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神圣的东西——杨述个展



地    区:成都
策 展 人:鲁明军
参 展 人:杨述
开幕时间:2021-11-2 下午 3:00
展览日期:2021.11.2 - 2022.1.9
展览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盛邦街,铁像寺水街南广场,千高原艺术空间
主办单位:千高原艺术空间
联系电话:+ 86 - (0) 28 8512 6358
邮    箱:info@1000plateaus.org
展览前言: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杨述就一直是一个离经叛道者。不过,和很多激进的实践者不同的是,杨述从来没有放弃画布,顶多在画布上附着一点日常现成物。“一个艺术家选择什么媒介形式取决于它能否打开自己的神经”,对他而言,就是绘画。因此,他并不觉得绘画是一个过时的语言,但他也不是一个绘画原教旨主义者,在他这里,不存在绘画与艺术或其他媒介的区分。绘画就是一种简单形式,就是日常吃喝拉撒,就是爱恨情仇、生老病死……简言之,绘画就是一种自在自为的个人生命状态。在这个意义上,黄桷坪、器空间也都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杨述从来没有什么创作计划,想画的时候就画,不想画就不画。他不屑于、也无意透过绘画表达什么深刻的思想和观念,他的绘画没有寓意、没有象征,甚至没有背后。这当然不是回到纯粹的形式主义,他不相信任何纯粹的东西——纯粹本身就带有某种法西斯主义的色彩,他也不是有意诉诸混沌——大多时候他对自己所认同和所反对的还是有着清晰的判断和界定。说到底,画面中那些五彩斑斓、毫无章法、如儿童涂鸦一般的描绘或书写,其实就是他的日常踪迹:随性、无序又略感不安的线条和笔触中常常暗潮涌动,而透明的介质(如颜料、光感)常常让画面变得更加不透明和不可见。这看似是一种极具主观性的书写行为,但实际上是将自己客体化后的一种自动书写。
 
由此认为杨述“反绘画”显然简化、甚至狭隘化了他的实践。在我看来,杨述所反对(准确地说是亵渎)的与其说是绘画的历史秩序,不如说是一切循规蹈矩的事物,一切神圣的东西。他不避讳艺术史(如劳申伯、汤布利 )和当下流行趣味(如荧光、喷绘)对他潜移默化的“干扰”;他亦无所谓画面好看与否,当然他的画并不难看;他拒绝让画面承载任何绘画以外的功能,尤其厌恶那些企图用某种符号证明自己身份,乃至一切具有象征和意义的表达,他认为绘画其实就是表面;……可见,他真正信奉的就是不(想)受任何(人)支配和影响的极端个人主义——当然前提是他也不会去干涉或影响他人。如果说这是一种绘画达达主义的话,那么它真正的底色是无政府主义。不过,他既不想被归类、被定义,目的也并非煽起一场摧毁一切惯例的革命,而是回到消极野蛮的动物性这一朴素的个人原始主义,以抵御或抗拒无处不在的精神压迫和内心分裂。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