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比利安娜·思瑞克谈西方以外的艺术机构

时间:2013年08月13日 作者: 来源:艺讯中国


 

    周六在广东时代美术馆开幕的优秀展览“进一步,退两步”中,让艺术从业人士忙的不可开交的艺术制作事宜成为讨论的焦点。在参展艺术家姆拉登·斯蒂林诺维奇(Mladen Stilonivic)看来,睡觉就是工作,生意是疾病,懒惰是值得褒奖的。

  斯蒂林诺维奇的反工作作品和新加坡艺术家李文的《无事可做的房间》对作为生产单位的艺术家提出了批判,他们只是为艺术机构生产可以用于展览和销售的物品的人。

  展览中的其他艺术家多数来自东南亚、中国和中东,他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艺术在一些艺术机构通常都懒得碰的环境——因为审查、战争和资本主义而对艺术有害——里赋予艺术品生命。

  展览策展人比利安娜·思瑞克(Biljana Ciric)说,“在这里,机构作为一个模型和西方是很不一样的。我认为在这些特定的地域里,很难判断什么样的机构模式可以带来些不一样的东西。”

  “我认为每个地方都要找到自己的模式,”她说。“我是 Édouard Glissant 和他的普世精英(mondialité)的忠实追随者,他认为我们对全球艺术和全球语境做出贡献唯有立足于在地。身为一名艺术家或策展人,寻求建立一种嵌入到在地语境中的机构模型是做出贡献的唯一方式。”

  卡雷·侯拉尼(Khaled Hourani)的《毕加索去巴勒斯坦》展现了将一件重要艺术品带到没有博物馆的私人领地从物流上讲是多么难以实现。侯拉尼利用媒体和一名导演来纪录这个耗时两年的努力,他最终成功地找到一家机构(以及一个保险公司),愿意护送一幅毕加索通过拉姆安拉的检查站。

  这是个发人深省的作品,它证实了巴勒斯坦的生活禁锢,同时又建起了一个独立国家的案例,这个国家在一个重要的国家功能上是即兴发挥的:为文化交流提供便利。

  展览还收入了柬埔寨艺术家范迪·热塔那(Vandy Rattana)的一组风景优美但令人揪心的摄影作品《弹池》,这个注满水的大坑是美军空袭留下的,1964到75年间,美军在柬埔寨投放了280万吨炸弹。

  而何子彦的录像作品则是针对十年来拒绝资助行为表演艺术的新加坡政府的,而后是唐大雾和吴承祖的抗议式的强大作品。

  有太多有趣的作品值得列举,而它们都是被放置在过去150年来东西方艺术交流的历史语境下呈现的。一个重要的例子是1989年的“大地魔术师”(Magiciens de la Terre)展览中的材料,那场展览将世界各地的艺术品和艺术家汇聚到巴黎蓬皮杜中心。

  那是中国当代艺术家最早到国外参加的展览之一,但思瑞克还追溯到了更久远的年代,包括1860年的一张恭亲王照片。她说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些对话和冲突是从更早的时候就开始了的,在殖民时代。在这个地区,中国和东南亚,博物馆其实是殖民时代出现的。这里的第一个博物馆是自然历史博物馆,它们是外国人建起来的。”

  展览标题“进一步,退两步”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悲观。“我认为进步被人看做是一种向前走,对吧?尤其是在过去15年里的中国。但我认为,如果你往后退一步,并不表示你不打算进步,”思瑞克说。

  “我是很乐观的,否则我就不会做这些事,但是我认为进步不是社会要提升到什么层次。你需要理解,你需要回顾,你需要反思过去才能继续。”

  展览标题来自列宁的一句话,但是思瑞克说她认为这更像是东方和西方、机构和艺术家在跳的一种舞蹈的动作说明。“你需要配合,否则就没法跳舞,”她说。

责任编辑:董文新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