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新闻

绝尘之像,绝世之境——石虎书法

时间:2013年09月24日 作者:魏翰邦 来源:阿特网

 大量制造错位、移植、重叠、层叠、延伸、晕影、穿行、穿插、对比、疏散、紧密、重复、虚化、模糊,精心组织空间,笔墨多向铺陈,形成空间上的立体感和透视感,使字型不但有前后关系上的节奏和跌宕,而且在空间上有前后左右的互应,书法更显得有型,减弱了时间性而强化了空间性。书法的阅读不再是顺着单线条行进,变得更加开阔、更加丰富、更加艰难、更加气象万千。尽管有许多人也在探索,不客气地讲,目前还没有一位书法家如此坚守汉字造型性汉字书写性的原则下重新组合汉字,而造出奇异的形式空间和奇妙的笔墨意趣。在这里,个性和风格已不再有多少意义,作品的创造性才是最重要的。欣赏石虎先生的书法对欣赏者是一个严重的考验,没有艺术的高级素养和对艺术的想像力,只能望洋兴叹。

  冲破程式的天成点线,随机鲜活的空间图式,恣意倾泻的旺盛生命力,笔墨在充足的空间里任情生长。如深刻于石上的远古图案,天然放逸;如翱翔天际的群鸟,自由自在;如非洲大地上群奔迁徙的动物,壮观紧张;如暴雨来临时翻滚的浓云,冲动凶猛。如有强力作用,线条在空间顽强不屈地弯曲伸展,如山间洪流,肆意向前,有冲决一切的柔性刚健,力量在空间扩张。真有“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的气象。

  越过传统的笔墨技巧,精神直指书法的本源和深处,一种没有背离中国书法精神的新书法,就呈现在我们面前。具备传统书法的真实艺术意境:苍茫的、豪迈的、浑厚的、恣肆的、沉静的、雄霸的、纵横的、跳宕的、伟岸的、沉雄的、奇伟的、神异的,气象万千,应有尽有,从点线中蹦出,从空间中喷射出。目不暇接,遥不可攀,让人敬畏而望尘莫及。

  狂野的背后是细腻精湛的技法。从技法上的深度向自我肆意发挥推进。这也印证了我主张的书法创作技法先行的观点。

  开放的笔墨,开放的空间,开放的思维。放浪无羁的想像力,契合生命韵律的灵异线条,透着不屈的生命情绪。

  真正的大千世界,自然景观,人文精神。

  石虎先生的书法几乎传递了自古以来所有关于书法艺术评判的奇境妙理,可以说,石虎先生是当代中国最有创造成就的书法家,是中国书法精神在当代最具实力的创造者,是中国古代书法哲学的忠实践行者。当理论中阐述的在作品应该具有的精神精髓与我们已惭行惭远时,石虎先生书法的出现,让我们对中国的书法创新有了信心。

  如果熟读中国书法史,熟读中国书法理论史,就会对当代中国书法创作失望透顶,就很难找到真正具有中国书法精神的作品。当面对石虎先生的书法作品时,我知道中国书法的精神没有死。

  石虎先生的书法需要细细地深深地品味深读,那看似率性恣肆的作品,包含着作者十足的智慧和苦心经营,不论你如何称呼这种创作的方法和意图,都难以洞见石虎先生书法的真正意义。只有深入理解了笔墨,深入笔墨下的意像,才可领悟其中的奥妙,细读、深读才是欣赏石虎先生书法的必经之途。石虎先生冲破了沉积上千年的中国书法程式而继承了中国书法艺术的精神,不舍弃汉字,一次性书写,深深注入东方哲学理想。以往习惯的欣赏方法在此无用武之地。不取悦不牵强,是个人精神与书法精神完美结合的产物,是心性的流淌,是笔墨的创造。对中国书法艺术有独特深刻领悟能力的人将会在他的作品中得到至高的享受。

  在石虎先生的书法作品前,我甚至不愿意辨识书写的汉字意义,更愿意欣赏纯粹的点线形象和节奏,以及在它们下面蕴藏的巨大哲学和人文意义,这种纯黑白单色的奇思妙构更能激发内心世界对自然人世的理解和感触,这是自然的天籁之音,单调地纯粹,刻意的天纵。

责任编辑:薛路路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