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甚嚣尘上”—— 语言是风中的稻草,松美术馆|李怒当代艺术个展揭幕

时间:2017年12月25日 作者: 来源:阿特网
 
 
   2017年12月20日,“甚嚣尘上|Words Are Straw in the Wind”李怒当代艺术个展,在松美术馆东区开幕。
   
   位于松美术馆东区的马厩旧址,在李怒手中摇身一变成为一个生猛的当代艺术场域。冬日的暖阳穿过马厩的窗户,洒落在贴满金箔的22堵马厩隔墙上,熠熠生辉。在古朴的条石甬道上、在若隐若现的石膏雕塑上,在凌乱的草料堆里,在光影斑驳的金箔墙头,上千只鸽子就散落充斥在整个展厅,蔚为壮观。当浑厚有力的钟声猝不及防的敲响时,人心震撼,世界瞬间安宁。而鸽子或惊飞,或聆听,或泰然自若,神态各异。12响钟声过后,留下的不仅是绕梁的回响,更是在心中久久散不去的波澜。
 
   “甚嚣尘上”出自《左传》,有关于春秋时期的一段战事,后被引申为某种言论嚣张的状态。 展览英文名“Words Are Straw in the Wind”的中文翻译是“语言是风中的稻草”,在西方谚语中农夫通过往风中抛出一根稻草来判定风向。
 
 
 
甚嚣尘上展厅内照片
 
 
    填埋的,被填埋的
   
    在此次展览的马厩隔栏区域中,李怒用草料填埋了九月末在单行道画廊的个展“潜”的所有作品,而这些作品中的雕塑部分,曾是李怒六月份在南京户外艺术项目“我不知道水有多深”的主体。李怒将这三次连续的展览比喻为“三大炮”。三大炮是四川特色小吃,主要由糯米制成。在抛扔糯米团时,三大炮如“弹丸”一样,发出“咚、咚、咚”的响声,分别为“铁炮”、“火炮”和“枪炮”,总称“三大炮”。它就像小说的三部曲,相互关联又彼此独立。又像是看山,在不同的时空境界迥异。这三次展览可以被分别看作是过去、现在和未来,前世、今生和来世,是一次次的转场。“甚嚣尘上”,以富有剧场感的表现手法,将时间、空间的纵深和跨度呈现在观众面前。李怒说,“当我说当下,当下已成过去。过去未过去,而未来还未来。我两腿跨在时间的边缘,现实像个剧场,而我不甘于被设定。”
 
   “艺术语言跟说话、文字不一样。说能解决的不必写,写能解决的不必演,演能解决的就无须做成艺术。但现实中又多会颠来倒去,很无聊,也很无奈。让艺术家来解释艺术,无异于让诗人去解释诗歌。艺术没了意会,靠言传就索然无味。不管艺术家如何去说、去解读,都是欠缺的,作品自身更饱满、更有张力。”李怒在开幕导览中说到,“艺术是绝对的奢侈品,只有当你真正读懂它你才算拥有它。”
 
 
 

甚嚣尘上展厅内照片
 
   你脚下的风,鸽群惊起

   在上千只鸽子进场之前,雕塑及其他所有作品都被覆盖并隐藏在草料之下。通过鸽子进场之后的飞舞踩踏,原本掩盖的物件又都慢慢被显露出来,在这个过程中预设的“不可控性”给作品赋予了更深远的意义。

   成群的鸽子在甬道上、草料上、雕塑上、金箔墙头,到处留下粪便和散落的羽毛。日积月累,将筑成另一番“壮观”的景象。李怒说,“鸽子多单纯啊,它们并不在意能不能在金箔上拉屎,也不在意能不能在头顶上拉屎。同时它们又多愚蠢啊,并不知道我们养鸽子是为了要吃它们的肉和蛋,却不能容忍它们弄脏了我们的衣服。” 

   “二战后,鸽子是和平的象征,为人宠爱。在英国的特非拉加广场有一个别名叫鸽子广场,原来有成千上万只鸽子占据着这个广场,颇为壮观。但后来,广场上鸽子太多引起混乱,给人带以麻烦,政府又下令驱赶掉了鸽子,把广场重新夺了回来,现在这个广场供人休闲,每年还会做一些商演。这是一个非常戏剧的事。”李怒说。
   
   李怒的创作中常常暗含很多黑色的调侃甚至是“恶意”的误导。表面上简单粗暴,但实际上复杂诡辩,包含着多重含义。李怒植根于日常生活之中的创作,是将客观真实性之下的自我经历和主观化感受作为创作媒介,来表现对于社会大环境的普遍性感知,以及个体的情绪波动和群体在宏观社会演变中的精神状态。他关注偶然、突发、及当下状态的真实性存在,颠覆纪实与虚构、再现和抽象之间的感知界限。他的作品有着强烈的扩张力和穿透力,既观念又感官,既直白又隐晦,既诗性又现实,并具有某种隐喻的、尖锐的、幽默的、诗性的和戏剧性的特质。
 
 
 
 
 

甚嚣尘上展厅内照片
 
   22堵墙的仪式感

   “这个展览空间之前是一个马厩,当我看到一排一排的马厩隔墙纵深过去,这22堵墙带给我的仪式感,特别震撼!”谈到空间,李怒如此说。

   “圣彼得教堂是汉堡最古老的教堂,曾被拿破仑的士兵用作马厩而被认为是对教堂莫大的亵渎。今天我把马厩反转过来做成像教堂一样有仪式感的场域。把两者颠倒过来。”这种反转的方式在李怒的作品中也经常出现。李怒说,“马上就是圣诞节了,圣诞节是为了纪念耶稣的诞生。而耶稣就是诞生在马厩里。我喜欢马厩,它是关牲口的地方,也是诞生圣人的地方。”

   李怒为马厩里22堵隔墙披上了金箔,却故意留出了墙头上锈迹斑斑的拴马铁环。金箔在寺庙和教堂里都是常用的材料,是高贵而神圣的。在今天,它更是面子、浮华、和权力的象征。

   掀开门帘,步入展厅,闯入眼睛的是古旧条石甬道上成群的鸽子,然后是金色墙面、暖暖的阳光和两侧厚厚的草料。意外、生猛、荒诞、直接,各种印象扑面而来。漫步其中,在被马墙分开的一道道隔间里形态各异的雕塑隐现其中,只有亲自走过每一个隔间,才能分辨其中不同的形态,而观察每一个隔间的过程就像是看电影不同的脚本。看一个雕塑,像看一个单独的故事,但连贯起来恍然发现好似看了一场“电影”,穿越了一个时代。
 
 
室内参观
 
 
   钟声!风声? 

   雕塑空间感的场景转化,让马厩的功能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在展览中,钟声贯穿始终。古往今来,无论东西,无论时代如何发展,在中国的寺庙也好,还是西方的教堂也罢,敲钟的习惯亘古不变,它是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的参照物。

   循环的钟声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显得尤为突出,既在意料之外又于情理之中。宏大的钟声对人的内心感受有莫名的作用,有如醍醐灌顶,非常 “提神”。一群人听和一个人听钟声的感受不同,早上听和傍晚听钟声的体会各异。钟声过后如果你足够细心,仔细聆听还能体会到“风声”。不知是真的有风?还是鸽子在挥动翅膀?亦或是宏大钟声产生的空气对流?或是心中久久不能平息的波澜?
 
   撑伞还是戴口罩?
   
   因为展览的特殊性,在进入展览空间前,观众可以选择在入门处取伞、领口罩,这种进入之前的准备产生的仪式感带给观者更多的期待。对于这种特殊的设置,李怒解释说:“这是我在展览中的一个预设,你进场时选择戴不戴口罩、打不打伞,在进门的那一刻,人的性格就出来了,身份出来了,经历也显现出来了,这是人的社会性的反射。” 
 
 
室内参观
 
   蛋的诞生
  
   展览开幕清晨,条石甬道上一枚洁白的鸽子蛋给所有工作人员带来惊喜。我们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新的小鸽子从这里诞生。
   
   “甚嚣尘上”作为松美术馆东区在改造和转型过程中的首个当代艺术实验个展,是一次与旧的马会、旧的马厩的告别,也是一次崭新的与艺术有关的、与明天有关的招手!希望在曾经格林马会的旧址上,“甚嚣尘上”能给观战者带来不一样的惊喜,以及对当代艺术和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思索!
 
 
 
   关于艺术家李怒
   
   李怒,独立艺术家。2015年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雕塑系,获硕士学位。于2015年荣获英国皇家雕塑家协会Busary大奖。英国皇家雕塑家协会成员。现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李怒的创作植根于日常生活之中,将客观真实性之下的自我经历和主观化感受作为创作媒介,表现了对于社会大环境的普遍性感知,以及个体的情绪波动和群体在宏观社会演变中的精神状态。

   他关注偶然、突发、及当下状态的真实性存在,反对形式和技巧,摈弃视觉上的单调以及现代主义后期艺术家创作上连贯性、策略性和风格化的创作范式,探索装置艺术、当代雕塑、实验影像以及现场艺术等的各种可能性。他颠覆纪实与虚构、再现和抽象之间的感知界限来探索和实现当代艺术的语言。他把一切事物都视为具有生命感知的存在,在看似信手拈来的材料运用和不择手段的艺术表达之中,是他敏锐而丰富的艺术语言。
 
   他的作品有着强烈的扩张力和穿透力,既观念又感官,既直白又隐晦,既诗性又现实,并具有某种隐喻的、尖锐的、幽默的、诗性的和戏剧性的特质。他的作品通常是复杂的,并且包含着多重含义。
 
 
甚嚣尘上展厅外照片
 
 
   关于松美术馆

    “松”美术馆,坐落于北京市顺义区温榆河畔,是由当代艺术家、艺术品收藏家,华谊兄弟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先生创办的具有国际视角、国际标准的私立美术馆。“松”美术馆,总占地面积22000平方米,室内展览面积2200平方米,12个展厅错落有序。

   “松”美术馆将以个人收藏为基础,持续不断的致力于高品质的艺术展览、深度学术研究和公共审美教育的传播普及。

     松,不止于艺术!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