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孙振华:找到一个途径去理解“水墨”

时间:2022年02月17日 作者: 来源:悦来美术馆

水墨是非常活跃的,它活跃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我们不断以各种实践去改写、去定义、去突破原来对水墨的一些看法。

 
策展人鲁虹原来在深圳也做了很多相关工作,我也配合他做过一些。比如我们在2002年左右做的“重新洗牌”,其实“重新洗牌”这个概念跟“水墨再定义”在本质上是呼应的。这个展览做完以后,我又跟鲁虹合作了展览“水墨剧场”。当时我们就已经在强调跨界的意思,也就是突破水墨原来的边界。我们希望装置、油画等媒介参与其中,全部吸纳到水墨里来。

怎么找到一个途径或者怎么理解“水墨”?
 
 
淞撰水墨·桃花源流考(局部)  史金淞  2021
 
 
过去长期以来我们把水墨理解成为中国绘画中间一种特定的材料或形式语言。“重新洗牌”、“水墨剧场”、“水墨再定义”,其实都有一个基点,就是我们把水墨看作是一种文化精神,一种水墨精神,而不是仅仅把它看成一种材质,一种表现形式。
 
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来做这些就比较有可能性。通过这些展览其实可以从中找到一种相似性,找到相似性的目的也就是突破原来对水墨相对僵硬和封闭的表达。希望把水墨推到一种更具有可能性,更具有延展性的文化情境中间。从而让水墨获得更强的表现力,让它和当代生活能够有更多的联系。
 
 
水墨再定义 展览现场
 
 
本质上我觉得这一系列的所谓实验水墨也好,探索性水墨也好,或者当代水墨也好,其实最后都是这个目的——从传统中间走出来,但又保持传统的某些特征,保持传统文化精神的同时能够和当代社会、生活对话,生成一些新的可能性。“水墨再定义”,就是做这样的事情。
 
 
 
 
 
水墨如何面向未来?
 
 
水墨是一种精神,把它放在全球化的背景来看,水墨还是一种文化身份。在当代艺术的背景下看,水墨能够体现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体现我们中国艺术家的身份。同时我们也可以把它以一种更当代性的方式进入到一个当代文化、当代艺术的领域里。让中国艺术家和中国水墨艺术获得存在感。其实这也是大家共同努力的一个很重要动因,推动鲁虹老师他们做不断做尝试的一个动因。如果说放弃了水墨的某些特质,或者放弃了水墨的某种独特的精神性,完全在形式上、语言上按照西方或者西方最流行当代艺术的方式来做,那很可能我们自己会造成一种身份感的丧失。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我觉得水墨这东西在中国历史文化中间存在,它已经是一个既定的文化事实,这是不能改变的。从中国老百姓,从受众的观点来看,看水墨会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这种东西可能恰好也是水墨艺术家能够促进水墨进入当代的一个很好的契机,这是一个很好的可能。
 
 
展览现场
 
 
 
我自己一直以来的观点是觉得我们对传统,对水墨,千万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要以“创新”的角度去看待,那传统就没有了。传统水墨的一套技术,一套程式就可能都会消失。我觉得人也是这样的,今天你可以说传统水墨不够创新,可以批判清初四王。但是我经常举这个例子,你要送我一张“四王”我可能会非常高兴的。虽然是最没有创新、最典型的四王,但传统的东西,其实本身的鉴赏性和历史价值是肯定的。今天如果有一些人,还是想回到传统,把传统手艺和技巧继承下来我觉得是个很好的事。今天也要鼓励很多人,就是不“创新”,包括现在我知道的博物馆有很多人就是临摹古画的。他就画成跟古人一样的,这也挺好的。不是说每个喜欢水墨的人都逼着你必须得创新。
 
 
傅中望《墨迹遗存-B 》展览现场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