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曾梵志:画价过亿不该羡慕

时间:2013年10月18日 作者: 来源:深圳特区报

  10月份的艺术市场,“曾梵志”可谓是热度最高的关键词。10月5日,他的油画《最后的晚餐》在香港苏富比[微博]以1.8亿港元的高价拍出,创造了亚洲当代艺术品的最高价纪录,也是目前国内在世艺术家首件过亿的作品。
  这一事件将会产生何种“蝴蝶效应”?如收藏界,经历了前几年的泡沫后,当代艺术是否会重新成为收藏、投资香饽饽?对画廊界来说,对艺术家的签约和包装策略是否会有所不同?对教育界,市场是否会进一步对青年学生产生影响?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画廊经营者、批评家和教育者。
  1
  市场
  “亿元时代”
  只是土豪的想象?
  曾梵志这则新闻,恍惚中令人回忆起2006年3月的纽约苏富比“亚洲当代艺术”专场拍卖,当时张晓刚[微博]的《血缘:同志第一百二十号》(1998年作)以809.8万元的高价突破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最高价位,开启了2006年当代艺术的火爆。可随之而来的是关于当代艺术的大讨论,艺术家做局、西方资本操纵、创作图式化等话题为当代艺术蒙上一层阴影,以至于在2008年下半年开始长达4年的市场调整期中,当代艺术成为冲击最大的一类拍品。而曾梵志这一天价新闻出来,令人不禁猜想:当代艺术的黄金时代重启了?
  有人不那么认为。苏富比前中国及东南亚董事、龙门雅集董事长李亚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件作品创下价格新高仅仅只能当作世界范畴内的艺术藏家的 “一次性”艺术消费。“一夜之间翻身是不可能的,接下来的5年时间都看不到回暖的迹象。”
  北京aye gallery经理孟子燕以她的亲身经历回应了上述观点。在她看来,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拍得高价有其必然性,曾梵志的作品在艺术市场上一直走好,而面具系列是曾梵志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最后的晚餐》又是该系列篇幅最大的一件。“但他的高价成交并不意味着当代艺术受到热捧。经过前几年的市场调整,现在的藏家都是比较理性,比如我们画廊接触到的一些藏家,他们并不太关注这个艺术家的名气,作品本身是最重要的。所以即使藏品可以拍到1.8亿,也不能代表人们对当代艺术有趋于狂热的追求,大家都是在理性地购买东西。”
  2
  画廊 明星式包装能创造奇迹?
  曾梵志在中国艺术家中,是为数不多以西方明星的包装方式运作的艺术家:国际画廊的成熟运作,首个以艺术家身份登上时尚杂志,再加上一直没有断过的“做局”绯闻……而种种包装宣传让他的曝光率持续增加。这是否会成为日后画廊包装画家的范本?
  西安美术学院教授、艺术批评家彭德表示,曾梵志的经纪人对市场把握很贴切,画廊在选择艺术家之时会综合考虑艺术家的升值空间、是否走得远、是否有潜力等因素。
  “画廊与艺术家的合作是必然的。”孟子燕说,艺术家需要跟画廊沟通,有时需要他配合做些展览等,所说的包装,实际上就是画廊在给艺术家做展览时的宣传,运用一些广告的手段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帮艺术家去宣传是使大家至少了解艺术家本人和展览。因为画廊有自己固定的客户群和渠道,也会介绍一些藏家来画廊看画,帮助艺术家去打通销售渠道,画廊会尽最大努力来让艺术家得到宣传和良性运作”。
  但孟子燕表示,画廊在选择艺术家时,最关键是会考虑艺术家的教育背景和功底,而不会盲目地去炒作,因为炒起来就必然有降下来的时候,反而不利于艺术家的成长。“艺术家追求的是艺术,可能会不善于交流,画廊来帮他在各个环节沟通的话,艺术家就能更专心去创作。”
  批评家杨维民则认为,“好酒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艺术家多如牛毛,好的艺术家也是比比皆是。艺术家和艺术机构炒作是必然存在的。“市场是做出来的。不一定是画家本人在做,我也相信曾梵志没有做局,但一幅画拿到艺术市场上,我认为不排除有炒作的嫌疑。现在年轻人已经知道一个成功的艺术家只关注学术是不够的,他们也关注艺术市场的走向。”杨维民说道。
  3
  创作 “拿来主义”是走捷径?
  有网友认为曾梵志的成功是拿来主义的胜利。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取材于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甚至有人翻出了曾梵志过去的类似作品。作家郑祥琥就在微博上公开质疑:“前几天,美术界大腕曾梵志的作品《最后的晚餐》在香港拍出了1.8亿港元,该作品主要模仿达·芬奇《最后的晚餐》。而在2011年,曾梵志的作品《豹》,毫无改动、令人震惊地抄袭国外一幅照片《风雪之豹》,却拍出了3000万元人民币。中国人都疯了?”
  用人们熟悉的图式进行创作,只要加入个人元素就可以署上自己的名字,从而获得人们的认可,这算不算走捷径?杨维民则认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实际上是西方的后现代主义在中国的表现,后现代主义艺术的特征是“英雄远去”,挪用借用一些历史经典题材来消减某些经典元素,来调侃,以达到现代人表述的某些意愿。让这种经典作品在调侃和挪用中产生新的意味,是符合后现代主义的艺术特征的。这种挪用、借用经典作品的艺术家在国内外比比皆是,比如岳敏君的一幅作品就取材于德拉克罗瓦《自由引导人民》,不足为奇。
  “以国外经典名画作为创作思路不见得是坏处,但是也要有自己的风格,曾梵志的面具系列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个标签了,再加上他的名气,才会有这么高的成交价。要是没有自己的风格,哪怕是借鉴外国的形式,也会被别人厌弃,还是自己的特点最重要”。孟子燕认为,前提他是曾梵志,如果现在也让一个无名的小辈去做这个东西,别人也不太接受,所以这与曾梵志本身的名气很有关系。
  4
  教育 “天价”激发年轻艺术家想象?
  1.8亿港元的成交价让不少当代年轻艺术家为之振奋。岭南画院副院长叶向明策划的“从这里开始——中国学院青年艺术作品展”曾在今年3月份在关山月美术馆展出。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表示,每一次艺术品高额成交的消息都会有良性的效应,价格越高越是激发年轻艺术家的思想与创造力。“真正做艺术的人任何时候都不会以迎合市场为目标,但高端市场是一种启发。”
  叶向明认为更多年轻学生投入当代油画创作是必然的,油画材料更容易表达个性和深刻的思想。艺术题材的选择是一种学问也是潜意识与现实的磨合,曾梵志的作品本来就有这种磨合的深度。“浮躁是当代人的一种特征,思想浅薄,也是当代年轻人的宿命,就像雾里看花,能看清的人百里挑一,不靠眼睛,是靠心性与智慧。没有艺术智慧的人看市场与看艺术都是没有区别的,曾梵志不是常人,他为自己而战,所以他成功。”叶向明告诉记者。
  孟子燕亦表示,现在肯定会有很多的年轻人和艺术外围的人想要进入艺术圈里,投身于当代油画的创作,但她觉得这还是需要冷静的考虑,毕竟这个圈子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曾梵志的。

责任编辑:薛路路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