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艾未未:先锋性和实验性一个都没有

时间:2017年09月21日 作者: 来源:艺术与财富
艾未未
 
    先锋性和实验性、边缘性经常被一些人当成一种招牌,其实所谓“先锋性、实验性”是在谈个人的文化观点跟这个时期的前沿的思考有关,和正在发生的新的可能性有关。在多数的艺术家里面,不具备这个能力,大多其实只是更加时尚的、更加风潮的,更加和市场的、商业的有关,当然我并不是说“商业”不好。
  
    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安迪·沃霍就提出商业艺术的可能。他这种提出实际上在当时是具有先锋性、实验性的。但在今天的中国,商业艺术有它的规律和矛盾,今天的艺术作品在多大程度上还和“先锋性实验性”特征有关吗?如果是和这种特征有关,那么是重新定义了这个时期的状态,那么就具有先锋性和实验性——整个过程就在于“重新定义”。要不然我们要文化干吗?生活反正是一天又一天地过。
 
 
艾未未
 
   文化是通过一种有意识的觉醒,使人能够重新地定义自己的状态。按照这个判断标准,中国当代还具有先锋性实验性的艺术家是很少的。
  
   因为具有这种“要求”可能是件不愉快的事情,还在坚持先锋性和实验性的艺术家,可能会因此而处于一种烦恼之中,处于一种不被理解的过程之中——最早趟路的人总没有后来走这条路的人舒服,总得一脚深一脚浅,弄不好就会摔一跤。
  
   当代艺术这一块在中国,全部参与的人加起来,其中能够知根知底把这个事情说的清楚的人,不会超过一千个人,在这些人里能够靠艺术职业化生存的人可能不超过一百个人,这一百个人里能够不依靠所谓的“西方”“外界”在中国能够生存的可能不超过十个人,这十个人里能够把自己的事讲清楚的可能一个也没有。这就是现状。当然这其中不包括那些比如黄永砯、蔡国强他们,他们的成功基本上算是在西方的成功,他们属于西方艺术家。
  
   但是他们和画中国画的外国人还是有区别的,他们对中国多少是了解的,对这个社会是了解的,他们具有双重营养。但是他们的成功和认同,和他们的价值可以体现是在西方框架里,“他”之所以成为“他”是因为他的成功,他成功这部分的价值体现在中国是完成不了的,所以我们称之为西方艺术体系下的艺术家,出口转内销的。
  
   中国的当代艺术曾经被忽视过,直到中国开始打国际牌的时候,人们开始认为当代艺术是国际文化交流的一部分,不管是一个社会所做的创新,还是文化创意一个基础性的东西,现在是比较开放了。同时艺术总是被时尚化、被年轻人们感兴趣,因为它和日常经验不一样,会提供一些与日常经验相左的感觉。但是当代艺术没有真正成为主流,甚至它没有真正具有实验性。所谓实验性和边缘性,是必须在和主流发生亲切的关系之后,它才能被称作是“实验性”和“边缘性”,否则,从未主流接触,又何谈边缘?它只是一个无序和无结构状态。
 
 
艾未未
 
   今天的中国当代艺术仍然是一个无序、无结构状态。中国的这些艺术是在国际市场是被炒得很厉害,每个人都在谈价钱的事情。每年大学都在招生,几万人在那里报名,认为艺术是个赚钱的途径。就好像全中国都在做菜,但是中餐并没有变成一个有控制、有标准的、很具有意识形态的一种菜,仍然是个没有规矩的东西。
  
    中国当代艺术目前没有很好的收藏阶层,也没有相应的评价体系。中国的艺术批评家当然是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人,那几个人本身水平就有限——这不是他们个人的问题,我觉得中国整个知识分子阶层在中国社会的变革过程中都是缺位的,理性的思考和批判的能力和形而上思考的能力和另类思考的价值观,都不存在。这个是很大的问题,是几十年来的思想控制造成的这一块的严重的萎缩,甚至灭绝。
  
    这个是要付出代价的,民族就是要付出代价。你的创造力,你的精神的强度,你的看问题的尖锐程度,你的思考的建设性都严重地受到挫伤。我今天说“社会需要创造力”,明天就能出来创造力了?这是不可能的,教育的失败也是一个原因,教育的风气那么差,教材那么差,我们从小到大就是在训练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就是踩着别人上去、获得一个好的生存环境。如果几代人都是这样,一个国家会怎样?是一个很糟糕的社会,没有一个价值体系,没有人说:“哦,不这样也可以,哦,那还有另外一种活法。”
 
 
艾未未
 
    天价走势,“谎言共同体”,假拍,这些艺术圈的“传言”都具有某种真实性,和确定性,在中国朝着任何一个方向去怀疑都是可能的,因为这个社会是个极端缺乏伦理道德、基本的标准、责任的社会,毫无疑问,从假药、假酒等等一切假的东西看,这是全面崩溃的一个社会,文化和以文化为幌子的都沾着整个社会的缺陷,是择不净的一件事。
  
    艺术界的现象,从大的方向看,是大文化的一个正常现象,艺术是其中的一小块,文化就呈现一种无价值、价值混乱、自我残害的状态。人类在否定了自己的文化价值的可能的时候,是一种自我残害,自我尊严、自我身份的一种残害。如果在这个意识上都没有的话,中国社会就是一种文化的自取其辱,中国的所有的做法,这几十年来,就是自取其辱。没有办法的,我们就是要付出代价。也许你可以把这些事情浪漫化,或者是说幻想化,但是弄到最后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它仅仅是一种难以自圆其说的简陋的爱国主义、国家主义。
  
    很多现在发生的事情是在中国具有独特性的,很大程度上又有时代的独特性,全球化,由于长期的封闭和之后的开放,造成的误解和盲目的冲动。
  
    当代艺术在中国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供养体系的。现在起哄架秧子的所谓的收藏家开始有了,多数是没有任何当代艺术文化的意识背景的。不是说不可以,当然可以,这也是一种文化,只是说相对而言薄弱,当然还有是为了经营和投机,商机很多。由于这些收藏家不具有展示和评价的功能,所以作品被收藏之后,就和社会没有关系了,作品像被扔在黑洞里了,不像国外的收藏家,可以把作品放到博物馆,博物馆要靠收藏家提供藏品,收藏家会把最好的作品主动地放到博物馆里。

    中国的收藏家影响不了博物馆,博物馆体制是国家的,不需要好的作品,中国的博物馆仍然在靠出租自己的面积来获得资源,这和一个进城的民工来靠出租自己的身体和时间来获得工资是没有差别的。在文化问题上这个国家是没有尊严可谈的。文化机构无法靠独立的资助来获得他的文化判断,只能靠出租场地,这是中国的事实,这个事实一天不改变,中国是没有文化尊严的。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