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人类与野兽Man and Beast”弗朗西斯·培根 (Francis Bacon)的大型回顾展览

时间:2022年02月17日 作者: 来源:一条艺术
 
关于韦尔兹奎兹教皇的作品
 
 
他所作的另外两幅韦尔兹奎兹教皇的颠覆之作也在展览中呈现,这些令人不安的“肖像画”对于人类与动物王国之间存在的优越性提出质疑。
 
 培根与戴尔:
 长达10年的爱与痛 
 
培根在1953年的作品《两个人物》(Two Figures),将运动竞技的场面进行了关于性和情的处理,在当时,这是对法律的极大胆冒犯,他亦没有在画中掩饰自己的身份。
 
 
 
“人类与野兽Man and Beast”展览现场
 
 
在此次展览中亦有一个章节专注于培根和乔治·戴尔(George Dyer),他是一位有过黑社会根基的伦敦东区人。在目前现存的培根作品中可以见得,戴尔是培根创作生涯中十分重要的灵感来源。
 
从1960年代开始,培根就将创作重心转向肖像画,而至今为止,我们可以看到培根根据戴尔所作的绘画有最少40件,其中不少是戴尔在1971年于巴黎身故后培根所作的。
 
 
1965年的培根与戴尔
 图片鸣谢:John Deakin Collection: Dublin City Gallery The Hugh Lane © The Estate of Francis Bacon.
 
 
两人于1963年相识,他们二人的初次邂逅也在很长时间内成为艺术界的传奇话题。他们的认识,是在戴尔试图潜入培根工作室却被当场发现,这个故事也曾经在1998年被制作成电影,然而亦有记录写道他们相识于一个大醉的夜晚。
 
两人迅速建立起紧密的感情,然而,戴尔的大量饮酒,加上他们各自社会地位的脱节,造成了日益紧张的关系。戴尔多次试图自杀,最终在1971年,也就是培根作品在巴黎大皇宫举行大型回顾展的前两天成功了。
 
在整个1960年代,戴尔一直是培根的主要创作对象,艺术家试图通过继续画他来驱除他在戴尔死后感到的深深的内疚,这些画是对生活中的物质事实的提醒,在这些物质事实中,人类和所有生物一样,都会死亡。
 
 
培根作品中 
 人类与动物的像与不像 
 
 
人类和动物身体的运动,以及如何区分它们,也是展览的主题之一。
 
培根对英国摄影师埃德沃德·迈布里奇(Eadweard Muybridge)的作品非常着迷,他拍摄的关于人类和动物的运动序列对培根对人体的处理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迈布里奇的作品《Paralytic Child Walking on All Fours》就是例子。迈布里奇在作品中采取的实验性手法也为情欲的表达提供了一种手段。
 
 
“人类与野兽Man and Beast”展览现场
 
 
培根对运动的关注,以及他对人类和动物身体的模糊化处理,为他1960年代以后的作品中出现的极端扭曲起到一定铺垫作用。展览中也展示了培根对传统裸体形象在表现上的颠覆。虽然他画的女性多于男性,并把焦点聚焦于小范围的朋友之内,但他所画的人物形象往往是扭曲的,性别往往是模糊的。
 
在1965年的作品《亨利埃塔·莫莱伊斯在蓝色沙发上》(Portrait of Henrietta Moraes on a Blue Couch)中,坐着的人的皮肤似乎被撕开了,甚至露出下面的肉。
 
在1970年所作的《人类身体研究三联画》(Triptych – Studies of the Human Body)中,三个表面上是女性的人物爬过栏杆,这些作品中人物的动作、行为,总是在强调培根在观察中持续地将人类和动物的运动联系起来。
 
 
《Triptych – Studies of the Human Body》,1970年
 
 
整个展览的中心点,是三件强有力的斗牛画,是一幅最直接地表达此次回顾展的主题“人类与野兽”的作品,这也是这三件关于斗牛的作品首次一起展出。画面传达了鲜活与肉体、暴力与色情、生命与死亡之间细微的界限。
 
斗牛的主题对于培根而言,不仅仅是字体上的对抗,也传达了艺术家所提出的,人们对动物的矛盾态度,他曾经提起过那些身穿皮草、吃着肉、却谴责斗牛的人,这三幅两米高的画作,似乎在威严地释放出一种人类对动物的情感,那是一种被优越感所包裹的脆弱。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