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速写,影像时代将被淘汰的艺术?

时间:2018年09月19日 作者:续鸿明 来源:艺术市场
速写(quick sketch)作为一种快速的写生方法,在中、外绘画史上都是最早、最常用的造型手段。
 
而在科技飞速升级的电子影像时代,人们获取图像信息的渠道多元化,绘画艺术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年轻人被移动媒体“主宰”,习惯于打开iPad、用手机看世界,还有多少人在画速写?
 
叶浅予速写
 
《艺术市场》:近些年来,随着数码相机、智能手机的普及,一部分美术家特别是年轻一代的美术工作者,在旅游式写生过程中非常依赖相机,甚至足不出户就可以从网络上获得大量图片,速写好像成了保守、过时的代名词,遭受空前的冷落。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史国良:在1985年以前,速写曾经是每位画家的看家本事。很多优秀画家都是速写高手,比如黄胄、刘文西、方增先、杨之光、周思聪、卢沉等,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优秀速写。或许是那个年代物质普遍贫乏,有照相机的人很少,下乡收集素材,都是凭手头硬功夫,练得一手扎扎实实的速写基本功。
 
速写,其实就是素描的高度概括,在这快速的概括中,包含了全部的素描因素。画上几笔就知道你的基本功底如何。
 
速写的功能有两点:一是可以练习基本功。比如造型能力、构图、神态、动态、景物、动物、道具等,能否快速记录下来。二是深入生活,熟悉生活,记录生活,收集素材为创作做准备。
 
随着时代的飞速发展,美术界也在发生变化。人们的生活观念、审美角度和我们那个时代有很大不同,再由于照相机、手机、电脑喷绘等手段的普及,有些人觉得可以不用再去苦哈哈地画速写了。操作、制作、拼贴、喷绘、装置、观念、行为等手段都可以用上,认为速写早已经死亡,“啥时代了还画速写,太老套了!”
 
其实持这种观点的人很无知,缺少对速写起码的研究,这些人自己这样做也就算啦,但是如果他们恰恰是美术教师,再把这种观点灌输给在校的学生,就误人子弟!大学前三年就是打基础的时候,素描、速写是美术专业的基础,就像学音乐中的五线谱,不管你是什么流派、乐种、唱法,都要识谱才行。否则,应了一句俏皮话:“猴弹琴,没谱。”
 
梁江:速写在当今画坛遭遇冷落,与以往相较,确实是一明显的变化。背后原因有二:一、工具理性思维。只把速写作为收集素材的手段,当相机、手机的便利性和有效性超过了速写,网络上的图片一搜就有,易用性更好,速写很自然会受冷遇、被放弃;二、对“速写”的误读和误解。我们以往常见的词典、美术理论书籍对“速写”的释义多不准确。如“用简单线条的写生”“绘画的一种方法”等,这样望文生义的解释,都颇不妥当。速写其实是由“写生”派生出来的一个类别,可以用不同工具材料和不同表达方法,也不妨色彩、线条、块面或水墨,完全不必局限于“一种方法”或“简单线条”。
 
更重要的是,“速写”的随机性、选择性和个性特征很强。出于即时性描写和快捷、准确捕捉关键点的要求,速写尤其需要果断放弃可有可无的东西,突出以至强化一两处重点。就此,我们不妨回想一下叶浅予、黄胄、陈玉先等人的作品。显然,速写的主观色彩很强,每件制作都能直观呈现出作者眼力、能力和兴趣所在。明乎此,也就明白速写与保不保守搭不上界,它永远也不可能被相机取代。
 
孙戈:速写作为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曾是画家进行基本功训练、记录生活、收集素材、提高造型能力、增强视觉记忆的重要方式,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独立表现画家的意识与感情。在提倡写实艺术的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画家们“深入工农兵”去体验生活,大量地画速写,这几乎是画家捕捉形象、记录环境和道具、收集创作素材的主要手段与途径。
 
及至今日,速写的功能性由于有了照相机而退化,画不画速写或能不能画也并非艺术成功的根本因素,但这毕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画家的艺术态度、生活积累和作画水准。在收集素材这一点上,相机和手机为我们提供了很大方便,这是时代发展、科技进步所带来的工具革新,无疑是件好事。但就速写来说,收集素材仅仅是其中一个内容,更多的是画家对生活、事物、对象的一种感受和一种表现手段。这个形式对于很多画家来说,就是一种动手的“需求”,甚至变成了生活习惯。应该说速写的“被冷落”和近几年手机、数码相机的普及,多少会有一些关系,但不是绝对的关系。
 
张春新:千百年来,中国画靠的是“搜尽奇峰打草稿”“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摄影艺术问世不过200年;诚然,照片能唤起我们的理性,为历史提供依据和氛围,尤其是历史画创作,它作为素材之一,能够客观地反映一个时代的面貌。但它又属于工业革命的产物,是科学对人类的贡献,它的出现对美术创作起到推动作用,如同“五四运动”后西方科学的美术教育手段走进中国当今的美术教育一样,我们不能拒绝时代,但它的出现不能代替主观,成为特色的美术创作。亦如西方的油画创作一样,摄影代替不了梵高的“向日葵”。所以在美术创作中,不能拒绝生活,如何将摄影获取的客观形象转换成主观的艺术符号,也是一种艺术,但它的创作不是简单依靠临摹照片和“做”以及“描”,这个话题在此暂不展开。
 
我们拿10名学生和1名模特做一个实验:10名学生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在同一时间拍摄模特。呈现给我们的视觉效果是,模特的形象不会走形,服装、装饰和周围的道具不会少任何一样。人物和环境展现的视觉效果只是角度不同,主观意志得不到发挥。而10名学生拿出速写本画模特,结果呈现出10张不同的视觉形象。每位学生对艺术的个性追求各异,将客观物象变成自己主观追求的艺术符号。这就是我们培养学生的真正目的,因材施教,保护其艺术上的个性。
 
《艺术市场》:技术的更新推动观念的变迁。在今天,速写的内涵、意义和价值,是否需要重新认识,为什么?
 
史国良:我上面说了,素描、速写是美术中的五线谱。如果不识谱,充其量你就是个业余选手。
 
电子科技怎么发展,不应该影响或改变对美术中五线谱的学习和掌握。时代怎么发展,学生打基础的“五线谱”也不应随时代发展而改变。手上没有专业功夫,在什么时代你都会出局。而掌握好一流的专业技术,你可以游刃有余地应用它,来表现你所生活的时代。当然,速写训练只是美术教育其中一环,不是全部,因为它是基础和骨架,所以重要。
 
速写,其实还有很多功能,比如:素描三要素(结构、解剖、透视)的掌握和应用;大头像人物(个性、思想、神态)的刻画;四态(常态、动态、情态、偶态)的掌握和应用;人物组合的构图练习(画家就是导演,在一个平面画面中导演一幅画作,要让观众看懂你画中所讲的故事);通过四写(速写、慢写、摹写、默写)来研究学习。
 
如果你学的是国画,又学光影素描,那还要改用线来造型,中国线条的平面散点透视与光影素描不能融合,还要研究欧洲古典线型素描等。
 
以上这些训练都要通过速写方式来完成、来解决和掌握的,绝不简单。
 
遗憾的是,速写这一科学的训练方法被边缘化了几十年,荒废了一代人。如今的学生离开了手机、相机、电脑就不会画画,连课堂写生时都是用手机拍下一张慢慢来描,画画时全凭照片拼贴、电脑合成、过度渲染来交卷。一张画不是画出来的,而是制作出来的,手头写生能力和创作能力已经降到了历史最低点。有的博士生专业能力还不如1985年前“老美院”一年级学生的水平。
 
孙戈:无论技术怎样更新,观念怎样变化,速写作为艺术家面对生活最基本的沟通手段是无法替代的。速写的意义和价值,在大多数艺术家心中都有自己的标准,可以说那是艺术家步入艺术殿堂的初心,是刻骨铭心的,不用重新认识,早已经融入血液中了;那么多真正的艺术家拿起画笔,在生活中发现美,在面对感动的人物、场景面前,没有“面子”虚荣,没有金钱的趋使,表达出最纯粹的感情、才情和技艺。
 
我觉得无论是技术上的更新,包括工具的进步、材料的丰富;观念上的变迁,包括思维方式的改变、艺术思潮的干扰,对速写的内涵和价值应该不会有更多的影响。
 
梁江:相机、手机、摄像头、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不断演进的现代手段,会不断侵蚀艺术的功能区,纪实人像和建筑设计就是明显例子。人的最重要之处是有主体性、主观性和能动性,观念更新的动力源乎此。今天来审视“速写”,会有不少新发现,因为语境变了,我们的视角也变了。
 
张春新:中国的诸多文化信息精神均能在速写中得以体现。我国历史上有很多速写高手,明代的陈洪绶、清末民初的任伯年均在其列,尤其他们的肖像画都是在生活中速写而来。国外雕塑大师罗丹在90岁时还在速写中寻找新的感觉。时代产生的艺术大师都有着对生活的永远眷恋,而他们连接生活的脐带就是速写。速写,永远是艺术家感受生活的最敏感触角。
 
造型基础训练是艺术家成长的必经之路。它由感性和理性两部分组成,理性讲的是共性基础的训练,感性讲的是个性特色的训练。共性主要靠素描,个性更多是靠速写。素描教会我们在学习中深入刻画和了解结构及以整体的视角观察对象;速写教会我们如何把握事物的生动动态和线条的节奏及物象的取舍。这对矛盾的统一,是一个画家必备的能力。
 
可能有的艺术家会说,我们当今使用照相机,无所不能。但大家不要忽视,摄影是“光”的艺术。它对事物只能“取”难以“舍”,由于它更多讲究“照单全收”,它的手段主要靠利用光源,缺乏更多的主观能动性,它缺少了美术造型过程中主动的“舍”。
 
在美术创作中,如果把通过摄影得到的照片形象,作为创作的主要依据,就失去了艺术本质中主观追求的“个性”和“特色”。在速写中,讲究取舍。而取舍的关键在于“布白”。庄子曰:“虚实生白。”宗白华说:“于空寂处见佳作,于佳作处见空寂,唯道集虚,体用不二。”真是“此处无声胜有声”的艺术境界。
 
基本训练中,我们讲究功夫,但若画面上“满纸功夫”,则失去了中国画“天人合一”的笔情墨趣。所以,在绘画创作时要学会“给天留有空间”,这是一个学养的问题,而“取舍”是速写训练的重要环节。同时,布白的手段与疏密息息相关。潘天寿在中国画疏与密上有精辟的论述:“无虚不能显实,无实不能存虚,无疏不能成密,无密不能见疏,虚实相生,疏密互用,绘事乃成。”速写的“疏能跑马,密不透风&rdq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