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庞茂琨:不断穿越多重历史之维

时间:2022年02月17日 作者:邱敏 来源:艺术外滩杂志

编者按:庞茂琨的艺术创作始终追求一种古典高贵的静穆典雅之美,把古典绘画的精神和当代社会生存经验进行对接,他是如何从古典审美趣味转向对信息时代的图像观念思考的?在不同的创作阶段,他又是如何思考绘画的本体语言和社会现实问题之间的关系的?

 
庞茂琨工作室现场,©️《艺术外滩》杂志
 
 
 
我是一个痴迷于古典艺术审美的人
 
 
邱敏:在您那一代进入艺术圈,往往是身边有朋友在画画,就扎堆一起画,包括选择考美术院校,并不像今天的父母对孩子的兴趣爱好都会介入规划,您当时是一个什么情况?
 
 
庞茂琨工作室现场,图片由庞茂琨工作室提供,©️庞茂琨
 
 
庞茂琨:我的父亲是轧钢的技术员,母亲在医院做管理,他们跟艺术没什么关系。我喜欢上艺术,跟我的哥哥有关。小时候我和哥哥都是同班同学,他得过小儿麻痹症,需要人牵着才能走路,上下楼也需要背。他比我长一岁,由于需要人陪伴,等到八岁时才和我一起上小学一年级。小时候两个人都一起画画,到了高中阶段,两个人的爱好就拉开了,他阅读的速度比较快,他看了大量文学书籍,尤其是古文钻得很深,而我就越来越喜欢画画了。他后来研究哲学,又转向对佛经的研究,他的字写得挺好。小时候我们两个人喜欢待在家里,外面小朋友约我出去玩,因为哥哥一个人在家里,我玩一会儿就会回家去陪他。
 
 
扬,布面油画,170×125cm,1988,图片由庞茂琨工作室提供,©️庞茂琨
 
 
庞茂琨:小时候我胆子很小,又有陪护哥哥的责任感,所以很少出门。在考前几个月时我才知道川美,而且还有附中。我家住在大渡口区,翻过山就是川美。后来我在附中那一批同学有罗发辉、杨述、翁凯旋、张杰、肖红、刘宇、李强等等,到了川美本科就是81级,下一级是曾浩、周宗凯、李青稞他们。报考本科那一年,自己还是胆小,不敢去外地闯荡,我的很多同学考中工、浙美(那一年央美没有招收油画专业)。当时要拿自己的原画去报名,我也想试试,就去报考中工,结果初选没过,有借我的画去报名的同学却拿到复试通知,不过最后也没考上。
 
邱敏:您进入川美,77、78级那一批油画系的学长们,比如何多苓、程丛林、高小华等人对您有什么影响?
 
庞茂琨:我们在附中时受他们影响太大了。我考附中那年不考色彩,只考创作和素描。那时我对色彩没有什么概念,色调也不清楚,用水粉临摹国画、工笔,色彩不知道怎么画,最初暗部加点黑,亮部加点白,进入附中之后,才慢慢调整过来。我们基本上都是在模仿他们,当时学生很少,吃饭也在同一个食堂。我记得何多苓画的那些肖像课堂作业,被同学拎到食堂,大家围得水泄不通,我们都挤不进去。王亥拿着画又换一个地方,大家又簇拥过去。我们班上有一个同学叫陈新贵,他和何多苓很熟,经常把何多苓画的素描、电影记忆画拿到他的寝室贴一段时间,着实让我们好好的“挖油”一番。我班上的杨述、刘宇等同学都是家属子弟,像当时的马一平老师,我们看到都发抖,而他们跟马老师都很随意,称兄道弟的。
 
 
火把节,布面油画,116×91cm,1992,图片由庞茂琨工作室提供,©️庞茂琨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