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装置艺术之后,油画的意义何在?

时间:2016年11月17日 作者:姜建忠 来源:澎湃新闻
 
约瑟夫·波依斯装置作品《包裹》
 
    装置艺术以后,油画存在的理由是什么?

    “85新潮”以后,许多艺术家纷纷逃离绘画,到“广阔天地干革命”去了。传统已经被颠覆,技术已经被观念覆盖,审美已经不重要了,政治学才是绘画的真正底色,绘画已被弹劾,油画的宿命似乎终结。

    当约瑟夫·波依斯在大张旗鼓地宣扬他的乌托邦理想时,当大家一窝蜂扑向现代艺术时,里希特选择留在后台,双手交叉在胸前默默地观望,他没有激昂的宣言和性格上的魅力,只是回到画室始终如一地画他的理想,他是一位自我反省式的画家,不随波逐流。到广阔天地参加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需要勇气,坚守在“白区”沉默地工作更需要毅力和强大的内心世界。
 
里希特作品《S.与孩子》
 
    对我而言,中国当代艺术存在两面性。一方面,从“85新潮”以来它被看作是思想启蒙运动的延续,也被看作个体解放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当代艺术一直被外媒解释为边缘化存在。可惜的是中国的当代艺术最终却消失在商业炒作里面,他们没有担负起艺术的使命,一些当代的主要人物已经被纳入到体制内,于是,老外开始寻找下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们以大众化的名义将商业生产虚拟成人民的需要,我们的当代艺术在西方的规划设计中按部就班地进行。

    另一方面,中国当代艺术在短短三十年内浓缩了西方百年的当代艺术史,冲击了国内沉闷的艺术空气,给中国油画的反思和重构带来了新的契机。从这个意义上讲,对当代艺术应该批判性吸收、滋养自己。当代艺术和架上绘画不是互相消灭,而是共同生长。
 
香格纳画廊上海西岸新空间开幕展现场
 
    重返画室,对传统和当代一并思考,关键是修正了什么?提供了什么?油画的空间是否依然存在?如何重塑?这是一个新问题,也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课题。在技术上和观念上的突破口在何处?油画的生命力在当代文化的语境中如何获得新生?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