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谁同坐——郭伟光、赵尔东作品展



地    区:广州
策 展 人:樊林
参 展 人:郭伟光 赵尔东
开幕时间:2021-1-16 下午 3:00
展览日期:2021.1.9 - 2021.4.18
展览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员村程介西大田基南10号(员村二横路与临江大道交叉口东150米靠江边)
主办单位:尚榕美术
联系电话:
邮    箱:
展览前言:

前 言 

樊 林

我们借助艺术史了解过去,因为艺术史以特有的框架收集了许多的东西,从巨大的洞穴壁画到珠宝盒上细微的镶嵌,它们都是经由人的双手创造出来,表达人的思想和情感。艺术史是一种记录,说出人们运用形象思维表达情感和价值观的各种方式。熟悉艺术史能够使艺术成为了解自己和世界的一个途径。历史、宗教、政治的显现除了依靠文字为依托,更多的角度、更为复杂的因素、甚至一些不明确的元素,往往是透过视觉图像引起后人的猜测、思考和推断。绘画、雕塑、建筑,这些作品最初也并不都是出于单纯的目的而创作的。许多文化都渗透着宗教精神,帮助人们认识祖先,思考人生,仰望未来。
 
不同文化的价值观、道德观借由艺术作品渗透到人心。因此,艺术与每一种文化、每一个历史阶段人的价值观念存在着怎样的联系就成为了人们不断探讨的有趣问题。古代希腊的剧场源自对酒神的礼拜。人们在葡萄丰收之后的歌咏在露天剧场回荡,歌颂狄奥尼索斯的合唱渐渐发展出希腊戏剧,不变的是这种自然环境中的建筑形式,还有圆形剧场里的回响。中世纪的欧洲始终贯穿着将美视作上帝的属性这样一种思潮,上帝代替了柏拉图的“理式”,上帝就是最高的美,是一切感性事物的美的最后根源。建筑、壁画、诗歌、音乐作品都围绕着宗教精神,圣经传统与此前的古代希腊、罗马文明共同构成了今天的西方文化。象征性的寓意和宗教精神的体现往往与视觉艺术作品结合在一起。这必然导致艺术家在日常创作状态里,对历史抱有复杂的情绪。

“与谁同坐”邀请的两位好古惜今,以肉身经历过宗教、哲学洗礼的艺术家,郭伟光、赵尔东,属于长期使用最古老媒材的那一类人,岩彩、漆画,不仅仅在技术层面富于源自传统的创造力,同时提供了大量的技术性约束。他们不约而同地消极而淡然地,与通识、常理、规范为伍,谋划自己的新可能。郭伟光以撞水撞粉的手法批判性地描画了鱼翅燕窝,赵尔东开始使用做漆的方式画丙烯。
 
朗吉弩斯在《论崇高》中这样说:“大自然把人放到宇宙这个生命大会场里,让他不仅来观赏全部宇宙壮观,而且还热烈地参加其中的竞赛,它就不是把人当做一种卑微的动物;从生命一开始,自然就向我们人类心灵灌注进去一种不可克服的永恒的爱,即对于凡是真正伟大的,比我们自己更神圣的东西的爱。因此,这整个宇宙还不够满足人的观赏和思索的要求,人往往还要游心骋思于八极之外。一个人如果四面八方把生命谛视一番,看出一切事物中凡是不平凡的,伟大的和优美的都巍然高耸着,他就会马上体会到我们人为什么生在世间的。因此,仿佛是按照一种自然规律,我们所赞赏的不是小溪小涧,尽管溪涧也很明媚而且有用,而是尼罗河,多瑙河,莱茵河,尤其是海洋”。庚子年还没过去,人的情绪和自尊感的提高可以借助古典审美理想的养育和陪伴,获得面对恍惚、凌乱生活的能力。在这个层面上,史书和艺术,与郭伟光、赵尔东,也与每一个你我相伴相依。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