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何佳霖:色中情

时间:2022年08月05日 作者: 来源:阿特网

 


场  2020-2022  布面丙烯  80x60cm

 
 
我借女诗人胡茗茗的诗句:“心有繁花为你开”。心里有爱才有朵朵繁花,才会对这个世界不离不弃。诗人要表达,不止于文字,还有颜色、图腾与情绪。何佳霖首先是诗人。诗人的画与其他专业画家有怎样的区别?也许画家更注重于“画”,李可染的万山红遍,那样的气势就有一种铺天盖地的感动。梵高的向日葵颓废到高贵。那是画家的高超技艺,也是画家人格命运的写照。而诗人呢?她把诗的灵气融入在其中,画面就有了更高的意境。诗情与画意。如果缺少了诗的情份,画的结构再合理,技巧再娴熟,那么这幅画也仅仅是现实的复制品。显然诗意是多么重要,那才是一幅画的亮点。
 
 
修眼耳鼻舌身意  2020-2022  布面丙烯  80x60cm
 
 
《色中情》系列是我2020年到2022年的部分作品。我选择了生态与人性作为创作题材。那么生态给我怎样的灵感,我怎样去捕捉并记录下来成为一幅画,一切都很自然,不是刻意去画什么。比如《蜗牛的梦》表达卑微的生命也有灵性,即使生存很难,时刻都有安全问题,比如经常在路上被人踩伤,踩死,这是常见的。出于对生命的尊重与悲悯,我总会看到它们可爱的一面,我认为一切生灵都渴望闪光或被关爱。画一只蜗牛,我用了橘黄橙色,感觉有点卡通的味道,它的脚是一朵行走的花。以黑夜暗色做衬托,一只蜗牛即华丽又悠然地显现在大家的眼前。一般人认为我在用色上比较大胆,常常会用一些别人想不到的,也不敢这么用的,我却乐于尝试。当然我开始的时候也不确定这样的颜色会恰如其分,但每次完成都觉得自己是对的。至少我会觉得蜗牛会喜欢一个诗人画家帮它实现了它绚丽的梦。
 
 
蜗牛  2020-2022  布面丙烯  60x80cm
 
 
寡妇的菜园  2020-2022  布面丙烯  80x60cm
 
 
《寡妇的菜园》首先是名字就很有想象力,我画被虫吃过的菜叶,残破的有齿痕的特别有画面感,我把它当作艺术品一样欣赏,端详,也常常和菜叶上的虫子对话。说它们既然吃光了我的菜,就要长出满园的蝴蝶在我的院子里飞来飞去。同样,一群鸟儿来了,明知道它们会把菜园的菜吃掉,我却不敢惊扰它们,等它们飞走了,自己才会对着鸟儿留下的杰作进行一番赞叹与探究。不但不骂它们,还感谢它们留下的珍贵礼物。这也是我对大自然的敬畏与一点奉献之心。诗人画家的这颗心必须要平和且保童趣,才会看到平常与不平常之处。至于为什么会为它起名《寡妇的菜园》那是我曾经写过的一首诗的题目。
 
 
岩洞里的小花  2020-2022  布面丙烯  50×60cm
 
 
《岩洞里的小花》我表达的是阳光的无私,换句话说是上帝的爱无所不在。即使偏远的角落,仍把光一把一把的洒进来。让无名的小花成为主角。而画中呈现光的亮丽正是我要表达的主题。每一道光都充满情感。
 
 
不破不立  2020-2022  布面丙烯  80x60cm
 
 
《性命》一幅,探索生命源头与爱的本质。当你越接近源头,我们越平静。往往强大的冲击力却能让观者越发冷静。尤其触碰你灵魂深处的时候。这是关乎个人生命的认知与灵魂拷问。性与命的课题我们知道多少,我们误读多少,我们应该保持怎样的态度,这是值得探讨的,尤其不带任何有色眼光的探讨。我们好奇,渴望,焦虑,却步,羞愧等等。假如我们像研究一只蝴蝶或一朵花一样的心态,我们是否更接近自然与科学的本质。此画作曾经得到诗人画家潇潇、海男、林雪、施施然、安琪等高度评价与关注。
 
 
虛妄  2020-2022  布面丙烯  80x60cm
 
 
在创作上,我抱着平等而不加以评判的态度去表达去发挥。一切都那么简单,自然,美妙。我认为在驾驭色彩的能力上,我主张万物和谐,更多保持粗粝部分,也懂得一物降一物的惊奇效果。我更希望在未来的艺术道路上越走越自信。感谢大家对我的包容与鼓励。
 
何佳霖
2022年7月于香港新界
 
 
黄金海岸  2020-2022  布面丙烯  80x60cm
 
 
 
“蝉蜕”
 
 
 
它自我蜕变,像风推着云影前行
 
一种痛被荧光环绕,它口中有珍珠深藏不露
 
有人看见了,说的都是皮毛
 
它隔离所有赞美的词汇与无关的描述
 
踏踏实实地看着自己出生
 
飞去哪里,它说了算。
 
 
 
 
柳暗花明  2020-2022  布面丙烯  100x80cm
 
 
 
“雨来了”
 
 
 
是一个礼物从天而降
 
他们都躲了,他们都归去,他们片叶不沾身
 
我冲出去,先是昂起头,仰望这只冲过枪林弹雨的燕
 
我第一次以双臂连接天空
 
雨越来越大,我变成水人
 
越来越低。
 
 
 
 
时间的声音  2020-2022  布面丙烯  80x60cm
 
 

''你必须张开双臂站在雨中''
 
 
 
看一只燕穿过稠密的雨,你必须张开双臂站在雨中
 
以湿漉漉的面孔与它对视
 
不是任何灵魂都配得上如此一番对视
 
雨想来就来,它不叫喊:我属于真理,属于圣洁,属于一切的不同
 
它穿过枝头的枯萎或树声沙沙生生息息都那么平常
 
它跌落低洼自我照见生命的虚空
 
也许我们过多演绎一场雨,却忽略一只无名的卵生
 
从万分之一的机会逃出深渊
 
才使一场雨水到来,它必以清澈的掌声为它洗礼。
 
 
 
自在  2020-2022  布面丙烯  80x60cm
 
 
 
“观者”
 
 
 
一片落叶飘零的过程即是一首诗旋转的一生
 
雨不停地下这是属于神的时间我们是局外人
 
上半部以诗描述
 
下半部才是人生
 
一群蚂蚁躲在蓬松的落叶堆,另一群,从白磁砖的外墙开始入住
 
牠们是贫富悬殊的数据
 
一群奋起直追,另一群急速坍塌
 
树已千疮百孔
 
蜗居命运的人仍在等待
 
风吹过落叶堆,空气仍有余香,苍生仍有余粮。
 
 
 
 
何佳霖
 
诗人画家。现居香港。香港女作家协会主席;《香江文坛》《女也》杂志总编等。
 
《色中情》是诗人何佳霖对生命的另一种表达。相比较纷繁的世界,她更倾向人性与生态的关注。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