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在艺术史书写中,那些被遮蔽锋芒的女性

时间:2022年11月15日 作者:王凯梅 来源:Hi艺术

 

 
终于,蓬皮杜中心由女性艺术家视角书写的西方20世纪抽象艺术史的重磅展览“她们与抽象”,来到上海西岸美术馆了。
 
一年前,这个展览在法国蓬皮杜中心和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双城巡展时,法国媒体知名报纸《费加罗》称其为“一项创举,一场知识的大爆炸”。
 
 
 
王 凯 梅
 
艺术评论家、译者、策展人
 
 
 
 
 
她们值得被铭刻和铭记
 
 
时代已进入21世纪,距离欧洲第一个被美术学院录取的女学生入校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半世纪,艺术史上关于抽象艺术的讨论也反反复复被书写过几个来回,然而,一个呈现女性艺术家对抽象艺术的独特贡献的展览,依然能带给我们知识的大爆炸,不得不说,包含在展览标题中的两个词:“她们”和“抽象”,以及这两个词的组合的穿透力,隔着时代和地域,在今天的艺术和社会依然具有时效性。
 
 
 
 
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特展“她们与抽象” 展览现场
西岸美术馆 上海 2022(摄影:Alessandro Wang)
 
 
 
这确实是一场知识的大爆炸。作为一名艺术界的专业人士,很少有这样的观展体验:当我迂回在西岸美术馆展厅中,屡屡走近作品一旁的标识,被一个个陌生的名字挑战着。我能感觉到这里的作品和讨论的问题同艺术史脉络的熟悉关联,然而,在34名被蓬皮杜中心收藏,被载入艺术史的女性艺术家的名字中,我也只能认出零星的几个。1971年美国艺术史学者琳达·诺克林(Linda Nochlin)在《艺术新闻》(ARTnews)上那篇著名文章中所提出的:“为什么不曾有伟大的女性艺术家?”,她们被边缘化、被忽视或被遗忘的经历,在半个多世纪为女性呼吁发声的维权运动中,一直在被撼动着但又一直都是存在着。诺克林认为,被纳入“伟大”的神话,不仅需要艺术家自身的天赋、努力,更需要社会和家庭环境的支持。去研究、记录和呈现女性艺术家在艺术领域作出的贡献,就是帮助她们从父权社会的男权文化制约下突围的最好方式。正如为本次展览撰写论文的著名女性主义艺术史研究家格里塞尔达·波洛克(Griselda Pollock)指出的:“‘她们与抽象’纠正了权威艺术史,证明女性参与了现代时期抽象艺术的发展……通过创造性地参与最具挑战性的艺术实践: 抽象,她们被铭刻和铭记于各种文化形式和过程之中。” 
 
 
责任编辑:杨晓艳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