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绝尘之像,绝世之境——石虎书法

时间:2013年09月24日 作者:魏翰邦 来源:阿特网

  有行进时的多维向度。点线始终处在情绪纵容之中,即使单薄单纯的线条也凸现饱满的情绪和生命冲动,生气远出,一派天机。

  在笔墨的布局上,明显借鉴了绘画,大的空间得到了空前的重视,在参照汉字空间结构的同时,极大地向外向更广阔的领域扩展。如平常结构一个字,笔划石虎先生的书法,古今无二。作品的原创性达到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相信绝大多数的人在看了石虎先生的书法作品时必定想到诡异、怪诞、现代。我看他的作品时,反而觉得十分亲切,十分合理,十分温馨。亲切在于读了太多高妙的古今书法理论终于找到可以对号入座的作品,合理是古今多少书法家一直苦苦追求的至高境界有了鲜活的呈现,温馨是豁然开朗的脱俗美妙享受。

  中国书法的最大精髓是什么?不就是追求质朴、雄健、大气、幽邃、深远、超异,不就是幻化大千世界的奇妙和无穷来传递人心情感的丰富吗?我们承袭书法艺术数千年,大师寥若晨星,总是不满意,为什么?不就是太多的舞文弄墨者亦步亦趋,没有思想,没有创造。我甚至提出重蹈覆辙的观点,就是基于在没有创造时,能不能重复制作一些传世的优秀成果,可惜连这一点我们都无能做到。在石虎先生新近创作的书法作品前,我们有幸领略到中国书法艺术不同凡响的精神和价值,不用认读汉字字义,不用牵强附会什么。

  个人愚见,石虎先生的书法成就最高,其次是黑白水墨,再是彩画。书法成就达到了当代书法的巅峰,而且一骑绝尘,毫不夸张地说,没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想像力和创造力。当代中国艺术界更多的是拾人牙慧,创造离我们太远,特别是离书画艺术家太远。石虎先生书法作品有比彩画作品更久远更饱满更震慑人心的艺术内涵。真正实践了中国书法艺术的精神密境,让人能够思接千古之上,驰骋万里之外。那是远古的足音,那是千载的积淀,那是不绝的文脉,那是不化的灵魂。

  石虎先生的书法在一定程度上拆解和打乱了中国传统书法按汉字笔顺书写的习惯,在一部分地方,改变线条运行方向,筹划新的点画形态,无所忌讳地使用方圆结合,大量使用干笔枯笔,重建汉字空间,浇灌汉字量感,别有用心地改造,就如石虎先生的诗,对原有汉字组合及意义进行了改造,生涩而涵义皆可意会,改造了汉字组合而让汉字在空间飞舞,限制之中体现自由。赋予书法新的技法、新的内容、新的意义。

  用传统眼光看来是败笔的不完形和分叉点线的大量应用,看似凌乱的点线和图像有惊人的秩序,无与伦比的干净和透亮。形式更加开放,内涵更加深刻。有异乎寻常的组合构筑能力,有超越一般规律的变化莫测,有不绝无尽的绵延和持续,有无坚不摧的攻击性,有深不可测的力道和扩张性,可以占据你的视界,可以强迫你的视力,可以感动你的心灵,可以提升你的灵魂。

  点不再是程式化的点,线不再是程式化的线,极大地冲破固有的程式并建立起个人的艺术语言,按自己的理念重新组合,以自己的理念制造点线更自我更自由的镜像。点线不再是单一方向和单一节奏,不再是简单地传承,点线具结束时随之笔墨也结束了,但石虎先生在笔墨完结了延伸出更多的物象,笔墨的意味继续而不完结,形成形式的突破,当然更是创作思想和创作意识的突破。石虎先生书法的空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笔墨空间,空间甚至比实际的笔墨所占还要大,形成一个很大的环境,这也是前人没有过的,空间烘托出笔墨的意像,壮阔、深邃、幽远。许多作品的诗文题目和落款与正文浑然一体,不再是传统一成不变的套路甚至与作品格格不入。

  如果有足够耐心认真阅读,就能真切感受到石虎先生的惮精竭力和精于构筑,与传统中国书法相比,有太多的出其不意和巧思佳构。处处显露着石虎先生善于经营空间和赋予笔墨精妙的细节、纹理和图案,作品有丰富得莫名其状的形态和轮廓,甚至不可思议的色调和层次变化。

责任编辑:薛路路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