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微观与宏观”旅法艺术家王衍成绘画展将在意大利开幕

时间:2020年07月24日 作者: 来源:中国美术报网

 
展览海报

 

由意大利国家现代美术馆主办的旅法艺术家王衍成个人作品展——“微观与宏观”,将于2020年10月12日至2021年1月10日在意大利国家现代美术馆举办。

 
意大利国家现代美术馆
 
意大利国家现代美术馆是意大利唯一一座完全致力于现代和当代艺术的国家博物馆。从19世纪至今,馆内收藏了包括绘画、素描、雕塑和艺术装置在内的共20,000幅作品,包括意大利本土艺术家贾科莫•巴拉(Giacomo Balla)、翁贝托•博西奥尼(Umberto Boccioni)、阿尔贝托•伯里(Alberto Burri)、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乔治•基里科(Giorgio de Chirico)等艺术家作品。 除此之外,博物馆还收藏了外国艺术家包括布拉克(Braque)、卡尔德(Calder)、塞尚(Cézanne)、库尔贝(Courbet)、德加(Degas)、杜尚(Duchamp)、克里姆特(Klimt)、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梵高(Van Gogh)和赛•托姆布雷(Cy Twmobly )等名家的作品。
 
该美术馆至今已组织了多场展览,包括毕加索、蒙德里安、波洛克、阿尔贝托•伯里和皮耶罗•曼佐尼的展览,此次王衍成个展更是让人尤为期待。
 
 
 
评论文章
 
《色彩宇宙的起源》
 
克里斯蒂娜•阿契蒂尼
 
意大利艺术研究院院长、“微观与宏观”展览学术顾问
 
 
 
如果一个艺术家的工作室可以开口说话,它会讲述这位艺术家无穷无尽的故事:他的灵感、工作、实验、疑惑、痛苦和狂喜的时刻。如果在王衍成的工作室里,哪怕只有地板能说话,它也将印证这位画家出色的才华:一方面他朝着越来越巨幅的画布、越来越赏心悦目的方向前进——他不再需要画架,而是在地板上水平铺开他的绘画工作,以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为榜样;另一方面他在绘画实验中,让颜色落在画布上,再随着流动从边界溢出,在地板上留下随机的轮廓和生动的斑点。对已完工作品的研究表明,颜色的痕迹相互重叠,就像在古老的清真寺中,无数的地毯铺开,一块压着一块,形成一种分层,它的历史意义更胜于艺术价值。
 
如果有人问,地板也许可以告诉我们王衍成一步步地形成现在这种绘画手法的历程,根据中国评论家提出的概念,我们可以将其定义为 “消解个人”(彭锋,《意境与气韵——读王衍成的画》,发表于彭锋(策展)的《衍:王衍成艺术展》,中国美术馆,北京,2017年),这一概念来自于传统的修养,这种传统由来久矣,蕴含在多种文化领域之中。实际上,王衍成从十四岁开始就从事绘画工作,研习书法的珍贵技艺,并通过父亲的收藏来接近艺术。在王衍成的美学视野中,诞生于俄罗斯的现实主义已然过去,随之而去的还有集权政治坚定支持的自然主义的形象结构,取而代之的,是1978年在北京的法国绘画展,它像命中注定的流星一样照亮了这里。也许正是这次经历给予了他灵感,让他选择移民、并定居法国,住在离巴黎不远的地方。从那以后,他与人物画和肖像画渐行渐远,他的艺术表现力转而致力于在中国传统绘画和欧洲艺术——尤其是印象派之间,寻求一种全新的、个性化的融合:他研究了赵无极发起的“抒情抽象主义”,向朱德群的理念靠近,但随后又超越了这个阶段,其内心世界与外部宇宙之间的关系不断加深。
 
 
王衍成作品
 
 
在今天,对王衍成的画作进行评论时,批评家们选择的诠释关键词通常都指向中国哲学,尤其是指向画作对待自然的态度。艺术家与自然之间关系的命题与绘画的历史一样源远流长,虽个性不同,但所有人都将这种关系归入个人敏感度,以及它所属的文明和时间构成的复杂坐标系之内。王衍成如今的风格是近年来日趋成熟的结果,似乎表现出抽象主义的倾向,也就是说形状和颜色的组合仅由内部运动来决定,致力于探求一种隐秘、难解的和谐。但是实际上,正如最敏锐的批评家们近来的推测,王衍成疏离了物理图像的自然真实,放弃了具象绘画的形状、纹理和颜色,他与自然的关系不断地扩大和巩固,直至将其画作与贯穿我们这个星球的能量建立起一种直接的联系:地壳的运动,水流,旋风,还有跳动的火光。
 
古老的中国哲学之中构成物质世界的四大要素在王衍成的作品中呼之欲出,重新构建一个宇宙,来替代我们短暂生存的这个可触摸的世界。
 
画家王衍成对于感受到的实体世界进行虚拟化的消解,使他可以将身边的原始材料随时进行重组,有的仍旧保持如水银般的流动性和光亮度,有的也像融化的银水一样光可鉴人,亦或者像岩浆岩一样遍布气孔。因此,从彭锋那里得知王衍成需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来完成一幅画也就不足为奇了,虽然这些色块的叠加和印记符号看起来好像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也能完成。这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艺术家扮演了柏拉图哲学思想中“上神”的角色,这是柏拉图哲学思想中假设存在的通天之灵,是次生创造的主宰者:次生造物是指发生在人类固有的领域内,与超验进行的沟通和交流。没有什么是偶然而为的。而且,他运用变化无穷的各种颜色绘就的汹涌澎湃的画稿,似乎是从画布内部一跃而出,而不是涂在画布表面,保罗•劳迪西亚(Paolo Laudisia)目光如炬,他如此评价道:“如同大海的潮汐,王衍成的色彩浮出表面,刚劲有力,坚不可摧,这位艺术家就是月亮,既是因,也是果。”实际上,人们一定会注意到,他的作品中,色彩的每一个层次、挥洒、呼吸、条理或羽化都与设计好的、成熟的最终表达意图相对应。根据起源于文艺复兴的信念,画家的手首先是他编织思想的工具,这一信念的顶级见证人就是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他把绘画称为“精神话语”)和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Michelangelo Buonarroti,“手要听从心智”);但同时,手也是创作过程的积极参与者,这是加布列莱•西蒙基尼(Gabriele Simongini)借用乔•蓬蒂(Gio' Ponti)的直觉对王衍成的描述(见《绘画无限》,发表在《王衍成当代艺术展》,东京上野之森美术馆,2019年,第29页)。因此,画家的手,无论是笃定还是犹疑,都以其特有的辗转腾挪和折叠收拢,参与了这一近乎炼金术的过程,从物质中提取其本质,再转化为视觉现象。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