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艾蕾尔:中国女性艺术的现状与启示

时间:2021年01月26日 作者: 来源: 绝对艺术


郭桢《沙袋》 棉布 丝绸 帆布 棉花 铁链  尺寸不等 2014-2017
《女性艺术+倾巢计划2017参展作品》



ART ABSOLUTE: 您曾撰写《差异关系 :女性身份的三个阶段》等学术文章,也策划过展览“暗示 :女性艺术的新倾向”、“Zero女性艺术+倾巢计划”,您的研究与个人经历、专业等等有关吗?

艾蕾尔 :我曾经业余研究过有关原生家庭的心理学,很认同人一生所面临的问题基本是在解决与原生家庭的关系,比如调整传承自原生家庭的心理反应、行为模式等等。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外婆、妈妈、姨妈——我的“女性”家人们更喜欢表露情绪、情感,喜欢一切带花边的、色彩鲜艳的事物,并严格遵循“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但是我也发现她们表面上对性别特征以及社会分工有着一套清晰的界定,却在日常行为中一直隐忍,直到表现出强烈的“反叛”心理。这些经验最早启发了我去怀疑社会对女性的规定性。

近五年以来,我的专业研究方向是艺术批评理论与策展实践,其中涉及到女性主义艺术批评与策展。我的博士课题研究的是民国时期女性图像的现代转型问题,主要探讨的是那个特定的历史阶段女性的“身份”与“身体”是如何被视觉图像进行表征、编码的。这些基础的、专门的理论性研究工作,为我策划当代女性艺术展览提供了学术参照系,可以让我的学术判断变得更准确。

 


雷燕《黑色哥特》 女人头发、线 尺寸可变 2013-2017
《女性艺术 + 倾巢计划 2017》参展作品



ART ABSOLUTE: 您曾赴希腊、意大利、德国、瑞士等地考察欧洲当代艺术现状。在您看来,西方当代女性艺术创作与国内有哪些异同?

艾蕾尔 :中国的女性艺术最初是受到西方的影响才出现,后续一直在完成我们自己的在地化进程。欧洲和中国的女性艺术机制与艺术创作都有各自的独特性。现在,欧洲拥有相对成熟的女性艺术扶持机制,比如女性主义组织、团体、基金会、学会,在那里生活的女艺术家因此能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参展机会,以及比较合理的评价机制。在中国,女性艺术生态更野生、分散,相应的扶持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专项的资金、扶持计划也很少。只靠女艺术家自己争取机会,虽然有一些批评家、策展人的助力,仍很难保持创作的持续性。

从创作来看,个人化的、日常化的、生活化的女性主义观念,现在构成了西方女性艺术的主流。欧洲女艺术家所关注的女性主题更加细化,比如性别平等这个主题,从之前的两性平等问题转移到现在呼吁同性关系与异性关系的平等问题等等。比较之下,国内的女性艺术也在最近几年出现了一些新的倾向,但是集体性的、宣言式的、概念化的表达仍然是女性艺术的主流倾向。关于相同点,我感触最深的是,无论西方还是中国,女艺术家都对信息科技、媒介传播等新因素产生了浓厚兴趣,越来越多将其借用到自己的艺术创作当中。

 


李隽《你好,忧愁》 黄铜、石英、树脂  尺寸可变 2016
 《女性艺术+倾巢计划2019参展作品》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