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岳敏君:我们无法看清这个世界和我们当下的处境

时间:2021年01月11日 作者: 来源:自媒体

刚刚过去的2020年,当疫情席卷而来的时候,艺术家岳敏君在云南待了几个月,画了一批和花儿相关的作品。

依然是标志性的大笑,闭眼的人脸变成了盛开的花朵,更加魔幻和怪异。显然,岳敏君笔下这些盛开的花朵,只有在日照充足的云南的阳光下,才能开得那么绚烂和妖艳。

鲜活的花瓣和花蕊似乎还在生长,张牙舞爪地试探着这个世界;画面更加明亮,色块对比更加直接,看上去很美好,却传达出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无比契合疫情以来的社会现状、人的情绪,以及这个魔幻的世界。

 


岳敏君 《百合花》布上油画 120X100cm 2020年

 


岳敏君 《月季花》布上油画 250X200cm 2020年

 

“怒放的花朵是美好的,但这种美好又似乎是浮于表面的,背后可能隐藏和遮蔽了什么,让我们没有办法看清这个世界和我们当下的处境。”很多年来,岳敏君始终用他的绘画表达着他所观看到的现实背后的问题,关乎社会和文化。

这位1962年出生于黑龙江的艺术家,在过去的30多年里,作为玩世现实主义的代表艺术家,始终处于关于当代艺术不同话题的风口浪尖上。近几年来,当艺术领域不断涌现出来诸如科技艺术等各类新趋势与新话题,作为绘画艺术家的岳敏君参与并不多。当疫情让世界停摆,诸多话题回到艺术本身,关于当代艺术本身,岳敏君是一个很好的个案。

 


艺术家岳敏君

 

谈及艺术的话题时,他本人的神情与他画面中的表情反差极大,始终严肃、皱眉,不苟言笑,甚至每一句话都是深刻反思而来。

画了大笑很多年,依然没有结束,岳敏君也反问自己,但他觉得用大笑去尝试探究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外界对于大笑的理解,有人觉得他是在用灿烂的笑容去面对这个悲伤的世界,有人认为他在隐喻和嘲讽很多现实,有人认为他用赖皮的嬉笑去表达犯忌般的快感,有人认为一笑皆春,开怀大笑,整个世间都成了春天,他对这一切的解读都欣然接受与尊重,并继续以自己这种独特的方式去诠释自己的回答。

关于变与不变,岳敏君并不愿意刻意去分析,他强调绘画就应该跟着直觉走,认为绘画更像是一种心理和生理感受的表达,跟着直觉表达出来才是对的。当然,这么多年来,他的绘画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画面更平面、色彩更明亮,色块之间对比更明显,在视觉体验上,一切都变得更加简单直接。不变的,还是那张笑脸,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用色习惯,还有那令人琢磨不透的气氛。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