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
首席媒体
搜艺
阿特新闻
北京20艺术区联合反拆迁交流行动在上演
时间:2011.07.14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喻盈

  戏剧性的事件集中发生在2010年2月22日这一天。

  时值正月初八,按照中国传统,“年”还没过完,谁料想凌晨两点创意正阳艺术区却忽然涌入上百名头戴口罩、手挥砍刀木棒的暴徒,大型铲车三台同时驶进,意图强拆。正在创意正阳守夜的艺术家遭到暴徒围殴,而在相隔不远的008艺术区值班的吴玉仁、刘懿等艺术家闻讯赶来支援,被打成重伤。刘懿头部大量出血,头骨露出;吴玉仁全身多处软组织被重创;创意正阳艺术区的日本艺术家岩间贤头部颅骨受伤;此外还有五人轻伤。这样的暴力拆迁手段,引爆了艺术家们情绪的极限。从医院回到008艺术区,吴玉仁便提议游行。很多人表示反对,因为担心一旦游行,性质就会由经济维权转变为政治事件。008艺术区维权委员会的五代表之一枫翎说:“去很危险,不但钱拿不回来人也可能搭进去。”吴玉仁和刘懿随即出门参加另一个艺术区的活动。游行的计划被搁置。

  2月22日一大早,北京市朝阳区和朝阳公安分局有关领导来到创意正阳艺术区了解情况,在刚刚经历恐怖夜袭的艺术家以及摄影机镜头面前,做出承诺从快从严处理事端,朝阳公安分局有关领导表示:“昨天夜里闹事的人一个也跑不了,打人者要负刑事责任,组织者也要负刑事责任,请你们相信我。”

  创意正阳的艺术家们得到政府官员的表态后,愤慨渐渐平息。但没有在现场目睹官方态度、同时又受伤最严重的008艺术家吴玉仁、刘懿此时仍悲愤难平。据新华社报道,2月22日下午3点,吴玉仁推着轮椅上的刘懿,与10多位愤怒的艺术家高举维权标语,从建国门出发,沿长安街步行向西,抗议拆迁暴行。另一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家一直在现场拍摄,并通过twitter将消息即时传播至网络,瞬间这场只持续了几分钟的游行便被全世界所知晓。

  “上街事件”引发新华社等国内外媒体广泛关注,同时也在维权艺术家内部激起轩然大波。

  2月25日,“暖冬”核心成员喻高以个人名义在博客上发文,炮轰某位“鼓动”大家上街游行的艺术界“大腕”,称其“太有政治头脑了,窜得比狗还快”。喻高写道:“这件事一旦升级,性质变了,很多人要为你当炮灰,所有艺术家的赔偿都拿不到。你不经过正阳任何艺术家的允许就去游行,媒体会认为你是神,你代表大家维权。你是在出卖那些比你小二三十岁的艺术家,你对得起他们对你的尊敬吗?”

  喻高这篇博客,迅速引发网络“大水”。有人认同其观点、赞其挑战艺术圈权威的勇气;也有人骂她“奴性”,只看重拆迁赔款能否到手;更多是无谓的谩骂,逼其为自己的言论道歉。

  人们没有料到,有关部门却从喻高这篇文字中看出了另外的端倪。在后来的接洽中,政府方面的工作人员向喻高和肖歌表示:“暖冬”计划初期,他们不明白艺术家的诉求到底是什么,是要求拆迁补偿,还是要搞社会运动;通过喻高的文章,政府才看清原来这场维权里头也有两派人,有一派是维持基本维权,希望平息眼下的问题,另一派则希望借这场火来烧更大的火。

  紧接着,政府迅速介入,解决了创意正阳、008两个艺术区的拆迁赔偿问题。3月8日,创意正阳的艺术家们拿到了赔偿款,3月15日,008的赔偿款也一次性打到了五个维权代表的公共账户上。

  在喻高看来,坚持了100多天的维权行动总算得到正面的结果,是“暖冬”集结下众人坚守、发动舆论的结果,也是政府在看清艺术家诉求之后团结“基本维权”艺术家的表态。而在另一些人看来,则是“上街事件”发挥了举足轻重的效用,如果没有此一极端的转折点,“暖冬”的结局或许会不尽相同。

  701万的民主

  拆迁补偿款下发之后,“暖冬”计划几乎是无声无息地结束了。

  它的“胜利”毋庸置疑—不仅是创意正阳与008两个艺术区经过斗争拿到了赔款,其他已经拆迁或即将拆迁的艺术区开发商都主动找到艺术家们解决拆迁遗留问题,断水断电驱逐艺术家的情况没有再出现。但“胜利”之后的故事依然耐人寻味。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两个艺术区的补偿款发放程序并不相同,尽管它们同属于朝阳区金盏乡的管辖。创意正阳的艺术家们是拿着自己当初与开发商签订的合同,依据各自的承租面积,分别到乡里谈补款金额,皆大欢喜;008艺术区的所有补偿款却被统一打到了艺术区维权小组五个代表的公共账号上,由代表们再次分配。

  代表们并未如数发放这笔钱,而是从这701万的拆迁补偿中,抽出了奖金、感谢金、社会福利金、安家费等等几笔他们认为应该作为公共支出的费用。奖金用于奖励本艺术区在维权行动中表现活跃的“积极分子”,感谢金则送给曾经支援008维权的艺术圈人士,社会福利金5万元,代表们准备捐给慈善机构“回馈社会”,安家费则是他们担心有关部门会“秋后算账”惩处维权活动中的领袖、预先留下这笔钱应急。

  这样分配的结果,激起了008艺术区23家“被代表”者的强烈不满。他们甚至将吴玉仁、刘懿、枫翎、王维刚、安波五代表告上法庭,认为代表们“独断专行、巧立名目、非法侵占他人财物”。008艺术家刘玮称这场诉讼为“二次维权”。

  008艺术家李枪追问:“你们的分配民主吗?征求了大家的意见了吗?”刘玮则质疑所谓五万元的“社会福利金”:“人人都有爱心,但你们凭什么拿别人的钱去做福利?”

  “感谢金”同样备受争议。声援过008维权的艺术家很多,但008五代表只为他们认同的人准备了感谢金,其余人则忽略不计。比如在“暖冬”组委会的成员里,他们只给肖歌送去3000元,却并没有以任何形式对张玮、喻高、张小涛表示感谢。肖歌在面对郑阔镜头时说:“钱拿到以后,我觉得是侮辱我……我不需要你用钱感谢,写封表扬信我就很高兴了。你就给我一个人,弄得暖冬整个团队也不高兴……我说我不能收这钱,如果一定要拿,我捐给暖冬计划。”后来肖歌才知道,原来“感谢金”的金额也分三六九等,008代表们送给栗宪庭(微博)、刘小东等“大腕”的感谢金额是2万元,“我认为他这件事情是做得非常愚蠢的。暖冬是出于正义感。刘小东、栗老师等很多大腕艺术家不愿意跟小艺术家一起做展览,但面对正义的时候我们不分高低,我们在人性上是平等的。本来讲平等的活动,你在送钱上又搞等级制度,而且这些钱是008的赔款,不是你自己的赔款拿去送。难怪有人议论这是在拿公款拉拢关系。”

  刘玮提供给时代周报记者一份补偿分配明细表,对比了“政府协议补偿”与“代表独断分配”的不同金额,按照这份表格的显示情况,五位代表在这场“再次分配”中都分得了比原定拆迁补偿更多的款项,其中吴玉仁多得补偿7万余元,五位代表共多得23万余元。而008最大的承租户“北兰亭”一家,就比政府协议补偿金额少分得了近36万元。

  如今008的“二次维权”诉讼还未结束。曾经热闹一时的创意正阳与008艺术区,则只剩下荒烟蔓草与遍地砖瓦。

  有一直关注此事的某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在集权与市场面前,每个人都很尴尬。这个时代,没有英雄。”

编辑:阿特
上一页12下一页
 
我要说两句 >>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 >>
相关新闻
· 艺术家为北京解决雾霾难题:除霾塔1天净化...· 2014苏富比(北京)秋拍战报:青年艺术...
· 798物业人员被二房东伙同黑社会殴打住院...· 盲人雕塑家耿加勇个人作品世界巡展今日亮相北京
· 一座“朝阳新城”灭掉20个艺术园区?· 艺术区的聚散:迁徙中的艺术家
· 一个展览引发的争议——黄桷坪艺术区“黄”了吗· 全球收藏界顶级盛会 华彬全球收藏家论坛首来京
· 中国美院对面,要造艺术街区· Olá Beijing! 澳门当代艺术在...
 
· 2014第17届北京艺术...
· “青春盛绘 江海情”江苏...
· “梳理”重启中国当代艺术
· 中国当代艺术视奸论的批判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毕加索鉴定权之争:我们只...
· 河北“元宝塔”入选丑陋建...
· 广州男女裸体雕塑创作者回...
· 作家马识途王火获“东方文...



视频专区 >>
· “翰墨乡情”姜耀南水墨作品展
· 感知新异--张卫作品展开幕
· 返观与重奏
· 鸣凿鹫峰-丁力艺术展开幕式
· "万物察"—魏立刚回顾展...
· 新星星艺术节开幕式
· “拓之--蒋焕新作展”开...
· 徐浡君2015画展 金康...
· 视频: 拓之 Touch...
· 苏州有线电视台汪京元画展视频
艺术专题 >>
· 2014第17届北京艺术...
· “青春盛绘 江海情”江苏...
· “梳理”重启中国当代艺术
· 中国当代艺术视奸论的批判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人文特...
· 河北“元宝塔”入选丑陋建...
· 广州男女裸体雕塑创作者回...
· 作家马识途王火获“东方文...
· 为什么写实主义在中国还能...
· 詹皓:蓬皮杜带来的是什么
· 刘小东:绘画背后的研究与...
· 艺术圈怪事:以艺术之名创新
· 白立方画廊三月举办加里休...
· 率先吹响85美术新潮号角的人
合作媒体 >>  
· 缪斯艺术
· 艺术数据网
· 新浪文化
· 东方美术网
· 库艺术
· 世界艺术
· 搜狐文化
· 中国宋庄网
· 大稿国际艺术区
· 国际在线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投稿热线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010-5128 2297   主编邮箱 art@ccartd.com   编辑邮箱 info@ccartd.com   编辑QQ 729738158
京ICP证 13004709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15419 号
Copyright 2008-2012  阿特传媒(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