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加 Met 杨永生双个展



地    区:北京
策 展 人:万军
参 展 人:袁加
开幕时间:2020-9-26 下午 4:00
展览日期:2020.9.12 - 2020.10.6
展览地址:北京朝阳区草场地国际艺术区326号
主办单位:德舍空间
联系电话:
邮    箱:
展览前言:

 绘画随笔

袁加
 
 
这次我展出的绘画作品主要是今年所画的三个系列,分别是口罩系列、报纸系列和金靴系列。画中所涉的内容,都是我身边最普通常见的东西,是信手拈来之物。我从不挑食,遇见什么就画什么,只希望客体的状况以及它所呈现出来的质感,能调动我的潜意识,让我从被画的客体物象中衍生出特殊的情感来。这一感情延展和散射的过程,就是绘画为我带来的终极愉悦和快感的时候。
 
我迷恋绘画并自得其乐且沉溺其中,同时也从中体会绘画本质的力量。我甚至觉得没有其它任何引力,包括那些貌似场面宏大,叙事壮阔的绘画,能压倒或替代我在描绘一个莫名玻璃杯的反光时所捕获的自在和快感。这种绘画往往是一个小圈子里的游戏,它通过玩味色块、笔触,点线面和假想空间之中的逻辑关系,解释了真实世界美的秩序和隐匿在平和表面下的冲突与焦虑。
 
一块颜色,一抹笔法,几块相互依存又些微冲突而交织在一起的色域,在斑斑驳驳的调色板上依据经验和感觉混合调配,再用情绪化的笔法在画布上留下痕迹,组成了一个与客观对象相似又闪现着异样光彩的海棠果。此海棠已非彼海棠,这种物象在我手中寄情于物的转换,是在无法言说的孩子般懵懂中诡秘生长的,这附和了生命成长的轨迹,顺天意使然。 
 
绘画到底是什么?这是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问题。人是对于图像有着深刻记忆的动物。当人们借助图像来形成历史观的时候,经典的传统艺术解读了人类文明的通识。19世纪照相术发明且普及以后,艺术的呈现方式变得多元化起来,多媒体、观念、装置、大地及行为艺术方兴未艾。而艺术作为手艺还有价值吗?我也曾在此类议题中迷失过。
 
昨天看到一则信息,狂人艾隆马斯克已经开始尝试在人类大脑中植入芯片,脑机接口就在眼前,这样的前景让我们对于生命的本质频生惶恐。自然的时间将会被不断拉长,人的身体在生理上死亡以后,可以在另一个物理算法中继续活着。这看上去挺酷挺艺术的,但细思极恐!
 
因为我高度怀疑这样的生命还有特殊的情感吗?还有技艺吗?还存有偶发性和幽默感吗?如果没有,艺术就还有存在的价值。因为它是每一个生命个体独一无二的创造和表达。这种独特性是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
感谢策展人万军先生择老友杨永生与我在草场地相遇。就在这个夏天,让我更深体会到永生这个名字取得太好了!我画口罩系列的时候总会焦虑的看着全球新闻,面对人类正处于灾难之中,心里一直默想的就是这两个字——永生!
 
2020年8月30日于望山居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