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加泰罗尼亚危机如何影响达利米罗和普拉多博物馆

时间:2017年11月07日 作者:朱洁树/编译 来源:澎湃新闻
支持独立的游行者
 
 
   在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的对峙中,重要博物馆仍坚持运作,但紧迫的问题仍未得到解答。与此同时,这场危机对于博物馆最直接的影响是游客数量的下降。

   对于达利剧院博物馆和其他加泰罗尼亚地区的重要文化机构来说,这是寻常的日子,亦是超现实的日子。加泰罗尼亚主席普伊格蒙特与加泰其他党派召开秘密会议,并于10月27日单方面宣布启动“独立”进程,31日,许多机构开门营业时,门外的空气仿佛已经发生了巨变。

   上周末,数千人走上巴塞罗那街头,反对或支持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独立。政局危机对于旅游业的阻碍已经初现端倪,10月份游客数量下降了15%。

   西班牙政府宣布在12月21日的地区选举之前,暂时对加泰罗尼亚地区采取直接通知,公私合营机构的工作将会变得更加复杂,比如加泰罗尼亚东北部菲格雷斯的达利剧院博物馆、巴塞罗那的米罗基金会和毕加索博物馆。
 
达利剧院博物馆
 
 
   2014年加泰罗尼亚危机显现之初,已故的达利剧院博物馆馆长Antoni Pitxot告诉当地新闻机构,该机构及其收藏是“不可分割的”,但这一表述可能受到考验。达利于1974年在家乡加泰罗尼亚东北部的菲格雷斯建立了博物馆,但他在1989年去世时将其艺术作品捐赠给了西班牙政府。1929年的作品《大手淫》(The Great Masturbator)等重要作品进入了马德里的索菲亚博物馆,此外130多件作品存放在菲格雷斯的博物馆。而今,它们的未来变得不确定起来。

   如果政治陷入僵局,博物馆的地位和达利在马德里和加泰罗尼亚之间的艺术作品的分配和可能需要重新商讨。目前,索菲亚博物馆的董事Miguel Borja-Villel告诉artnet新闻:“西班牙政府在加泰罗尼亚实施宪法第155条的事实并不影响马德里博物馆的运营。”他所说的宪法第155条,是指西班牙政府在独立投票之后力克宣布解散加泰罗尼亚自治议会并进行直接接管。

   这场危机对于巴塞罗那国家艺术博物馆最直接的影响是游客数量的下降,一位女性发言人表示,9月,加泰罗尼亚的艺术博物馆总共吸引到8.6万名游客,10月份,其数量为6.6万,比去年同期亦下降了12%。博物馆认为,在有争议的独立公投举办之后的几周内,相对于海外游客数量的减少,当地参观者的数量也巨幅减少。
 
米罗基金会
 
   巴塞罗那近郊位于蒙特惠奇山(Montjuic)附近的米罗基金会也在正常运作,一位发言人表示,尽管它也面临着内部危机。10月24日以来,由于合作方员工的罢工,基金会展厅已经关闭,只有书店、图书馆和餐厅照常开放。

   基金会新主席Marko Daniel将于明年1月走马上任,他原本工作于伦敦泰特博物馆,他要处理得是持续不稳定的公共资金赞助,以及门票收入损失的影响。加泰罗尼亚政府和巴塞罗那市政府为基金会提供了大约15%的资金支持。

   基金会发言人表示:“我们一直关注事态发展。”米罗基金会不仅拥有大批米罗的作品,同时也拥有1937年亚历山大·考尔德为巴黎世博会西班牙馆所创作的《水星喷泉》。

   西班牙的政治危机所导致的公共资金的不确定同样也对马德里的博物馆造成了影响。普拉多博物馆馆长Miguel Falomir上周对西班牙媒体表示:如果今年的公共资金没有得到确认,那么博物馆计划投资35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2.78亿元)的扩建项目将无法在2018年10月如期完工,该项目由福斯特建筑事务所设计。

   与此同时,马德里和加泰罗尼亚机构之间的借展协议也可能变得更加复杂,与此同时,也将变得更加重要,因为这是危机之中文化交流的符号。
 
普拉多博物馆
 
   11月,普拉多博物馆将举办19世纪末加泰罗尼亚地区最成功的艺术家之一马里亚诺·福尔图尼·马萨尔(Mariano Fortuny y Marsal,1838-1874)的大型展览。其开幕日期是11月21日,恰巧是计划中加泰罗尼亚地方选举之前一个月。巴塞罗那的加泰罗尼亚国家博物馆(Museu Nacional d‘Art de Catalunya)是本次展览重要的借展机构。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