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傅抱石之子傅二石先生去世 享年81岁

时间:2017年08月01日 作者: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2017年7月31日下午2点,傅抱石之子傅二石先生因病于南京去世,享年81岁。

   傅二石,出生于1936年,中国现代著名山水画大师傅抱石先生之子。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江苏省国画院山水画创作室主任、傅抱石纪念馆馆长。他擅长山水画和人物画,作品风格雄浑博大、刚健清新。具有传奇色彩的画家,作为国画大师傅抱石之子,傅二石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秉承了父亲那种自然放达的性情,他天性直率,诙谐幽默,在顺境中谦和温良,在困境中不怨天,不尤人,笑面人生。正是缘於这种性情,傅二石才能在“文革”十年历尽风雨而赤子之心不泯。

   傅二石擅长山水画外,亦擅长画人物。作品有《峡江烟云》、《 待把江山图画》、《风雨澜沧江》等。出版有《傅二石山水画选》等多种画册。曾多次在海内外举办个人画展,深受海内外人士欢迎,众多作品为博物馆、美术馆及收藏界人士所收藏,2006年傅二石七十寿辰时,在江苏省美术馆与北京中国美术馆相继举办了《傅二石山水画展》,引起了美术界强烈的反响。

   继承和长期研究国画大师傅抱石的艺术成就,著有《一半山川带雨痕——谈傅抱石画雨》、《醉笔写出画中情》等系列文章在海内外发表。出版有《傅二石画集 》、《傅二石作品选》等。发表有《傅抱石的诗意画》、《傅抱石的速写》等。

   他所写《金刚坡的回忆》一文,深情记录了其父在抗战阶段携全家避难于重庆金刚坡,八年艰苦岁月,蜗居斗室坚持中国画创作并取得最初辉煌业绩的史实。种种难忘的情景使他耳濡目染、受用终生。抱石先生的那种解衣盘礡的大笔挥洒,那种全神贯注的小心收拾,那种拥抱中国画的热忱和诚挚,都化为一种遗传基因,而渗入二石的骨髓。有必要强调的是,二石之于家学,重在学养和精神的坚守,并非皮相的承续和复制。他的画作,难见“抱石皴”的影迹而另成体系。即令在其作品此幅与彼幅之间比较,也往往皴法异样,形神不同,景境各富特色。

   傅二石认为“山水画追求的是独特之美和新鲜之感。今天花的松树要与昨天画的松树有所不同,姿态结构的不同,笔力的不同和松树所处环境的不同。”这种追求美、发现美、倡导独特性和新鲜感的创作定力,导向了如石涛所指出的那种作画境地:“用无不神而法无不贯也,理无不入而态无不尽也。”“取形用势,写生揣意,运情摹景,显露隐含,人不见其画自成,画不违其心之用。”

   傅二石曾在自己的“80艺术回顾展”自序中写到:画画的人总是在追求作品的“微妙”或“巧妙”。我也追求了好几十年,但成功率总是不高。当然,这与自己的天分和努力有关。但是,经过了几十年的努力,我终于懂得了:画山水画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需要你努力一辈子。这样等你到了八十岁的时候,你才能够勉强地说:我知道怎么画山水画了。

   协调和统一是对一幅画的基本要求。我在绘画中追求协调和统一,其最高标准是回归自然。观众赞美一幅画的语言是“像真的一样!”所以我平时欣赏和观察大自然的时候,会特别注意发觉大自然中容易被疏忽的美,而这种美总是在协调和统一的背景下出现的。

   我早先画画有逸笔草草、粗心大意的毛病,以为只要把一张纸涂满了,就算一幅画。后来发现那是对观众的不负责任。古人有“逸笔草草,不求形似”的画法。可古人的画中有功夫、有诗意,而我的画中却什么也没有。我努力改变这个缺点。功夫不够,就用细心来弥补。绘画是追求完美的,不管你水平如何,都必须把追求完美作为终亟目标。

   我父亲用他的绘画实践告诉我:作画要有个性。我的画从“酷似父亲”到“不那么像父亲”其时我已年近六十了。记得我在南京和北京举办七十画展时,同行们的评论说:“傅二石的画不同于他父亲的,有了自己的面貌”而我自己尚未觉察到。现在看来,我得承认自己的笔墨是有了些变化,但这“变化”也并非都是好事。我知道,要想得到好的笔墨并非易事,因此往往会满足于“一般的水平”。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