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艺术圈里那些捣蛋的艺术家

时间:2017年08月11日 作者:林明杰 来源:新民晚报

成为新闻的“葛宇路
 
   有些艺术家在别人的眼里可能就是一个捣蛋鬼。譬如最近艺术圈新闻人物、央美毕业生葛宇路,他发现一条没有被命名的路,于是“恶作剧”地把自己名字制作成路牌,像模像样地安置在那里,谁都没有发现这是假的路牌,连导航地图上也有了“葛宇路”。

   对此事件从不同角度和层面来理解的人发生了激烈争论,我没太在意这些争论。而是觉得央美能培养出这么个“捣蛋”的学生,还是件挺值得议议的事。至于对该生在另外一件事上不雅的捣蛋,学校给予的处分,也可谓宽严得当。
艺术圈里真正会“捣蛋”的艺术家并不多。别看当代艺术领域里不少人在闹腾,大多是瞎捣蛋,缺乏智慧,缺乏个性,也缺乏与社会的合作性和互动能力。要能做到像“葛宇路”那样,并不是太容易的。首先,面对一条没有被命名的路,大多数人都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而他发现了问题。不仅发现了问题,他还以一个行为艺术家的思维角度想到了自己可以干点什么有意思的事。想到了还不算,世界上多的是“想到”的人,少的是想到了还能去做到的人,他竟然能有办法去把路牌制作出来并安排施工安装在马路两头。这就是操作能力。

   操作能力在当代艺术领域是相当重要的,譬如蔡国强、徐冰、黄永砅等都是具有操作落实能力的人,他要能管理一支团队,要懂得制作加工,懂得与社会各方面合作。

   如大名鼎鼎大地艺术代表艺术家克里斯托夫妇也是对“捣蛋鬼”,到世界各地去把人家的重要人文景观或自然景观包裹起来,非但惊世骇俗,还要具有非凡的沟通能力。其制作经费极为高昂,而且这对夫妇为了艺术的纯粹性,还拒绝命名赞助,可见其赚钱能力也是非凡的。

   很多人以为艺术家只要一个人自己画出了像莫奈、梵高那样的画来就行了。这种认识虽然没有错,但不全面。以团队合作来创作艺术,不是当代艺术的新发明,早在文艺复兴时期,米开朗基罗等就这么干了,没有团队是不可能做出如此大规模、大体量的传世之作的。到了今天,如装置艺术,你至少要懂得如何与加工厂合作;新媒体艺术,你还要懂得高新科技,并与相关科研、制作机构合作。

   艺术家是多种多样的,“捣蛋鬼”是其中之一。从某种角度来看,刘海粟就是个“捣蛋鬼”,他16岁就出来开办学校,自己没有出国学习过西洋画,却教起别人油画来,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现代美术学院。看不惯他的人譬如徐悲鸿骂他“野鸡学校”,也难怪。但刘海粟的“捣蛋”开创出了中国美术史的一个崭新的篇章,这就不是一般捣蛋可以侥幸做到的了。真正的艺术“捣蛋”,要审时度势,要引领时代,既要突破桎梏又要善于合作……这非常考验一个艺术家能力。
至于葛宇路的“葛宇路”路牌,虽然被拆了,但这个行为,某种程度促进了人们对社会盲点的关注,并可能引发对类似情况的更广泛影响。至于“捣蛋”的葛宇路今后会“捣蛋”到怎样的级别,现在论断为时尚早,但愿他善用自己的才智和能力。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