淡然的气质有关。其内敛、坚韧的性格使他没有象其他人一样学习、模仿众多艺术家过多的画面要素。他据此自我砥砺,达到艺术创作少有的端点,即以个人的极端力量来触及水墨艺术的边界,并在毫不妥协的抗争中强势突击、不落俗套,显示了他以个人艺术能量所能达到的理想状态。这是一个艺术家具备的基本禀赋。
 
刘广的经纬图式不是简单、固定的经、纬两者之和,而是各述异己的延展性表述。具有千变万化的超现实的转化路径,或者说,他是将人生的矛盾、纠缠、无奈画作了一对对有序的正与误、对与错、黑与白、现在与未来等诸对矛盾范畴,并编码合成在他的经纬图式之中,潜隐出时代的气息和所谓新时代勃勃生机下的暗影,聚焦的则是现代社会生存环境所导致的时代冷漠、单调和缺乏个性的集体主义怪象,特别指涉出现代主义所带来的视觉上的盲点,延展出他对现代人精神生活品质的质疑或解析。刘广的绘画创作是个人存在与现实处境的无限冲突的矛盾呈现,他通过创造经纬符号的横与竖的无数重复和分离关系聚合成为他个人对现实生存体验的笔触痕迹。并在摆脱或超越世俗生活的背景下达到对文明品质的极端性追求。从而运用理性的克制态度制约多样情感的无厘头泛滥表达。在画面构成上,有形与无形、覆盖与交叉、虚与实、浓与淡集合成阙,看似章法随意,其实,始终处于他可控的无限游离与延伸路径的笃定之中。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