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全北京“最穷”的美术馆,参与记录了中国当代艺术

时间:2017年03月09日 作者: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宋庄美术馆展览现场
 
   压力一下子来了。方蕾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大保姆”,从策展、展厅布置搭建、到媒体宣传,事无巨细都要照顾到,“现在所有的费用都是我们自己在承担,但我们还是在做非营利的事。我们也不做任何的经营,不出租场地做展览,我们只为艺术界内部提供一个服务。我希望宋庄美术馆慢慢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比较规范的、专业的学术机构。但是确实很难,慢慢做,能不能做成我也不知道,但是先按照理想来。”

   方蕾经常跟员工说,既然都这么穷了,就让它单纯下去吧。

   “既然都这么穷了,
就让它单纯下去吧”
   #专访宋庄美术馆馆长方蕾

   Q:宋庄美术馆建立之初,是如何定位的?

   方蕾:当初栗宪庭先生建立这个美术馆,他的想法是建立一个严格的学术平台。我们会总结和梳理在中国当代艺术里发生的一些重要历史事件,挖掘这样的群体。比如我们做过一个有关滨河小区34位艺术家的展览,考虑到当时1994年艺术家从圆明园画家村离开,一部分人到了宋庄,还有一部分人到了通州的滨河小区,生活在那里的艺术家一直持续地给中国当代艺术产生动能,比如说像王庆松,阿昌,朱发东,徐一辉等,所以这个展览很有历史价值。
 
我们:1994¬-2013中国宋庄艺术家集群20周年纪念特展
 
   我们也做了从1994年到2013年,一个关于宋庄艺术集群20年的历史展览。我们在宋庄地区进行广泛征集,想让更多曾经在宋庄居住、生活过,为宋庄建立做出过哪怕一点微弱贡献的艺术家,都能参与进来。但我们有一个条件限制,就是要求艺术家提交自画像,最后有720位艺术家参与了这个展览。这样的艺术家,实际上都是被历史在记录。

   Q:这几年也有不少年轻艺术家的展览。

   方蕾:是的,这几年我们除了记录、整理历史线索外,还开辟了一个新系统,就是对年轻艺术家的挖掘和呈现。比如说像“剪刀&石头&布——黑桥?环铁?宋庄?青年艺术家联展”,这个展览邀请了环铁、黑桥、宋庄三个地区的年轻艺术家,来呈现他们在这个时期的创作思考和状态;像之前我们也做了这个“尖先生和卡小姐”这展览,里边都是大量年轻艺术家的作品。
 
“剪刀&石头&布——黑桥•环铁•宋庄•青年艺术家联展”海报
 
   你会发现,我们的展览架上部分不是特别多,大概只占了30%,而是让更多媒介都有不同的呈现可能。你会发现我们的展览其实特别没有商业价值,但是,它很重要。

   Q:在您看来,实验性的展览为什么显得重要?不管是对美术馆还是艺术发展来说。

   方蕾:在多媒体时代,艺术应该更多地走在时代前沿,艺术家更需要打破边界去探寻更多表达的可能性。在展览体系里,从美术馆到画廊到一些独立空间,架上绘画它从来都是不缺机会的。但实验性的展览因为几乎没有可能盈利,大家会越来越少地做这种东西。但艺术对其他相关领域的触动和启发,很多都是相互的,艺术影响了音乐,电影影响了艺术,影响了建筑,都是交互的一个关系。所以我觉得美术馆应该更加活跃和有宽容度,真正变成一个关于艺术、文化的一个能量的信息交换场,这个我觉得可能在这个时代是最重要的东西。
 
于瀛作品,宋庄美术馆展
 
   像我们现在这样呈现的年轻艺术家的展览,在这个阶段你会觉得他们名不见经传,他们谁也不是谁,但是可能在未来的五年、十年、三十年里,那些名字可能慢慢慢慢就会跳出来,但是这个也许是他们的起点,所以即便是我们在做年轻艺术家的展览,我觉得也是在对未来在积累一段历史,他也许不是一段已经形成的历史,但是他一定是未来历史的一个起点。

   Q:你会看重这些艺术家身上的哪些特质呢?

   方蕾:独特性和实验性。他们要提出问题,然后自己去解决。很多的架上艺术家,不是说他们不提问题,而是他们提的问题相对简单。不像这些实验艺术家有很多很深入的思考,他们也是在引领这个时代的,哪怕就是年轻人的精神状态。其实现在艺术家的范围非常广,我也并不认为只有进入美术馆的艺术家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其实很多艺术家在艺术圈以外。整个这个领域是被打开的,希望在艺术上有某种深入研究的年轻同行,都能跟我们有一些合作。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