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杨宏伟:技术、问题、概念——建立自己的工作方法

时间:2022年03月11日 作者: 来源: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
 
《日蚀之七》 彩色木口木刻 2008年
 
 
 
《日蚀系列》是从表现性转向了写实性的研究。它的难度在于语言与技术间的舒适度的处理以及形的结实把握。作品中的灰色部分有像“指纹”一样细腻的刀痕,呈现了一种轻松的刀触效果和精致的造型。
 
 
《圣人系列》 2008 年
 
 
 
2008年的《圣人系列》是在木面木刻大的黑白呈现之外,寻找一种纠结感、神秘感和存在于浅色与深色间内部的微妙关系的可能。它产生了一种叙事性。画面中突然出现的圆点、打破秩序的线条,以及黑中含蓄的点,成为引发后续创作的关键。在这一阶段,技术问题推动了作品的发展。
 
 
 讲座现场
 
 
 
二、问题
 
 
1.如何突破困境
 
 
当在版画、木刻方面做了许多试验后,我仿佛被挤到了一个墙角,怎么突破困境已经不再是技术范围的问题。渐渐我发现弱化理性,打破被训练的痕迹,寻找放松与失控的状态成为了具体的解决方案。先前学习中国画的积累在这一阶段和木刻产生了某种关联;同时,大尺幅的创作导致了工作方法从平面到立面的转变,刻的动作、观看的方法改变,以及刻掉的木屑在地面上的自然堆积。这些改变都会为你提供新的思考和关注点,甚至成为下一个问题的起点或是对当下作品的再解读。
 
 
 
《荒野》 2008年
 
 
 
《天一生水》 2009年
 
 
 
 
 
2009年创作的《天一生水》是一个新的突破。关于创作经历,我在创作前期是处于充满了欲望和念头的混沌状态,直到看见无锡的太湖,微风吹过水面产生的波纹对其产生了触动,就像心寻到了一种归属感。以此开始了有关水的题材表达,而先前的作品中的“点”成为了语言表现的方式。在刻制过程中不断重复的刻木板铛-铛-铛的声音,“简单的动作”所带来的仪式感,以及高度集中的专注力使我感受到一种安静和舒畅,就像对某种药物一样会让人上瘾,又仿佛有一种治愈的功能。
 
这一阶段的创作在‘一念’放空的状态下,产生了一种由冥想状态所产生的一种超越的生长,它区别于前期的从物到物的逻辑。在刻制这件作品时你的视线看不到木板边缘,你是被画面完全包裹着的,你会产生许多的怀疑。在这种情况下,你仍被抓住的东西正是源于作品本身的一股巨大的张力,这种力量不断的推着你向前行进。这件作品的完成,从作品的体量方面给了我对于大尺幅创作的心理经验,促使接下来的创作都是以几年为一周期。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