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维尔纳·巴特纳与坏画的诞生

时间:2020年11月20日 作者:艾墨思 来源:randian

维尔纳·巴特纳——改变了八十年代的德国狂野画家

艺术家维尔纳·巴特纳(Werner Büttner)一直是80年代德国最成功的艺术家团体之一的思想领头羊。在德国经济奇迹末期及美苏冷战期即将到来之际,他与马丁·基彭博格(Martin Kippenberger)和阿尔伯特·奥伦(Albert Oehlen)一起在战后震撼了德国的自满情绪(和同谋心)。这个由三名成员组成的艺术团体以其刻薄的评论、激进的绘画方式和具有行为性的影响力,撕碎了那些中听的真理和错误的信念。他们是在德国被称为“坏画”运动的发明者(当然,此处的“坏”是“坏蛋”的“坏”)。

维尔纳·巴特纳曾是丹尼尔·里希特(Daniel Richter)和乔纳森·梅斯(Jonathan Meese)等许多成功艺术家的老师。近日,他的作品受到了市场的大量关注。自2016年以来,Marlborough画廊为巴特纳举办了许多展览,相应出版了许多画册。最近,柏林的CFA画廊也为他连续举办了两场个展,而Simon Lee画廊刚刚宣布将与巴特纳在英国市场展开合作。

十月份,艾墨思(Thomas Eller)在巴特纳位于汉堡郊外盖斯特哈赫特(Geesthacht)的工作室见到了他,他们谈论了艺术、生活和去崇高(un-sublime)等话题。核心问题是:为什么要做艺术?


维尔纳·巴特纳,《在电影院自慰的自画像》,1980,59,1″ × 45,3″ / 150 cm × 115 cm 布面油画 (图片致谢艺术家)

 

艾墨思:亲爱的巴特纳,也许我们要从头开始聊。我们先不聊亚当和夏娃,他们是上帝创造的最早的人类。我们从他们的头两个儿子该隐和亚伯开始聊吧,他们在你的作品中频繁出现。根据圣经的记载,兄弟俩曾一起争夺上帝的宠爱。该隐是一个农夫,嫉妒上帝明显偏爱牧羊人亚伯。于是,该隐在田间谋杀了亚伯。这个故事可以解读出很多东西,尤其是存在于人类内心深处的罪恶。这个故事也展现了拥有不同的、甚至是相互冲突的生活方式的采猎者和农夫之间亘古的文化斗争。你更像哪一种,采猎者还是农夫?


维尔纳·巴特纳,《包岑餐厅》,1993,59,1″ × 47,3″ / 150 cm × 120 cm 布面油画 (图片致谢艺术家)


维尔纳·巴特纳,《沐浴中的俄罗斯人 II》,1984,59,1″ × 74,9″ / 150 cm × 190 cm 布面油画 (图片致谢艺术家)

 

巴特纳:我就像空中的鸟和田间的百合。我不播种,不收获,也不饲养牲畜,尽管如此,天父依然哺育着我。根据诺斯替教派的教义,这个神并不聪明。他直接了断地拒绝了该隐的祭物,煽动他谋杀了自己的兄弟,进而陷入了压抑,最终导致了一场灾难。该隐认为:上帝不爱我,所以我要杀了我的兄弟。从那时起,许多人有同样的想法,许多人被亲兄弟杀害。在你问,我是否是诺斯替教徒之前,我想说:我只是欣赏他们的技能——对普遍真理的叛逆式的再诠释。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