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服务器返回错误: (400) 错误的请求。 “双飞”,该拿你们如何是好? 艺术资讯— 阿特网

阿特新闻

“双飞”,该拿你们如何是好?

时间:2012年09月26日 作者:吴升知 来源:画刊·今日中国美术


《巴塞尔之死》单通道数字录像 高清(16:9) 17′47″ 2011年

《不问路在何方》单通道数字录像 标清(4:3) 03′39″ 2008年

 

      大连话有个词叫“彪”,用来形容愚蠢、无知、甚至脑残,但与“傻*”的味道不同的是,“彪”多了一份强悍与无畏。在大连人的口口相传中,“彪”甚至有了一种调侃与钦佩之情。看了中央美院的“CAFAM未来展”,不得不说“双飞艺术中心”太“彪”了。
      看中央美院美术馆的“未来展”,在美术馆的二楼就隐约听到楼上的山寨歌曲《爱情买卖》的旋律,恍惚中以为走到了某个卖烤串臭豆腐的老胡同。沿着那条贴满公务员“嘴脸”的斜长走廊走到三楼,伴随着你言我语的议论,时不时夹杂的观众嘻哈的笑声,终于听清了歌词:“出卖我的爱,迫着我当代;终于被当代,你背了良心债,当初是你要展览,展览就展览,现在又说不展览,不展就不展......”观看影像的椅子上居然坐满了观众,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被妈妈抱着坐在《当代买卖》前乐得合不拢嘴,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真看明白。频幕上,九个小伙恶搞网络红歌《爱情买卖》,改编的歌词配合上乖张的表演简直“彪”透了!
      《当代买卖》的作者是一个杭州的艺术团体,名曰“双飞艺术中心”。是由九个年龄相仿个性十足的小伙子组成。与“双飞”的暧昧名字一致,他们的作品几乎都体现出这种荒诞恶搞的重口味“痞子文化”。展出的另外两件作品一个是抢劫正在施工的工商银行,另一个是模仿采访娱乐明星的方式对参加朋友婚礼的双飞成员进行采访。在搜索“双飞”资料的时候更是发现这些“不学无术”的小伙子还装模作样地给他们这个“草根”团体编纂了 “官方”的介绍文字,他们煞有介事、一本正经地“俗”。
      “这尼玛是艺术吗?”“这与网上的恶搞视频有什么两样?”“缺乏思想,没有品质。”质疑不绝于耳,“双飞”几乎已经超出了我们理解艺术的界限,而专家却有另一种声音,南条史生说在“未来展”里最喜欢双飞的作品,“那么无厘头的作品只有年轻人才能做出来”。看来地球人已经无法阻止“双飞”啦,但观众们估计要不淡定了,难道这也是艺术?他们既然都已经不按套路出牌了,我们也不必墨守成规地用所谓的“艺术规则”去定义他们,笔者更情愿不把“双飞”纳入到艺术的体系之中讨论。放到大的社会情境中,与“凤姐”成名的社会现象相比,“双飞”炒作的嫌疑不可排除,但与“凤姐”装傻卖乖不同的是,“双飞”在恶搞之余,偶尔让我们多了一些思考。
      恶搞并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双飞”的作品《当代买卖》发生在“大上海”的繁华都市背景下,九个穿着个性的青年放肆地唱着、滑稽地扭着,实现着他们在现实情境中无法实现的情感抒发,让我们在无厘头的欢笑中感受着 “艺术屌丝”们在面对艺术潜规则的无奈,如同周星驰的电影一样,“双飞”似乎能让我们笑中带着泪,嘲笑着别人也嘲笑着自己。相比于一些晦涩难懂的作品,“双飞”的方式更直接也更吸引人,在现场几乎是人气最旺的作品,从这个意义上讲,“双飞”已经赢了。
      作为一个草根艺术团体,反展览的作品又被纳入到展览机制之中,究竟构成了张力还是毁灭?“双飞”会不会和当年的YBA一样,一炮走红后,就成为资本和机制的附庸者?“双飞”是会延续这种无厘头的“彪”还是另寻他法?相信无数没有答案的问题只能留给未来。作为中国艺术生态中的特殊案例,我们不必给予“双飞”太多的期待或批评,该长出来的一定会出来,就放任这些野生野长的不靠谱青年们,像顽强的野草一样,像他们气势汹汹的名字一样,双飞吧,将“彪”进行到底!

责任编辑:刘倩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