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东情西艺”张飞、凌韵双个展佛罗伦萨艺术研究院美术馆隆重开幕

时间:2017年11月06日 作者: 来源:阿特网
   当地时间11月3日,“东情西艺”张飞、凌韵双个展在佛罗伦萨艺术研究院美术馆(暨佛罗伦萨美院美术馆)隆重开幕,作为世界美术的最高学府,本次展览亦是继王宏剑、杨飞云先生之后,首次邀请中国青年艺术家举办展览,展览分别展出两位艺术家近几年来创作的代表作。
 
“东情西艺”张飞、凌韵双个展开幕式现场
从左至右:佛罗伦萨艺术研究院美术馆馆长:维嘉诺(Viggiano)、艺术家:凌韵、艺术家:张飞、翻译:袁季威、佛罗伦萨艺术研究院主席:阿其蒂尼(Acidini)、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副院长:塞美拉诺(Semerano)
 
艺术家张飞为佛罗伦萨艺术研究院主席阿其蒂尼女士赠送签名画册
 
艺术家凌韵为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副院长塞美拉诺先生赠送签名画册
 
   展览开幕式于当地时间下午5:30隆重举行,佛罗伦萨艺术研究院主席克里斯蒂娜•阿其蒂尼(Acidini)、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院长洛卡(Rocca)、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副院长塞美拉诺(Semerano)、佛罗伦萨艺术研究院美术馆馆长维嘉诺(Viggiano)出席了展览开幕式,两位参展艺术家的好友及众位艺术爱好者共同见证了展览开幕,本次展览由袁季威担任翻译。
 
众位嘉宾及艺术爱好者莅临展览开幕式现场
 
   “张飞与凌韵,这两位年轻的艺术家均出生于1980年后,虽年轻,但在绘画语言和学术研究上又异常的成熟与完善,并且已享有一定的知名度,这些从他们的艺术生涯履历中显而易见,为此,佛罗伦萨绘画艺术研究院特别邀请两位青年画家来举办展览,同时也是再一次巩固与中国文化交流的友谊关系。”佛罗伦萨艺术研究院主席克里斯蒂娜•阿其蒂尼女士在展览开幕式致辞中说到。

   正如本次展览主题——东情西艺,两位画家出生于东方,均受教于中国美术学院,他们研习了西方异国情调的传统油画,得以在文艺复兴名城、世界上第一所美术学院首展展览,正是“东情西艺”的最好诠释。
 
艺术家张飞
 
张飞 《小提琴手》  145X90cm  布面油画  2017年作
 
 
张飞 《这么近,那么远》100X63cm   布面油画  2015作
 
 
 
张飞  《即将消失的风景系列--铁匠铺之六》 160X120cm  布面油画  2014作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专业的张飞,其作品多次入选国家级展览并获奖,多幅作品被美术馆以及私人收藏,在新成长起来的一代80后油画家中,张飞以学院派精湛技艺和理性崇高的意境得到了更多的瞩目,并且在2011-2015年连续五年进入中国青年油画雕塑艺术家拍卖排行榜TOP10。钟情于传统绘画艺术的张飞,深知在艺术创作中“传统与创新”是一个亘古不变的争议,而自己在完成画画这份“工作”之外,更视为一份使命和生活的意义。
 
艺术家凌韵
 
凌韵 《观》  24.3X24.5cm  布面油画  2016作
 
凌韵 《自画像》  25X30cm  布面油画  2017年作
 
凌韵 《S.F 肖像》  42.5X48.5cm  布面油画  2014年作
 
   此次展览的另一位艺术家凌韵,2006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用四年时间完成了油画和插画两个专业课程,师从油画家全山石先生及张振中先生;2012年考入佛罗伦萨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潜心学习欧洲油画材料和绘画技法,并多次在佛罗伦萨举办展览。作为一名80后的青年艺术家,他善于观察、勤于思考且精于描绘,加之凌韵一直试图寻找一种情感并带入到绘画中,让人相信好的绘画作品会超越时间动人心魄。
据悉,“东情西艺”张飞、凌韵双个展将在佛罗伦萨艺术研究院美术馆持续展览至11月30日。
 
   附:佛罗伦萨绘画艺术研究院主席克里斯蒂娜•阿其蒂尼致辞

   古老的佛罗伦萨绘画艺术研究院特此展出两位青年画家凌韵、张飞的作品。两位年轻的艺术家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虽年轻,却在绘画语言和学术研究上又异常的成熟与完善,并且已享有一定的知名度,这些从他们的艺术生涯履历中显而易见。举办此次画展的同时也是再一次巩固与中国文化交流的友谊关系。
 
   两位画家被强烈、坚定而执着的愿望指引到佛罗伦萨,吸引着他们的是与古典艺术的直接碰撞与对话,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与著名的、倍受瞩目的文艺复兴零距离接触。他们在这里寻找着传统艺术的一枝根系,从而更好的去延续这种古典艺术风格,传统绘画不再仅仅是局限于佛罗伦萨一个城市,意大利一个国家,或者欧洲一个大洲的地域性艺术,而是全球性的、世界性的艺术风格。因为传统绘画的表现形式是我们人类审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其他类别的美的定义会随着时间而变动,而对古典艺术的审美却不会因时代的变迁而更改,就好比不同于时尚潮流的短暂和昙花一现。

   在两位画家的介绍中,我被两句话深深的触动:“我倾其了所有的力量,为的是学习传统绘画”—— 张飞;“我认为,好的绘画应该是超越了时间而留在了心底”—— 凌韵。

   张飞,透露出了他对当代艺术的表现形式被不断快速变更,过分革新这种风气的怀疑。他热爱并执着于对绘画技法的掌控与驾驭,这充满历史的传统绘画,呼之一声,回声四起!在意大利,在中国,传统绘画拥有多少年的历史,又拥有多少的派系发展!他坚信,传统绘画技法是任何其他艺术形式诞生、发展的根基和前提。

   凌韵,他能够捕获事物的一瞬间,让画中的人、事、物给人一种凝住、静谧的氛围。他的最终目的是让绘画从时间与空间中脱离出来,因为对他来说时间和空间是绘画的两把枷锁和囚牢。

   祝愿他们可以得偿所愿,达到他们心中至高的追求。来自东方的画家研习了西方异国情调的传统绘画——油画,而自古以来水墨、工笔才是东方的传统绘画。现在就让我们先好好的欣赏他们对油画的颜色、介质的娴熟掌控和胸有成竹的技法。

   在看了他们的作品集后,使我相信他们能够用绘画表现出所有的事物:全身像、头像、人物组像、年代久远的工作室场景、静物(花卉或者其他物品)和风景。仿佛两个饥饿的人在一大桌子美食面前,他们品尝着桌上的每一道菜色。两位画家他们吸收着这些美食所给予的营养,填充着自己的知识储备并不断的使之增强和完善。维米尔、巴斯基尼亚、夏尔丹、安格尔、拉图尔、安尼戈尼…… 这些或者其他没有提到名字的画家,他们作品很有可能是张飞和凌韵作品的范本和灵感的来源。比如说这一幅画的面部轮廓、那一幅的造型、这一幅的明暗交界线、明暗对比和那一幅的画面氛围。在两位艺术家每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个性的同时,他们的绘画又同样具有着博学、紧凑和肯定的特性。他们向着超写实主义靠拢,徘徊在照片与绘画的边界线上,人们很轻巧的说着超写实绘画像是照片一样,但绘画是远远高于、难于照片的。因为画家的眼睛看的同时,用手表现出的线条、体积、色彩、光影、近与远、满与空,所有这些要素都深深的受到画家思想意识和情感的影响,远远超出我们所看到的一幅画的表面。

   在未来的时间里,会继续用我们的热情和友谊关注凌韵和张飞的艺术生涯,当然我也坚信他们一定会有一个成功的未来。

   佛罗伦萨绘画艺术研究院主席:克里斯蒂娜•阿其蒂尼
 
                                      佛罗伦萨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