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中国当代艺术在西方的崛起

时间:2015年07月16日 作者: 来源:腾讯


  
  曾因藏品在瑞士被起诉


  
  艺术家孙原和彭禹创作的《文明柱》
  
  腾讯文化:你最难收藏的藏品是什么?
  
  乌利·希克:最难保存的一件作品是孙原和彭禹用人体脂肪做成的《文明柱》,很难预测它在未来会变成什么状态。我从艺术家的工作室中购买了它,他们向我解释作品制作的过程:从整形美容院收集人类脂肪,将它们做成一个高大的柱子。我们讨论了作品的稳定性和呈现方式,这就是我获得它的过程。这件作品还在我的仓库中,但是已经捐给M+了。
  
  腾讯文化:你为什么有兴趣收购它?
  
  乌利·希克:原因之一是它具有挑战性。它讨论了关于收藏的问题:你的收藏极限、在收藏过程中必须解决什么道德问题。
  
  《文明柱》也隐喻了人类文明何去何从的问题:人们过分沉溺于现代物质生活,吃得过饱,积累了很多脂肪,然后人们从身体里摆脱它——它是对我们文明的一个很好的隐喻,不只令人震惊,还有深刻的意义。这件作品在伯尔尼、伦敦和日本都展出过。公众首先是吃惊,但是读完标签之后,没有人去质疑作品道德方面的问题。
  
  腾讯文化:你的收藏曾经被公开批评吗?
  
  乌利·希克:最具挑战性的是萧昱的作品。它在瑞士伯尔尼美术馆展览时引起很大的风波——来自瑞士的反堕胎联盟以及法国里昂的穆斯林组织突然决定对这件作品发动抗议。他们声称有人故意怀孕,然后流产,以制作这个特定的艺术作品。这根本不是真的,因为胎儿标本来自一个科学博物馆。由于博物馆即将被关闭,艺术家买下一些标本,用来做作品。
  
  法国穆斯林兄弟会甚至写来邮件,说他们会来清理博物馆,“砍掉你的头”。形势非常严重,我和美术馆都受到威胁。但是美术馆非常勇敢,决定不因毫无根据的谣言和压力而取消展览它,或者关闭展览。因为如果这么做,未来他们将不得不向各种各样的压力屈服。
  
  伯尔尼美术馆召开了一次专题讨论会,邀请不同领域的专家前来讨论,并按照专家们的结论来决定。这是一个开放式的论坛,有600人参加,其中有伦理学学者、神学教授、律师、美术馆馆长、我和反堕胎联盟的人。反堕胎联盟先发表看法,接着大家讨论。最后的决定是,可以展出这件作品,但是它必须在一个单独的房间,并且在入口处写明警告。
  
  但这不是故事的结局。不久后,我在报纸上读到,政客们开始收集签名,建议胎儿应该被从美术馆中取出,在瑞士妥善安葬。但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两个月后,我在一本杂志上读到,有5个人成功地锁在展出作品的房间内,在里面呆了一个晚上,像守灵一般……
  
  想想看,美术馆内还有无价的毕加索、梵高,一下子有5个人在美术馆的那间屋子里过了一夜,竟然没人注意到,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然后,反堕胎联盟起诉我、创作这件作品的艺术家和展示这件作品的美术馆。他们说我们破坏死亡的尊严、对动物实行酷刑——作品中还有兔子和鸟类。他们还起诉我非法进口未申报的货物。因为胎儿和动物不是很容易报单,他们甚至猜测我可能利用了大使的身份。但是他们错了,因为作品是在我结束瑞士大使工作很久之后才完成的。
  
  起诉书被送到瑞士国家检察官那里。我必须为自己和艺术家辩护。国家检察官决定不将案件送上法庭,因为这件作品在中国诞生,伯尔尼的法律判决不一定有对应的中国法律。
  
  值得一提的是,在研讨会上,一位瑞士神学家告诉我,她与一位从北京来的中国神学教授花了整整一天参观展览。中国神学教授说,这些艺术家不是中国人。在当时(2005年),没人知道中国当代艺术,甚至中国人都不知道他们的艺术家在干什么。
  
  在中国当艺术家比在西方容易
  
  腾讯文化:3年前,你为何把藏品捐给了香港?
  
  乌利·希克:我的第一个冲动是北京和上海。从2010年开始,我与所有机构都谈过,包括一些政府机构,但没有任何机构让我觉得他们真的感兴趣。我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都没有得到回答。同时香港M+艺术中心开始与我洽谈。他们非常包容、慷慨、公开,我跟谈判代表Lars建立了良好关系,于是产生了这个结果。

责任编辑:阿特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