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黄胄对中国人物画史的一些基本观点

时间:2020年08月27日 作者:李松 来源:炎黄艺术馆
黄胄是一位人物画大家,自然对历代人物画的发展和前人的创作经验特别关注,题跋中对人物画家、画迹的评说也较集中。从以下几则题跋中可以见出黄胄对人物画史的一些基本观点:
 
“明清以来极少见如《夜宴图》中有血有情之人物画。”“宋人物画已臻成熟期,并能摆脱宗教题材,进一步表现社会生活,题材面扩大。山水画家如刘(松年)、李(唐)、马(远)、夏(圭)、梁楷、苏汉臣等皆是人物画高手,李公麟更为出色。”他评价李唐留传的作品“堪称千古绝唱”,而马远的《秋江渔隐图》是他童年时就熟悉的,“每每拟仿并装裱成轴,悬之中堂”。黄胄十分推崇梁楷,称他的《泼墨仙人》“是现存泼墨粗笔之典范”,“为后人学摹借鉴笔墨技法之神品”。他在80年代曾多次以梁楷笔意作《弥勒》、《达摩》等作品,不过黄胄是艺术个性很强的画家,在临仿他人时,从不会泯没自己。
 
 
(宋)梁楷《泼墨仙人》
 
 
 “人物画宋元以来日渐衰弱,明代虽有仇(英)、唐(寅)、陈老莲等大家,但终不及宋元兴旺,或因文人画兴起,人物画不为社会重视。”对于明代人物画家,他不喜吴伟之“犷野粗俗”,仇英之“虽工致,全无生气”,而赞赏唐寅“为明代全能大家,无论山水、花鸟、人物皆为一代宗师”,却不能不惋惜其人物画虽“为明代首席,但其刻画人物无多少变化,很多相似者”。
 
同样是各画科兼擅的陈洪绶,更为黄胄所推重:“陈洪绶乃明末大家,无论山水、人物、花卉、翎毛皆精能,独具一格。”“陈洪绶画派清代几乎二百年无人问津,直至二任(渭长、阜长)少有起色,任伯年又承继二任衣钵,上窺老莲,方大放异彩。”
 
 
(明)陈洪绶 严湛《麻姑献寿图》炎黄艺术馆藏
 
 
黄胄总结人物画历史的发展,积极肯定当代中国人物画的成就:“应该说:今天的人物画有所发展,无论题材、技法均有发展,健康朴实善良的劳动者、普通人以被歌颂的正面人物出现,比深闺幽怨及山林隐士另是一番境界。”
 
他的论断是符合美术史实际情况的。他从前人的成就和自己的实践中得出这样的认识:一位好的人物画家应当兼擅山水、花鸟、走兽,并加强文学素养,“人物画家不谙山水、花卉,意境、情感便难得衬托、烘染,只能是半个人物画家。”因之,他推重画史上那些全能的、且富于独创精神的画家,并特別敬重近代画家任伯年。1980年,黄胄在杭州西泠印社获观并对临了任伯年的《寻梅图》,激动地题道:“深感任公才气功力惊人,吾应师之。”他评价任伯年不仅“晚清画家无人可比”,而且“明清以来造型能力无人过之”,“为三千年来之高峰,一览群山,奇峰突然。”他推重任伯年超群的写实技巧,如“行云流水,自然生动”的画风,而最重要的是能自辟道路的首创精神。“必要写生观察,走自己的路”,这就是黄胄研究任伯年艺术的主要心得体会。
 
 
(清)任伯年《补裘图》炎黄艺术馆藏
 
 
1991年12月炎黄艺术馆举办“任伯年画展”期间,邀请海内外专家参加“任伯年学术研讨会”
 
 
当代对任伯年的艺术毁誉不一。徐悲鸿对任伯年评价极高,赞他“予吾人以新生命,工力湛深,遗世独立”(《惑》),“吾定之为仇十洲以后中国画家第一人”(《任伯年评传》)。也有不少人持批评态度,黄胄对此表示反对:“正统画家对伯年颇多非议,评头品足,不外飘、薄、海、未能免俗等,其实伯年才华功力纵横数百年。四王、吴、恽只是泥古不化,而伯年虽有不足处,却能开拓发展之路。”“老派画家评伯年甜俗,应是井底之见也。”
 
在清末绘画商品化的生存环境中,任伯年留下的大量作品中也有些信笔草率之作,但不能因此而抹煞其在绘画史上的巨大成就;将传统绘画接近于世俗生活和现代审美趣尚的努力,斥之为“甜俗”,确乎是“井底之见”。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