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国际博物馆日到来之际,细数博物馆面临的挑战与应对

时间:2017年05月18日 作者:黄松 来源:澎湃新闻
 
   而在我们身边的上海博物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等机构,也在线上线下的平台推出创新举措,寻求与公众互动的新途径。打开上海博物馆的微信公众平台不难发现,向公众征集“大英博物馆100件藏品中的世界史”展览中第101件展品方案、热门特展的线上APP、亲子互动的文化课程;此外,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当代艺术,PSA不仅延长参观时间至晚上7时,也以各种方式和视觉体验将公众带入当代艺术的领域。而处于街区之中的上海徐汇艺术馆,也在办展的同时,将中小学的美术课引入馆中,邀请艺术家与学校的美术老师一起将传统手工艺、艺术鉴赏力更直接地传递给下一代。
 
上海博物馆亲子课程开启艺术启蒙
 
   危机面前,博物馆将何去何从

   但一切并不如看起来那般美好,随着运营成本的提高,全球很多博物馆或多或少面临着财政危机,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和布鲁克林博物馆均提出了紧缩计划,洛杉矶艺术博物馆正在努力筹集其扩张所需的6亿美元。但其中最著名无疑是拥有147年历史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Met),作为由纳税人支持的公共博物馆,Met每年从市政府获得2600万美元的支撑。但今年2月,《纽约时报》曾撰文探讨“赤字四千万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该继续扩张,还是保守发展?”报道称,大都会博物馆布劳耶分馆(Met Breuer)的建设比预期多花费了数百万美元,巨额推出的Met新logo和一系列的营销计划却换来了一众嘲笑。一份6亿美元的注资计划又被推迟……以上种种使得Met的财政赤字接近4000万美元,并迫使其裁员约90人。

   尽管Met馆长兼CEO康柏堂(Thomas P. Campbell)曾经的目标是“维持一个可以蓬勃发展的环境,使Met成为一个引擎,以数字化建设扩大观众群体,使之成为一个纵贯古今的百科博物馆。”但因此引发的金融危机还是迫使他于2017年3月1日宣布辞职,并将于2017年6月30日正式离职。

   而自开放以来一直没有强制收取门票的Met,也在近日讨论调整门票收费政策,且纽约市长已于4月26日批准了对纽约州以外的民众,收取强制性门票的决定。Met主席丹尼尔·韦斯(Daniel H. Weiss)也正在“寻找一切方式弥补财政赤字”。

   而比Met历史更悠久的、成立190年的澳大利亚博物馆虽然处于一个相对健康的财务环境,但仍然以简化人员配置来提高经济效益。虽然它可能没有与Met相同的访问数字,但它处于一个更健康的财务和治理职位。英联邦公共部门联盟(CPSU)在2016年4月发布的一份统计报告现实,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在过去六年中削减了15%的员工,澳大利亚国家档案馆等其他文化机构也削减了10%的员工应对经济问题。
 

Met每年700万的参访量中有63%来自纽约市外。
 
   面对数字化的时代,是科技日新的发展,博物馆一直在摸索中前进,如何吸引更多公众走进博物馆、从博物馆收获知识,知道“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为此博物也一直变幻着自己的封面,在历史感的展品中,寻求当下年轻人乐于接受的方式诉说故事,也吸引更多人的(包括观光客)走进博物馆。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