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中国画家几十万,江湖画家为何大行其道?

时间:2017年10月10日 作者: 来源:
 
   最近一段时期,“江湖画家”这个词在书画界使用的频率比较高,业内人士也在纷纷议论批评所谓的江湖画家。江湖画家成了美术界的一种现象,并引发了人们对于艺术与垃圾,美丽与丑陋,主流经典与旁门左道,市场与炒作等等的讨论。

   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有着不同江湖画家的形象和对其认定评判的标准。比如,体制内的个别画家,特别是某些有“官员”身份的画家,经常指责体制外一些喜欢标新立异且又个性张扬的艺术家为江湖画家;而更多的普通画家又看不惯某些馆、院、协会大佬颐指气使,拉帮结伙,一幅画坛画霸的江湖作派。

   我认为大家在批评与讨论什么是江湖画家及其危害的时候,还是要首先搞清楚什么是画家?什么人可以称谓为画家?

   当代中国的画家着实不少,有人做过估计目前国内有各种身份的画家几十万人,这是中国历史上有画家以来最多的时期,尽管绝大多数人艺术成就平平,绘画水平也很有限。但这真是一个以几何级数递增画家的时代,从美术普及的角度上看算是一件好事,但从艺术和市场的角度看,中国现今能够被称谓为画家的实在没有那么多人。

   我曾经说过,“家”是一个很严肃的称谓,一般人是担当不起的,它是一技之长,一门学问出类拔萃者的专享。好比歌坛喜欢唱歌的可以称为歌者,再走红可以称为歌星,很少可以被称誉为歌唱家的;又好比影视界可以称喜欢表演的艺人为影视人、演员或影星,很少可以被尊崇为表演艺术家的。美术界、书画界也如此,对于这个圈内大多数所谓画家来说其实可称画者,画者就是喜欢画画的人,或者像吴冠中说的是美术工作者,美术爱好者而已。

   画家是不可以随便称谓的,能够被称为画家是很荣耀的,那意味着是在绘画方面很有本事的人,一定有一种师从造化浑然天成的天赋与才气,作品一出手便有中国传统笔墨的功夫和感人的风貌,那是一种思想情感的表达和近似于个人生命的呈现。即使在这么看似简单的标准面前,当代画家即使已成为了中国美协会员,也有人是不够资格被称为画家的,如果一位搞绘画艺术的人一辈子就守着那么几个题材吃饭,就会那么几个造型,笔墨上没有任何优秀的继承和发展,千篇一律、千人一面、固步自封、不思进取,那是当个画家都不合格的,更遑论名家大家?

   能享有一个画家的资格既然是那么不容易的事,那些头上顶着各种“世界”、“全球”所谓画院院长、理事、教授头衔的人,那些可能从龙王爷那里讨来的手持什么艺术级别认定,市场价格认证的各类宝贝证书的人,那些绰号响亮,什么“猫王”、“狗王”、“鸡王”,且画画,写书法还要搞发功、发声、发力一类噱头的人,实在和画家两字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们应该是属于喜欢绘画和写字的江湖艺人,本质上和变戏法,玩杂耍的艺人没什么区别,给人更多的感觉是有一种表演性的效果,而并非艺术的呈现。这些人只能说身在江湖,远谈不上是什么画家了,笔墨还没有入门呢,而且也不大可能入门了,把他们若称为江湖画家,那真是抬爱了。

   单纯说“江湖”并非就是贬义词,江湖就是社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家都是在江湖上,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成为了许多人的一种处世感慨。体制内的某些画家有一种优越感,喜欢称非体制内的艺术家为江湖画家,这是一种很无聊的体制歧视,一些不成熟的收藏者也有类似的认识,这其实是犯了按就职单位来判别艺术优劣的错误,其实质仍是那种“主席”为尊,“院长”为大的思想在作祟。如果以体制作为区别是否江湖画家的标准,那么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这些近现代的书画名家大师也要列入江湖画家的行列了,这显然是非常荒唐的。从东汉末年至今有文字记载的画家无数,历代先贤们大多也没有在什么“体制”内供职,即使偶在五代的“西蜀画院”、北宋的“宣和画院”、南宋的“绍兴画院”、清代的“如意馆”画过三年五载,但那也不是铜铸的衙门,铁制的饭碗,是养不得老,混不了终生的地方。

   既然体制、地位、身份这些东西不能用来区分,那么什么是江湖画家呢?评判江湖画家的标准又是什么呢?画家本来既是艺术家,也是手艺人,既为艺术而投身,同时也应恪守传统中国手艺人做事的准则,应该有比较严格的做人底线和道德规范,凡是偏离了这底线的,那这位画家的品德就出了问题,品德一出问题,那这位画家就很江湖了。说江湖画家,不是说人在江湖上,而是说一种习气,一种江湖的习气,即画家自身的品德、素质、学养有着太多的瑕疵。

   江湖画家最根本的问题是没有做人的底线而道德沦丧,一提起江湖画家,人们脑海里出现的往往是那种画着丑陋不堪的野鸡画,口出狂言类似旧时北京天桥卖大力丸的混江湖形象。其实当今的江湖画家往往还就端坐在庙堂之上,许多人至今还在对他们顶礼膜拜。

   你看:有人为争一个美协、画院的位子而上下打点,各显神通,甚至像乌眼鸡似的斗得头破血流,哪里还顾及什么艺术和学术氛围与影响,这难道不是江湖的习气和勾当?

   有人把持住体制内的一个领导位置据为己有,让艺术殿堂沦为官僚机构甚至私人工具,艺术家成了称王称霸的龙头老大,这难道不像过去江湖上的占山为王?

   有人不做艺术和时代潮流的领头羊,不去关心和提携美术界的弱势群体,反而热衷于利用公权力拉帮结派,搞圈圈摊摊,浪费国家资源和财力,拿着国家的俸禄还不知足,处心积虑的四处推销自己的作品卖钱,这难道不是被人鄙视的江湖上的那种贪得无厌?

   江湖二字,其实和艺术与作品已没有太大的关系,它是一种习气在画家身上的表现,有受社会影响的因素,也与出身和阅历有一定关系,由于个人修养的不够,思想境界低下,操守不严,因此即使在某些成名的画家身上还都或多或少的可以嗅到那么一股江湖的味道。

   其实当今社会不仅有江湖画家,还有江湖企业家和收藏家,甚至还有江湖官员。江湖企业家、收藏家是江湖画家得以生存的经济基础,而江湖官员则是江湖画家维持其艺术特权的靠山。如果社会上没有这些各类江湖人等,江湖画家是不容易混下去的,或者身上的江湖习气也不会那么膨胀。江湖画家不是美术界的特产,它不过是社会上种种江湖现象在美术界的反映。

    是否江湖画家如果单纯以绘画水平和审美的普世标准来鉴别,那是最容易的,人们往往忽略的是江湖习气对艺术的破坏和亵渎,对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背叛,这才是令人担心和值得引起人们警惕的。一位艺术家只要背离了做人的准则,不能恪守文化人操守,变得庸俗不堪因而和中国传统文化精神格格不入,那么在我看来就不管你已经处在什么学术位置,不管你头上闪耀着省、市甚至国家级学院、画院、协会职务的何等光环,仍只不过是个混江湖的画家而已。

   齐建秋简介:

   出身于文化世家,大学经济系毕业,经济师。曾陆续在多家拍卖公司、文化公司任职及担任清华大学总裁班艺术品投资顾问。着有:《中国百年书画走红名家》、《中国当代书画市场圈点》、《2010齐建秋点评中国书画市场》、《中国书画投资指南》等专着。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