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曹喜蛙:互联网哲学与当代艺术的起哄美学

时间:2017年04月06日 作者:曹喜蛙 来源:私属艺术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终端几乎覆盖每个人的手机,加上卫星传感技术、数字脚印技术所带来的大数据,某种程度上真正实现了所谓人类的数字地球的发展,所谓的地球村已经不是概念了,而成了脱离不开的现实。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喜剧还是悲剧?
 
苍鑫2016年清明节行为艺术  摄召现场
 
   我本人曾是互联网时代的欢呼者,但我今天则是一个悲观者。作为互联网时代的欢呼者,我最早发现互联网的起哄哲学,如果顺着起哄哲学的世界观、方法论及价值观,我们这个世界将会变得越来越美好,因为我痛恨的那些权威主义、极权主义者将会被迫接受起哄者的对视和抗衡,相对权威主义及极权主义所统治的现实世界,起哄者将会有更多的机会分庭抗礼,有可能在地球上开辟一个相对和平、安宁、自由的虚拟世界。而现实并没有我憧憬的那样美好,如今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同样闯进来类似黑帮的极权统治者,他们以保护网民的名义全面接管了网民的虚拟世界,悲剧由此诞生……

   事实是互联网虚拟世界已经从一块现实的无主飞地,很快演变为现实世界的负地或辅地,这块曾经流着奶和蜜的虚拟世界如今已然是刀光剑影、遍地狼烟,一切有如美国电影《黑客帝国》《盗梦空间》所呈现那样,这世界没有一块净土,即使在虚拟空间,在原本净土一样清澈自由的互联网虚拟伊甸园,起哄者与权威主义、极权主义至关自由的斗争已然是不可避免了。
革命,曾经是现实世界一个流行的词,也是很多人向往和崇尚的一种英雄气概,但是现实世界的人历经经年累月的革命后发现,每一次革命成功之后迎来的依然是一个极权的统治,也许这是人性的使然。人作为动物性的人始终都在血脉里携带着一个充满远古、神秘、兽性、自私、劣根的一个基因密码魔盒,刚刚还信誓旦旦的革命者会在某个梦醒时分突然就会打开那基因密码魔盒,突然在心灵世界释放出一个个荒谬绝伦、无比邪恶、无所禁忌的魔兽,而且一开始你很难发现那善于伪装的魔兽,多数发现的时候都已养疽为患、救治晚矣,一再令人深恶痛绝,在遏制这些人类自身腐肉所豢养的魔兽每次都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总是得不偿失,为此面对那些魔兽很多时候人们都硬可忍受也懒得揭竿而起再度革命。

   人生来是有原罪的,这是宗教所宣扬的一种宿命,实际上也是对那种基因密码魔盒存在的揭示。但是人性的善良或短视,常常会忽略那些英雄伟人依然还是人,身上依然有原罪,依然携带着一个基因密码魔盒。而如今,随着人类营造的互联网世界的扩建,那个基因密码魔盒也在互联网世界被打开了,尽管一开始那些魔兽被起哄者所赶走,但如今那些魔兽又卷土重来,因为每次那些魔兽都是以一个革命者的面目出现的,所以欺骗性极其防不胜防。

   互联网是科学哲学的产物,科学哲学就是起哄哲学,也就是说在科学哲学的世界观里永远有权威者也永远有起哄者,起哄者永远在给权威者纠偏,甚至有时完全代替权威者,不管是权威者还是起哄者都知信仰秉执可无数重复验证的实验知识,他们之间的博弈都在实验室里,永远是最小风险的科学实验追求最大的真理传播创世纪,较少有现实世界的那样的血雨腥风。

   在现代主义背景下诞生的当代艺术同样秉承着科学哲学的起哄性,或者说张扬的就是对权威主义、极权主义的起哄美学,不管其早期的先锋性、实验性抑或后期更加根本、本质、观念的批判性,渲染的就是起哄哲学及起哄美学所倡导的起哄世界观、起哄方法论及起哄美学价值评判标准。在西方成熟的当代艺术史里,每一个当代艺术大家出现的时候,一开始都不能为权威和大众接受,总觉得他们就是在瞎起哄,不管是塞尚的现代艺术理论和实践,还是杜尚的小便池倡导的现成品艺术,还是博伊斯的一切都是艺术的观念,更多的如安迪middot;沃霍尔、波拉克、村上隆等等,总觉得他们揪住的问题或表现的方法或偏执的思想不对路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被他们思想性的深刻所震撼。

   当代艺术到中国,是带着现代主义最美丽最迷幻的面具出现的,尽管那个年代在西方早就有关于现代主义种种的负面影响被学术界、艺术界所诟病,但因为我们几十年的锁国封闭,依然只能看到现代主义美丽、光鲜、便捷、简捷的一面,对现代主义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如环境问题、生态问题、边缘问题、贫富悬殊问题等等充满了过度自信的无视,加上中国封建文化本身所固有的极权问题,看似中国在现代主义的巅峰、在现代主义所倡导的全球化的互联网发展的阶段分得一杯羹,但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所面对的现代主义最复杂的世界更加令人头疼。

   当代艺术一诞生就怀揣着起哄哲学、起哄美学,天生就是权威主义、极权主义的克星,一贯倡导不着边际的探索,一贯专注精确的纠偏或批判,面对全球最复杂的全球化时代所豢养的现代极权主义的庞然怪物,中国当代艺术家们有义务,有责任,有使命,去面对这一号称全球最伟大、最有抱负的伟大帝国缔造者们所打开的基因密码魔盒所释放的不可一世的魔兽。也许,这不过一款网络游戏,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不妨大胆的玩玩,不妨大胆的去起哄一下,也许所谓的超级帝国巨型魔兽不过是一纸风行虚拟世界的纸老虎,大家去闯关吧。
 
文/曹喜蛙
曹喜蛙,艺术评论家、诗人、互联网哲学家,曾任多家媒体总编、主编,着有《赢在互联网》《和明星去旅行》等专着。曾获全国哲理诗大赛一等奖、中国大学生最喜欢的旅游图书奖、雅昌艺术网年度最佳艺评人等。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