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难忘2020 | 那些走了的艺术家们,那些真实的过往

时间:2020年12月30日 作者: 来源:澎湃新闻

2020年即将翻过。这一年,很多人被新冠肺炎夺去了生命,这一年,很多艺术家永远离开了他们挚爱的人与艺术。

在这些陨落的艺术之星中,有102岁自称“守藏家”的晚清重臣翁同龢的五世孙翁万戈,有98岁的海上绘画名家陈佩秋;有以其行为艺术作品让人无言流泪的知名行为艺术家乌雷;有大地艺术家克里斯托·弗拉基米罗夫·贾瓦契夫;日本战后知名“物派”艺术家原口典之,以及昨天辞世的设计师皮尔·卡丹,有早在2月于武汉因新冠病毒辞世的湖北水彩画领军人物刘寿祥。

在傅聪的音乐声中,或许,一个时代真的过去了。

斯人已逝,那些真实的过往,艺术的遗珠将永远留存。



乌雷(1943-2020)


乌雷

 

3月2日,行为艺术家、“行为艺术之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前拍档乌雷因癌症治疗而引起的并发症,在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辞世,享年76岁。
乌雷原名弗兰克·乌韦·莱西彭,1943年出生于德国索林根,1976年,乌雷与阿布拉莫维奇在阿姆斯特丹相识,此后12年,他们一直是世界上最著名、最先驱的艺术情侣。
1976年,他们在《空间中的关系》一鸣惊人。1988年,他们以走过长城的行为表演象征性地结束了他们的关系。但事实上,她与乌雷在《情人·长城》分手之后,不到半年又相遇了,且地点仍然是中国长城。两人一度为共同作品的归属权相互争执、憎恨,但在玛丽娜50岁的庆生会上两人达成了和解。
2010年,阿布拉莫维奇在纽约现代艺术馆举办行为艺术展览“艺术家在场”时,乌雷出现,坐到她的对面。阿布拉莫维奇打破表演规则,与旧情人双手紧握,泪流满面。
除了与阿布拉莫维奇的合作,乌雷还是一位狂热的摄影师, 在《柏林残影》(1994-95年)中,他的镜头聚焦于在民族主义背景下生活在城市中的边缘化个体的悲惨经历。


杰马诺·切兰(1940-2020)


杰玛诺·切兰  Ugo Dalla Porta/Fondazione Prada.

 

4月29日,意大利贫穷艺术运动的创始人、重要的艺术评论家、策展人、艺术史学家杰马诺·切兰在米兰因新冠肺炎辞世,享年80岁。
1940年,杰马诺·切兰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城市热那亚,在热那亚大学学习艺术史。1967年,他提出贫穷艺术这一术语,指向那些用日常材料来进行创作、从而挑战了艺术传统与战后意大利文化中商业地位的先锋艺术家群体。
在创作媒介上,“贫穷艺术”并不表现贫穷,而是用最朴素的材料——树枝、金属、玻璃、织布、石头、动物,还包括空气,作为基本表现材料,摆脱 “经典”的“高级”艺术束缚。他们放弃了绘画,转而进行拼贴、剪切,使用多种媒介进行创作。
生前,他接受过“澎湃新闻·艺术评论”采访,他说展览“让人们看到,文化在不同的政治背景下生生不息,而艺术能够超越孕育它的偶然性,通过传达有力而富有创造性的信息来证明自己。”


克里斯托·弗拉基米罗夫·贾瓦契夫(1935-2020)


克里斯托·弗拉基米罗夫·贾瓦契夫

 

5月31日,大地艺术家克里斯托·弗拉基米罗夫·贾瓦契夫在纽约市的家中去世,享年84岁。
他和妻子让娜-克劳德一直在从事大地艺术的创作,最为人熟知的作品是1995年包裹柏林国会大厦。他们始终拒绝任何形式的赞助,也不追求艺术的永恒性,他们唯一的永久性大型作品在伦敦海德公园《马斯塔巴》。2021年蓬皮杜艺术中心将举行他们的回顾展,因疫情推迟一年的“被包裹的凯旋门”将于明年实现——那已是克里斯托的遗愿了。
克里斯托1935年生于保加利亚,1957年流亡东欧。两年后,他在巴黎与法国女子让娜-克劳德相遇,后来两人成为生活和艺术上的伴侣,直到2009年让娜-克劳德去世。
1964年开始他们定居纽约,搭档成为“包裹艺术家”。克里斯托夫妇认为,物体被包裹后,原有形式被“陌生化”,形成一种独特的视觉力量,从而凸显出对象的本质、历史等内涵。代表作包括美国加利福尼亚的马林和索诺马县山区到太平洋岸边的山丘包裹项目《奔跑的栅栏》 、澳大利亚悉尼的《包裹海岸》、巴黎塞纳河上包裹的桥,以及用铝纤维覆盖柏林德国国会大厦等项目。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