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身体还重要吗?全球四场有关身体的展览开启探索

时间:2022年08月05日 作者:申舶良 来源:艺术新闻中文版

 

在今天,身体还重要吗?在1945年出版的《知觉现象学》(Phénoménologie de la perception)中,法国哲学家梅洛-庞蒂(Maurice Merleau-Ponty)认为身体为我们提供了面向世界的开口、存在于世的载体,以及与世界沟通的手段。然而近年来,随着我们与世界的大部分交流都转入屏幕背后的虚拟空间,身体的在场变得愈发无足轻重。同时弥漫的精神焦虑将追求一个形貌完美且与心灵协调的身体视作解决之道,在眼下五花八门的健身、整形、疗愈、灵修风潮的笼罩之下,身体不时会被当作精神的功能性附属。

全球疫情的爆发使身体的健康状况重新成为关注的焦点,防疫技术和政策对身体实行史无前例的干预与控制,却又将身体化约为空洞的数据、信息和指标。身体亦是长久困扰我们的性别、种族等社会问题的生理根源,不久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保护女性堕胎权利的裁定,或将使女性对自己身体的支配权倒退回半个世纪前的保守年代。近期上映的大卫·柯南伯格(David Cronenberg)新片《未来罪行》(Crimes of the Future)则将未来的身体想象为通过手术公开表演快感的现场,更涉及对器官移植、人体改造、基因工程等科技手段使人类身体进化到打破“人之为人”的传统界限的恐惧。面对身体时而消隐、时而萦绕的当代处境,全球正在发生的四场展览为我们打开错综多元的探索路径。
 
作为沟通媒介的身体
 
北京美凯龙艺术中心的美国华裔艺术家张怡(Patty Chang)个展“我们都是母亲”和中国青年艺术家童文敏个展“从南到北”(展至10月10日)聚焦于两位来自不同文化背景和代际的女性艺术家的行为影像作品,身体在其中既是创作的媒介,又是与他者、与自然联结和沟通的媒介。
 
 
张怡,《蜜瓜(不知所措)》,1998年,单频影像(彩色,有声),3分47秒
 
 
策展人富源对《艺术新闻/中文版》称,“我们都是母亲”试图对张怡从早期至最近的作品进行一次小型串联呈现,血亲关系(kinship)是其中的关键维度,“这其中有美国华裔非常传统的一面,张怡却总能以令人震惊的方式将其表达出来。”在早期作品《蜜瓜(不知所措)》(1998)中,张怡用头顶平衡着来自死于乳腺癌的姑姑的盘子,一边讲述有关姑姑的童年回忆,一边锯开自己用蜜瓜替代的左乳,不断用勺子剜食其中的果肉,形成一种体感相连的追忆仪式。双频影像《在爱里》(2001)则通过艺术家与父母的深吻僭越传统观念的亲密界限,影像的倒放使泪水逆流回眼眶,并在咀嚼之后吐出一颗完好的洋葱,有如血脉叠裹的幼体。
 
 
张怡,《在爱里》,2001年,双频影像(彩色,无声),3分28秒
 
 
 
张怡亦将血肉的联结扩展至血亲以外的他者乃至其他物种。在《无题(鳗鱼)》(2001)中,衬衣内剧烈蠕动的鳗鱼造成刑虐与快感的交融,也暗含跨物种生育的想象。展览同名新作《我们都是母亲》(2022)始于一次观看科学家解剖鼠海豚尸体的线上会议,在动物胃中发现的母乳触发了张怡的思绪:“它的母亲是不是在它被渔网缠住时给它哺乳,为的是让它在最后的时刻消除惊恐,平静下来?”张怡思考自己身为母亲在相似场景下会有的反应,亦联想起汉传佛教中每个人因被哺以母乳而对母亲欠下只能在来世偿还的“奶债”,同时援引文化理论家阿斯特利达·奈伊玛尼斯(Astrida Neimanis)在《水体:后人类女性主义现象学》(Bodies of Water: Posthuman Feminist Phenomenology, 2017)中探讨有毒物质如何经由水体、动物、食物到人类母乳的传递而进入后代的身体。由此,具有镇静作用的母乳使我们在不觉间与自然众生连为一体,亦使毒素或创伤通过身体代代传递。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